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三國不正經》[這個三國不正經] - 第5章 靈氣自有大妙用

確立第一境界,傳道張角盧植。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在已經傳授修行法的二人身上確定這化氣境是否可行,排除掉他所構思的修行境界可能含有的不足之處。

他沒有急着去用【策劃】功能,還不到時候。

此前和創世神簽訂合同時,他也沒有多想;都意外身亡了還能再復活,那自然沒得選;顧宇也沒說自己累了不想活了,更何況這能接觸超自然力量的工作,可能會精彩許多的管理員生活,比起平平淡淡的地球生活,當然更有吸引力。

不過創世神落下一份合同,一個系統就匆匆離開,這完全放養的作態,讓顧宇也不知說什麼好;他其實也不太明白自己到底該做什麼,好在系統還有任務,他作為簽了合同的員工,就順着任務發展就行了。

況且,這【人物面板】可是清清楚楚的標註了修為二字;飛天遁地,呼風喚雨不是每個華夏男兒的臆想嗎,當真的有可能接觸到的時候,驚喜是難免的;只是顧宇明白,先得把工作做好,這修為姑且算作薪資吧。

對於張角,盧植二人的修行,他自是時刻關注。

於是接下來時日里,便是觀察二人的修行,完善第一境界可能存在的不足之處,研究本源世界和【策劃】功能的妙用,以及對後續修行境界的構思。

……

時光飛逝,轉眼間便是七月。

冀州,鉅鹿,張角居住之地。

時隔三月,在顧宇的默默關注下;張角在今日完成了一道靈氣旋的修行,也就是一旋化氣境;聚合十二臻靈氣,輪轉在丹田中。雖然早便在本源空間中確定了可行性,但此刻張角凝聚出了一道氣旋,才算得上真正的化氣境修行者。

而今再看張角,早一掃先前那般萎靡不振的模樣,如今面色紅潤,容光煥發;這煉化靈氣帶來的好處是表露於形的,肉眼可見的。這靈氣,不但修補了他多年以來的虧空,反而大大改善了他的精氣神。

只是這肉身,因為虧空氣血,年老體衰的原因,增進的並不多,但比起之前孱弱的身軀,早不知好了千八百倍。

自心口濃濃的吐出一口濁氣,張角緩緩停下了吐納。

如今算是邁入了仙人所言的化氣境,他打算研究一下仙人此前傳授的《太平要術》,這功法並非是錘鍊之法,也不含修行法門。張角早便研究過,這功法其實就是靈氣的運用之法,藉助靈氣施展一些法術。

漢龍大陸有氣血錘鍊和精神錘鍊之法,本沒有等階劃分,但世人卻劃有三流、二流、一流(一流武人、一流儒者)、大宗之稱;練到極致,能力舉千斤,飛檐走壁不在話下。但這些都是錘鍊之法,並不能延年益壽,求仙問道。

他自己那門錘鍊之法也是強健身體的法門,就算是練到極致,也不過是一武夫罷了;更何況他那錘鍊之法還有「捨己為人」的效果,自然很難練到極致,想要修得那一流武人的功夫都很困難。

《太平要術》自然與錘鍊之法不同。若是沒有靈氣,就無法施展其中的法術。

仙人所授的功法,自是不凡,而這《太平要術》分為三法:

一為正雷之法:通雷電之力,驅雷霆破法;

二為玄紋之法:以靈力刻法,作玄妙道符;

三為化道之法:煉分魂奇種,賦凡者奇力。

先說這正雷之法,可以將靈氣轉化為可控的雷霆之力,驅使雷霆;再說玄紋之法,在《太平要術》中記載了許多符文,將這些符文用靈氣篆刻在符紙上,便可化作道符;再以靈氣激發,就會有諸多奇異功能。

而這最後的化道之法,則是耗損自身靈氣,凝聚出分魂道種;讓他人吞吃道種,便可化作金剛不壞,銅皮鐵骨的黃巾力士。但有一個副作用,黃巾力士的靈魂脆弱,永遠不能修行;且黃巾力士的強度,完全是由修行者的水平來決定。

他突然犯了難;在他的身上還有二十四臻靈氣,若想要繼續修行,那必然是得繼續吐納煉化餘下的靈氣。若想試驗這《太平要術》中的法術,那自是會耗費靈氣。

雖說這《太平要術》記載的法術讓他神往不已,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