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我的奇葩相親經歷》[這些年,我的奇葩相親經歷] - 第8章 被AA的房費

24歲生日時,族裡的堂哥、堂弟過來給我過生日,酒足飯飽之後,有人提議去酒吧玩玩。

因為我爸媽管我比較嚴格,長這麼大,我還沒去過酒吧。

今天過生日再加上自己喝了點酒,在幾個堂哥的拉扯之下,我也跟着去了,這是我第一次去酒吧,我們九人,其中幾位是酒吧里的常客,我們人還沒有到,已經和熟悉的業務經理訂好了卡座。

剛過安檢,我就被酒吧里超低重音,震的心臟蹦蹦跳,感覺自己的血液流速都快了,身體忍不住想跟着音樂節奏搖擺,走路都步伐感覺都要踩着節拍了。

我們被領到了舞台對面最中間、最大的一個卡座,我們九人坐下綽綽有餘。

我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舞台前方,圍着一群人,隨着音樂節奏,齊刷刷的前後甩着頭。

中間舞池四周還有很多的長檯子,上面站滿了穿着各種短裙、短褲的妹子,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隨着音樂不斷的搖擺着身體,有的抖着腿,有的搖着頭,有的再跳,目光遊走全場,不時發出一陣陣的尖叫聲,當我目光和這些姑娘觸碰時,她們竟然熱情的揮手,甚至是飛吻,感覺我一招手,她們就會飛奔過來一樣。

「她們是幹嘛的?」我好奇問身旁的堂哥。

「她們是酒吧氛圍組的人,也是酒吧里的工作人員,不要搭理她們,不要看她們很熱情,她們都是老油條,一般人是賺不到她們便宜的,真正來酒吧玩的人,才是你應該關注、搭訕的對象。」

我趕緊搖頭,「不不不,我不搭訕。」

「大家都是出來玩的,你不搭訕?運氣好會妹子搭訕你哦!哈哈。」

我才不相信呢,內心又有點小期待,我悄悄的打量四周,哪些是來玩的人呢?我被搭訕了該怎麼辦呢?

酒水上來了,一群姑娘圍了過來,主動倒酒,喂我吃水果,在得知我今天過生日時,她們熱情的給我敬酒,我隨意,她們都是滿杯一口乾,真是太熱情,太爽快了。

沒想到幾個哥哥一回來,就把她們都趕跑了,並把剛剛到業務經理叫了過來訓了一頓。

「怎麼回事啊?兩天沒來,就把套路用的我身上了?」我堂哥楊彪生氣的說道。

經理連忙解釋道:「你不在座位上,她們不知道是楊少您的位置,我給你送瓶酒,您消消氣。」

最後,在經理連連的道歉,又送了一瓶酒後,我堂哥楊彪這才罷休。

我一頭霧水的問道:「怎麼把人都趕走了?」

「剛才那些女孩都是靠喝酒掙錢的酒托。」

「啊?喝酒賺錢?這裡還能喝酒賺錢?」

「酒吧酒吧就是靠賣酒掙錢的,這裡的酒本來就很貴,一瓶酒幾千塊,正常四個人兩瓶洋酒也就夠了,如果再來四個女孩,六瓶酒都不夠,也不能光喝酒啊,還要有吃吧,這樣酒吧才能賺更多的錢,促進消費的四個女孩,酒吧會根據消費金額多少,就給她們抽成。」

我原來如此,酒吧果真沒有平白無故的殷勤和熱情。

突然整個酒吧爆發出歡呼聲,尖叫聲四起,天空撒滿了彩色的紙條,白色的煙霧在四周噴涌而出。

DJ節奏感變的更加強烈,MC也開始了瘋狂的喊麥,四周煙霧中緩緩走出一身穿着長裙的白人姑娘,每一個都臉蛋精緻,每一個身材都凸凹有致,白人姑娘邊走邊跳着舞,穿過狂歡的人群,並不時的向周圍的人群拋送媚眼,最後爬上了周邊的圓形高台,我們的卡座正旁邊,剛好就有兩個,距離我不到一米,我看着眼前的白人姑娘,感覺不可思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