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經人誰做太監啊》[正經人誰做太監啊] - 第8章 三朵營大牢里的女人

那人笑着走到何昭前面說,「勞乾爹大駕,乾爹辛苦了。」

何昭哪想得到自己還有個年齡跟自己差不多的乾兒子,他不能暴露自己什麼都不知道,於是說,「乾兒子,你還好吧?」

「托乾爹的福,乾兒子還好。這趟奉乾爹之命外出,乾兒子不辱使命,順利完成了任務。」

何昭不知道之前那何昭給這乾兒子布置了什麼任務,他都不知道這乾兒子的名字叫什麼,「對了乾兒子,你的小名是叫小明是吧?」

那人說,「回乾爹的話,乾兒子沒有小名,我之前姓馬,因為認了您做乾爹,我現在跟乾爹一樣也姓何。何馬這個名字還是乾爹你之前給我取得呢。」

何昭點了點頭,感覺這何馬的臉這麼長,下巴都快杵到胸口上了,叫何馬這個名字很合適,他說,「非常好,既然你這次順利完成了任務,那讓我看看你的成果吧。」

何馬高興地帶着何昭一行人走進三朵營。

走進三朵營的大堂,何馬帶着何昭、小安子以及苗秒三人往後面一個倉庫走去。

來到那個倉庫,何昭看到倉庫的地上放着八口大箱子。

何馬把那八口大箱子打開,只見大箱子里金光閃閃的,一片珠光寶氣,全是值錢的東西。

何昭說,「這些東西哪來的?」

何馬答話說,「之前我奉乾爹之命去抄亦陽裘知府的家,沒想到那傢伙是個窮鬼,家無餘資,什麼油水都沒撈到。」

「那這些東西哪來的?」

「這些東西是亦陽段家來的,那段家之前勾結裘知府,涉嫌密謀想跟乾爹作對,我就把段家十一口全給做了,並抄了他們的家。」

何昭心想這乾兒子這麼心狠手辣,不用說了,亦陽段家這筆血債,到時又得算到自己頭上了,這事弄的。

何馬說,「等會到了晚上,我就派人把這些東西,全都送到乾爹在十里巷的那個宅子里去。」

何昭想到這何馬在亦陽段家滅口的那十一口人,這筆血債如果算到自己頭上,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命去享用這些金銀珠寶。

他說,「不用了,先放這裡吧,以後沒我的命令,任何人的家都不許去抄了。」

「之前乾爹手裡有一份涉嫌跟您作對的地方官員名單,有些跟乾爹作對是證據確鑿,那些也不用去抄家滅口了嗎?」

「不用了,以後沒我的吩咐,你不許有任何行動。」

「乾兒子聽令。」

四人走出倉庫,有一個獄卒跑來在苗秒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等那獄卒離開,苗秒有事稟報何昭,她說,「之前抓獲的鐵蓮花,這幾天還是什麼都不肯招。」

何昭低聲問小安子說,「這鐵蓮花又是哪位,小安子你知道嗎?」

小安子說,「千歲爺事忙,可能把這事給忘了。之前鐵御史在朝中屢屢跟千歲爺作對,多次彈劾千歲爺,他全家之前在流放嶺南的路上被一伙人給救走,四天前三朵營把鐵御史的女兒鐵蓮花抓獲。不過看起來鐵蓮花這幾天還是沒有招供鐵御史逃往何處。」

何昭心想不用多說,這種抄家讓人流放的把戲,也是之前那何昭的『傑作』。

四人來到三朵營的大牢。

在一個關押重犯的牢室里,何昭看見一個女人血漬斑斑的被鐵鏈綁在鋼鐵架上,旁邊還燒着個火爐,火爐邊有鉻鐵一類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