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棺》[鎮魂棺] - 第5章 :荒山古廟

  躲在破廟裡,好像不是個很好的選擇,廟門砸得那麼激烈,要是它們闖進來,我們逃無可逃,小命都會交待在這裡。

  但是柳瞎子卻很淡定,都被惡鬼堵在門口了,竟然還有心情躺着休息。

  都這時候了,就不怕它們闖進來嘛?

  「這廟神性尚存,它們是不敢硬闖的,也就砸砸門嚇唬人。」

  柳瞎子那張疲憊臉龐,露出抹笑容,然後又對我說道:「楚家娃兒你先瞧瞧,廟裡供奉的是誰。」

  聽到不敢闖進來,我就鬆了口氣。

  環顧眼廟內,我就說道:「柳爺爺,廟裡供奉的是觀音。」

  邊說邊打量着。

  陳舊的破廟,香火早斷,常年無人打掃,地面上的灰塵積得很厚,破舊的門窗,都結着有不少的蜘蛛網。

  這是座古老的廟,不知在哪個年代修成,經歷了無數風雨,顯得破敗不堪。

  若無人重修,抗不住幾年就會崩塌。

  古廟並不大,最裏面有個案桌,還擺着一個香爐。

  案桌破舊,早已腐爛,香爐銹氣斑駁,跟廢銅爛鐵沒啥區別,而在案桌前方,屹立着一座雕像。

  還是座無頭雕像,但是觀其體型,供奉的應該是觀音。

  而且雕像的左手裡,還托着一個花瓶。

  手托花瓶的菩薩,毫無疑問就是觀音娘娘了。

  可是觀音娘娘的頭呢?

  不會被盜了吧?

  畢竟這兩年,前來盤龍山盜墓的很多,很可能盜墓賊發現了這座古廟,把觀音娘娘的頭給盜走了。

  這種可能性很大,不然好端端的,觀音娘娘的頭咋會不見了?

  但是這座雕像,就是用石頭雕出來的,能賣幾個錢啊。

  特么的窮瘋了吧?

  打量幾眼,我就對柳瞎子道:「但是沒有頭,可能是被盜墓賊給盜走了。」

  「沒有頭?」

  柳瞎子錯愕,旋即憤怒不忿說道:「該死的盜墓賊,就不怕遭報應吶?」

  他掏出來一根煙點燃,狠狠抽了兩大口。

  煙霧吐出來,才神色凝重道:「觀音無頭,會大禍臨頭,這是不詳之兆,我們躲在古廟內,想躲過這劫怕是很難。」

  「柳爺爺你別嚇我啊。」

  我倒吸口冷氣,頓時就不淡定了。

  剛才還說呆在廟裡很安全,這轉眼就說要大禍臨頭了,這時候能不能靠譜點啊?

  我才十七歲,沒見過啥世面,可經不起這麼一驚一詐的啊。

  「觀音無頭,就沒有了威脅性啊。」

  柳瞎子說著,連忙把包裹打開,搗鼓起裏面的紙符來,已經開始着手準備。

  而古廟門口,仍舊還在鬧騰,把門砸得在砰砰的響。

  但就在此刻,砸門聲突然停歇了下來。

  「沒有砸門了。」我激動說道。

  柳瞎子卻神色凝重道:「它們能退走最好,不然只能硬闖,天黑前要趕回去。」

  「嗯?」

  我聽着重重點頭,知曉事情的嚴重性。

  到了晚上,它們會變得肆無忌憚,要是趕不回去,小命都會交待在盤龍山。

  但是能否活命,就全指望柳瞎子了。

  我們等了片刻,外面靜悄悄的,仍舊沒任何動靜,柳瞎子就說道:「估量它們已經走了,我們這就闖出去。」

  但是他很謹慎,左手捏着好幾張黃符,右手緊握着那根拐杖,不敢有任何大意。

  畢竟那隻猛鬼,他都沒能力斗得過啊。

  而我拿着銅錢劍,跟在身後。

  推開廟門,外面的荒山一片寂靜,也看不到有白霧。

  確定沒危險,柳瞎子邁步就踏了出去。

  然而就在此刻,一股強烈的陰風,翻騰着很濃郁的白霧,鋪天蓋地般朝我們席捲了過來。

  出現這等變故,頓時讓我們瞳孔緊縮,臉色大變。

  萬萬沒想到,那隻猛鬼在守株待兔,根本沒走遠,而是就守在廟外等我們出來。

  麻蛋的,這真夠狡猾。

  成精的節奏啊?

  我撒腿就跑,慌裡慌張就竄進了廟內。

  但是柳瞎子剛到廟門口,洶湧翻騰的白霧撲過來,伸出一隻滲白手掌,柳瞎子慘叫聲,就被拖進了白霧內。

  霎那間,白霧如同潮水般退去,消散在我面前。

  柳瞎子卻已經不見了。

  毫無疑問,柳瞎子肯定是被那猛鬼給抓走了。

  這該如何是好啊?

  站在廟口門,我焦急如焚,卻沒任何辦法,哪怕想救柳瞎子,也有心無力啊。

  踏——

  就在這時候,響起了一陣沉重的腳步。

  以為是柳瞎子回來了,可是我抬眼,就看到那個披頭散髮,身穿清袍的女鬼,雙腳穿着繡花鞋,踏着沉重的步伐朝我這邊走來。

  清袍女鬼身體僵硬,走路很緩慢,但是渾身迸發著很濃郁的陰氣。

  哪怕隔着足夠遠,都讓我有種身處冰窖的感覺。

  渾身涼嗖嗖的,連蛋都涼啊。

  至於清袍女鬼的臉龐,看得不是很清楚,被遮掩住了大半張。

  可是左邊臉龐,還是能夠看清。

  那臉慘白慘白的,眼眶裡的眼珠,還是翻着白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