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我娘子才是隱藏大佬》[震驚我娘子才是隱藏大佬] - 第一章 不會吧!開局就入贅?

大武王朝,錦官城。
清晨,和煦的日光透過窗戶照射到一個俊秀男子宛若刀刻般稜角分明的臉龐上。
「嘶,那伙人下手可真重。
。」
清新秀逸的房間之內,秦天坐在散發著陣陣幽香的軟床上,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手輕輕的揉着後脖子。
「嗯?
我這是在哪兒?」
剛剛醒來的秦天望着這溫馨但陌生的房間,鼻間還有陣陣幽香襲來,眼睛不由瞪大,臉上浮現出震驚的神色。
這房間怎麼看都像是女子的閨房。
這到底什麼情況?
秦天小小的腦袋裡有着大大的疑惑,他怎麼會睡在女子的閨房呢?
他的記憶還停留在錦湖垂釣那一天,發現有鬼鬼祟祟的人靠近他,想着將計就計看看何人搗鬼,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那伙人的迷藥劑量用得太多了,把百毒不侵的他都迷暈了。
然後,他睜開眼,就出現在了這個陌生的房間。
帶着疑惑,秦天的目光微移,下一瞬,他的眼前被一個紅影晃了一下,定睛一看,眼睛瞪着頓得滾圓,宛若銅鈴一般,無比的震驚。
在床上,放着女子的貼身衣物,而且空氣中還隱隱有着清香彌散。
這有點不對勁啊!
秦天眨了眨眼睛,女子的閨房,大大的軟床,還有女子的貼身衣物,在加上隱隱感覺腰有點小疼,四肢乏力,像是經歷了一場大戰一樣。
他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
緊接着,一道瘋狂且無比荒唐的念頭在他的腦海中閃過。
「完犢子了!」
「我不會是被那個了吧!」
秦天的嘴角微抽,神色逐漸變得難受起來,一副很可憐的樣子。
如今的這種情況,也只有被那個了。
秦天有點想哭。
穿越到這個世界六年來,他一直都是守身如玉,對那些覬覦他男色的女子他都是躲得遠遠的。
但是,他沒有想到,意外比明天先到啊!
他還是遭了『毒手』。
堂堂前任煙雨樓之主,竟然……被那個了。
他都還沒有為心儀的人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呢!
他可是斬過妖尊的人啊!
秦天越想,心裏越是難受,他怎麼就被人那個了呢!
而且,如果對他那個的人是一個醜女,那豈不是虧大了。
即便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那也虧。
總而言之,這一波,血虧。
他的第一次就這樣沒了。
秦天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心中是無限的悲哀,魂不守舍的下了床,這件事已經發生了,只能認了。
而且,被那個了也沒法去報官,官府並沒有設立關於男子被那個的律例。
更何況,這件事說出去可太丟臉了。
寶寶心裏苦,但是不說。
「還未無敵於世間,亂跑什麼呢?」
秦天朝着房門走去,自言自語的嘀咕出聲。
醒了還不跑,等着繼續被那個嗎?
秦天也不傻,他好歹也在這個世界生活了六年。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咔吱。
然而,就在秦天走到房門的時候,那緊閉着的房門突然被推開了,緊接着一道傾國傾城的身影便是映入了秦天的眼帘。
這人兒身着一襲玲瓏琉仙長裙,秀髮如雲,烏黑亮麗,垂落兩空,如遠山般的黛眉下是一雙澄澈明凈的眼眸,高挺的鼻樑,唇不點而朱,眉不畫而黛,粉雕玉琢般的臉頰,肌膚勝雪,仔細看去,那欺霜勝雪般的肌膚上還隱隱有着點點瑩光流轉,宛若月下的仙子。
美憾凡塵,傾國傾城。
有道是,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莫過於此!
秦天望着眼前的這傾國傾城的女子,目光都看得有些痴了,微微失神,僅是一眼,他便被驚艷了。
被那個好像也不虧。
忽然之間,秦天的腦海中閃過一道念頭,眨了眨眼睛,這波不僅不虧,甚至還有點血賺啊!
「你醒了!」
秦天的耳邊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他眼前的女子率先開口了,「既然醒了,那就試一試這婚服,看看合不合身,不合身可以改。」
這女子名叫李卿嬋,是錦官城第一美人,傾國傾城,令得錦官城中所有的粉黛失去了顏色。
同時,她也是錦官城李家的大小姐,聰慧過人,經營着家族的玉石珠寶生意。
李卿嬋看着秦天的眼神中很是平淡,不待任何情感,神情冷冰冰的,猶如一座冰山一樣散發著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氣息。
婚服?
聽得李卿嬋的話,秦天頓時一臉震驚,眼睛裏儘是疑惑和不解,他看着李卿嬋,很想知道一些疑惑的答案,但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這……是要成親的節奏?
秦天的眼睛裏眼珠子不斷的轉動,打量着這個房間,發現貼着不少喜字,桌案上還放着紅棗,花生,桂圓,蓮子,四盤貼着喜字的堅果。
這不就是早生貴子嗎?
這房間是婚房?
秦天這才意識到這間房間像極了他在影視劇中看見的婚房,簡直一毛一樣。
莫名其妙的被那個,難道還要莫名其妙的成親?
「和你成親?」
秦天莫名其妙的吞了吞口水,眨眨眼,看着眼前的李卿嬋,語氣稍稍遲疑的試探性的問了一聲。
「嗯,入贅李家。」
李卿嬋輕點了點尖俏的下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