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經人誰做太監啊》[正經人誰做太監啊] - 第6章 是塊搞陰謀的材料

在寢室里等了幾分鐘,何昭看見小安子從外面走進來。

小安子從西北邊關帶回來的情報,果然一如剛才宋淑妃的猜測。

之前吳眉帶着軍馬去支援,與北桓交戰戰敗,不但軍馬被蘇強吞併,人也在戰場上被一支突來的冷箭射死。

不出意外,那支射死吳眉將軍的冷箭,一定是蘇強派人乾的。

何昭哪想的到這大景國的朝堂內外,竟這麼波濤洶湧,他之前雖然談不上是好人,但也不是壞人啊,他沒有之前那個何昭的使壞本事,這可怎麼弄?

小安子說,「千歲爺現在再去見一次陛下,讓陛下撤回讓白傲出征的詔書,保住城外另一半的駐軍。」

何昭說,「就算白傲不率軍去支援西北邊關,城外也沒多少軍馬啊。」

「現在入侵邊關的北桓還沒被打退,蘇強與趙柄德暫時應該還不敢亂動,這段時間我們加強京城的守衛,再從外地召集藩王的軍馬進京勤王。」

小安子繼續說,「等蘇強打退入侵邊關的北桓,千歲爺和陛下召集來的勤王軍馬都到京城附近來了,到那時蘇強和趙柄德就不敢輕舉妄動。」

何昭心想這小安子好像還有幾下子,是塊搞陰謀的材料。

如果他不是塊搞陰謀的料,估計之前那何昭也不會收他做心腹。

讓小安子告退後,何昭帶着幾個侍衛又往皇帝的寢宮而去。

他要讓皇帝撤回之前發出去讓白傲出征的詔書,同時要跟皇帝分析西北戰事的利害,讓皇帝從外地召集藩王的軍馬進京勤王,保護京師。

其實何昭這是在保護自己,如果他失勢,肯定人頭落地。

他不想自己剛到這大景國來,就要面臨人頭落地的下場。

趙柄德、楊繼忠以及那蘇強,應該不會對皇帝怎麼樣,還有無論何昭勝,還是趙柄德那邊勝,皇帝好像都沒問題,有問題的是他何昭,或者是趙柄德、楊繼忠和蘇強。

而且現在這個何昭即便最後勝了,估計也不會將趙柄德那些人怎麼樣,但如果趙柄德那些人勝了,何昭就要被五馬分屍。

既然紛爭已經開始,就不允許停下來,因為之前那個何昭換成了現在這個何昭,沒一個人知道這個事,所有人都當現在這個何昭,就是之前那個血債累累的何昭。

即便何昭說出真相,他是來自二十一世紀一個工廠打螺絲的,不會禍害忠良,估計也沒人相信他,只會當他是個瘋子。

所以何昭想停下來都停不下來,或者他停下來就得死。

何昭住得養心殿和皇帝的寢宮都在皇宮裡,相隔的不是很遠,十多分鐘後,何昭在御書房又見到了皇帝。

他現在有兩件事等着皇帝替他做,一件是讓皇帝收回之前讓那白傲將軍出征的詔書。

二是讓皇帝趕快召集在外地的藩王率軍進京勤王,保衛京師,防止兵部尚書趙柄德跟蘇強內外勾結,從西北邊關揮師來犯京師。

皇帝對何昭的第一件事可以答應,但第二件他不能答應。

原因是這個皇帝他爹當年也是駐紮在外地的藩王,他爹當年就是以勤王、保護京師的名義率軍來京的,結果他把勤王變成擒王,皇帝的位置都成他的了。

現在這個皇帝之前好不容易熬死他爹,接班做了皇帝,他可不想有外地藩王也學他爹當年一樣,把勤王變成擒王,讓他丟了皇位。

換成是之前那個何昭,一定有辦法讓皇帝召集外地藩王的軍馬進京勤王。

如果出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