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棺》[鎮魂棺] - 第1章 :紙棺鎮魂

  有些事情,說出來會覺得匪夷所思。

  從我記事以來,睡的就是一口紅色的紙棺,是爺爺用竹片和柳條,再添加畫滿符咒的紅紙,編織而成的紙棺。

  每晚睡前,爺爺會在棺前先擺個香爐,插上三支香點燃。

  但是,香是祭拜給死人的貢香,然後圍着紙棺,灑上一圈硃砂浸泡過的糯米。

  爺爺之所以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我媽懷我六個月的時候,爺爺的至交好友,柳瞎子,來我們家做客,剛進門就盯着我媽的肚子,眉頭緊皺。

  柳瞎子雖然瞎,但是個陰陽先生,有着常人無法理解的本事,看到他的臉色,爺爺當場就把柳瞎子拉到一邊,詢問怎麼回事。

  柳瞎子神色很凝重地說了幾句話,爺爺臉色大變,在柳瞎子離開後的第二天,背着我媽,爺爺偷偷做了口紙棺。

  那口紙棺,就擺放在我現在睡的屋,每天日落西山時,爺爺會去燒上三支貢香,灑上一圈糯米,平時門都是鎖住的,誰都不讓進。

  自從柳瞎子跟他說了些事後,爺爺每天愁眉苦臉,沒事就蹲在家門口抽旱煙,數着日子等我出生,但是他的臉上,就再也沒有過笑容。

  「造孽啊!」

  爺爺嘴裏,一直叨嘮着這句話。

  熬了三個月,終於等到我出生。

  那個年代,醫療設備很落後,生孩子這種大事,只能找接生婆,在我出生那天,爺爺陰沉着臉,旱煙接着一根又一根,露出很複雜的神色。

  哇的一聲,終於等到屋內傳來嬰兒的哭聲,爺爺猛然轉身,接生婆急匆匆跑出來就說,生的是個大胖子,但是大人沒保住。

  爺爺聽完,身體便立馬僵硬在原地,旱煙桿落地都渾然不知,目露悲痛,失魂落魄地自語,「我楚家造孽吶,真的只能保住一個……」

  我媽走後,我從小就跟爺爺相依為命,是他扶養我長大的,但是從出生以來,我就一直是睡的那口紙棺。

  六歲之前還好,畢竟年幼,什麼事都不懂,爺爺讓我睡紙棺,就老老實實睡着。

  但是滿了六歲後,看着那口用紅紙做成的紙棺,還貼滿了符紙,就讓我非常的抵觸,說什麼都不願意睡。

  有次我偷偷跑到爺爺的房間,想跟爺爺一起睡,結果爺爺立即暴怒,當場就拿棍子暴打了我一頓。

  爺爺平時很疼我的,從來捨不得罵我,更別說打我,但是這次打得真狠,而且要求我,只能睡紙棺,不能睡床,不然會保不住小命。

  我問爺爺為什麼會這樣,他也半字不提。

  我們家從來不養貓不養狗,到了每年的七月半,我白天都不能出門,只能躺在紙棺里睡,而爺爺會半步不離守在紙棺前。

  就好像有人要害我似的,他手裡還握着把桃木劍。

  七月半,就是我的生日,但我跟別人家的孩子不同,每年的生日,都是躺在紙棺里度過。

  我記得很清楚,在我滿十四歲那年,爺爺的好友柳瞎子來我們家了,在我沒出生時來過一次,這是第二次,但也我是第一次見到他。

  來到我們家,爺爺明顯的就鬆了口氣。

  按照柳瞎子的吩咐,天黑前爺爺就把門窗都給關了,而且都貼了符紙,在紙棺前,放着張桌子,擺上了蘋果,豬頭等供品。

  然後點了根白蠟燭。

  而柳瞎子本人,穿了身道袍,手裡握着把銅錢劍。

  「今晚你若能安然無恙度過去,日後就不用睡紙棺了。」

  柳瞎子微笑着,摸摸我的頭,對我爺爺語重心長道:「孩子也長這麼大了,有些事,你可以告訴他了。」

  我很期待地看着爺爺,爺爺深深嘆了口氣說道:「楚南,你的八字命格,屬於極陰命格。」

  「爺爺,什麼是極陰命格?」我奇怪地問。

  爺爺在紙棺前,邊燒着紙錢說道:「人有三魂七魄,生為陽魂,死為陰魂,但是你的三魂七魄天生為陰,而且又是陰年、陰時、陰地出生,恰巧是七月十五,是鬼門大開之日,使得你天生又是極陰之體。」

  「陰魂,極陰之體?」

  我倒吸口冷氣地問,「那我還是個活人嘛?」

  「你這孩子,胡言亂語瞎說什麼?」爺爺立即瞪眼。

  我縮了縮脖子,柳瞎子解釋道:「你天生陰魂陰體,是極陰命格,身上陰氣極重,魂魄容易離體,易招邪崇。」

  「所以,在你未出生之際,我就要你爺爺做了這口紙棺,是為鎮魂棺,其一可以替你守魂,勉得還在娘胎,靈魂出竅而亡,其二,用來威懾邪崇。」

  「如今你年滿十四歲,天命初現,陰氣最重,又是鬼門大開之日,哪怕有鎮魂棺,也無法隔絕你身上的陰氣,守住你的魂魄。」

  「後果會怎麼樣?」我很緊張地問。

  柳瞎子道:」今晚百鬼夜行,你稍有不慎,就會命喪黃泉,能不能煎過今晚,就要看你的造化。」

  「瞎子,我柳家就這一根獨苗,你得盡心儘力幫忙啊。」我爺爺焦急說。

  柳瞎子鄭重道:「我們柳家先祖欠你們楚家先祖一個天大的人情,我自然會儘力保這孩子一命。」

  「這塊玉佩給你。」

  柳瞎子交給我一塊陰陽玉佩要我戴着,然後認真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