《這個三國不正經》[這個三國不正經] - 第2章 認知世界的開始

翌日,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顧宇食指在【入界】上猶豫片刻,還是點了上去。

只感覺到很短促一點眩暈感,他的眼前一黑。

片刻後他聽到了莎莎的風聲,徐徐睜開眼。

入眼的不是石木製的城區建築,而是鬱鬱蔥蔥的田間。

如今已是春三月,卻未見有在田間勞作的百姓。

顧宇也無法確定他在何地。

閑庭信步的漫步在田野,春末的嫩草已經開始抽芽,儼然一副萬物復蘇的模樣。

順着田間道路走了莫約十來分鐘,都未見人影。

驀地,他瞅見了遠處有一道黑煙升騰。

起初的顧宇以為是春耕已至,有村民燒荒;待得他小心翼翼的朝着黑煙升騰的地方摸去,靠近後卻讓他不由得一驚:黑煙之下,是燃燒正旺的烈焰,

漢代木建築發展成熟,東漢時期石建築更是發展得比較快。不過,這跟普通百姓沒有什麼關係,普通百姓居住的就是茅草屋。

整個村落,都在衝天的火光下。

顧宇在數百米外沒有聽見哀嚎和砍殺的聲音。帶着一種複雜的心情,他慢慢靠近村落。

村口還有一塊牌匾,此刻被火焰卷席,燒的有些漆黑,鐫刻的字跡也模糊不清。

帶來這場災難的人已經消失了,甚至在此刻,噼里啪啦的火光中,沒有生命的哀嚎。

抱着那種探尋一下真相,或者是否還有活口的心思。顧宇搜索了那些零星的還未被焚毀的房屋,也籍此算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看到血淋淋的屍體。

他心裏很難受,好像什麼堵在了胸口;他多麼希望能有一個活口,如同電視劇里一樣,收養一個倖存的孤兒。但讓他失望的是,這個村落居然沒有一個人倖存者。

這場屠戮可能發生在清晨,還有人安息地躺在床上永遠的睡去。

關於東漢末年,匪患之事頗為嚴重;只是未曾親身經歷便不知這嚴重,到底是何程度。在這個年代,道德觀念還沒有被普羅大眾;殺人放火可謂是家常便飯,打家劫舍多不勝數。

站在熊熊烈焰前,顧宇凝望了許久;待得烈日當空,顧宇選擇了回歸。

他沒有去做什麼,給村民入土為安或是焚化屍骨;一來破壞了現場,二來顧宇的心理承受能力尚且不足,強忍不適在殘肢斷臂中搜尋他已是儘力。

只是讓對民不聊生這個詞,他有了更多一些的理解。

待得夕陽落下,空氣中瀰漫血腥與焦糊的味道。

……

三月十號,一晃十天過去。

這些天里,顧宇白天進入漢龍大陸遊歷,晚上則回到行宮。

除卻那第一日遇見的血腥場面,餘下的多天都很平淡。

遊歷中也逐漸了解東漢末年的百姓狀況,這個時代,不只有英雄豪傑,在這激情似火的背後,還有着曹操詩里的:「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不過現在的情況稍微好些罷了。

對這個時代的情況,也有了個大致了解。

今天,顧宇所在的村莊,經他了解,乃是地處荊州的一個小村落。

他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