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男人圖我的心宋》[這男人圖我的心宋] - 這男人圖我的心宋第1章

過了片刻之後,宋河滿意地看着我臉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細小紅疙瘩:「這下我就更放心了。
去軍營前,要委屈你再吃幾顆。
」他的眼神就像瞄準了獵物的毒蛇,偏執而陰狠——「只要所有人都瞧不上你,你就是我的。
」「永遠是我的。
」…一個月前,我是知府千金,現在,我是流放女犯。
在流放途中,皇上下旨,被流放的女子如與邊城將士婚配,可免去奴籍。
我知道,這是我唯一的機會了。
從知府千金到流放女犯,只用了短短三個月,我就完成了身份的轉換。
蜀王造反失敗,父親也受了牽連,家中男丁皆被誅,女眷被流放漠北。
所幸戍邊的老將軍恰好上了一道奏摺,道漠北苦寒,將士成家不易,士氣低迷。
皇帝正需安撫人心,於是御筆一揮,被流放的女子如與當地將士婚配,可免去奴籍。
得到這個消息時,祖母正準備用金簪劃破我的臉。
最近經歷了太多生離死別,她的眼睛乾澀發紅,已然流不出淚來。
她放下手中金簪,摸摸我的頭:「好孩子,想辦法活下去……」我緊緊攥住祖母的雙手:「您也要保重身體,到了邊城,我會想辦法安頓下來,我們會把日子過好的。
」含着眼淚,我和祖母相視而笑。
我們戴上枷鎖,和其他犯官的家眷一起逶迤前行。
領頭的衙役宋河長得斯斯文文,時不時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我,還對我多加照拂。
他說他好不容易求來這趟差事,才終於能與我說上一句話。
我故意弄得灰頭土臉,難為他還能對着我笑。
越往北走,天氣越冷,好多人都生了病。
祖母也病倒了。
這一路長途跋涉、風餐露宿,我們的手腕和肩頸都被枷鎖磨得血肉模糊,她能堅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