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我娘子才是隱藏大佬》[震驚我娘子才是隱藏大佬] - 第三章 桃之夭夭,驚絕世間

李卿嬋着鳳冠霞帔,緩步走入,天姿國色,驚艷眾生。
此刻的她,就像是萬花叢中艷壓群芳,最為耀眼的那一朵花繁。
花繁盛放,凝天地之靈氣,集世間之光華。
錦官城第一美人,名不虛傳。
正堂之中也不乏有妖嬈婀娜的女子,美艷動人,然而在李卿嬋的眼前,那些女子頓時失去了顏色,不可與之爭輝。
「好美的人兒啊!」
「這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女子,怕是仙子吧!」
「若非我是女兒身,我必一擲萬金,搏美人一笑。」
…… 隨着傾國傾城的李卿嬋緩緩的走入,堂中不少妙齡少女的眼中皆是流露出了艷羨的目光,驚嘆不已。
這樣美得令人窒息的人兒,哪怕她們是女子,都愛了。
「真不知道是便宜了哪家的公子,竟然能俘獲李卿嬋的芳心。」
「好白菜都讓豬給拱了。」
…… 人群之中,依然有着不少妙齡少女紅唇輕啟,美眸中閃過一絲失落之色。
「請新郎入堂。」
那中年人瞧見李卿嬋停下了之後,當即高呼出聲。
這聲音響起,堂中的眾人當即心神一顫,紛紛將落在李卿嬋身上的目光移開,看向了門口,一個個伸長了脖子,眼睛瞪得滾圓。
比起李卿嬋嫁人,堂中的大多數人還是更加的好奇究竟是誰俘獲了李卿嬋的芳心。
錦官城四大世家中,除了李家之外,其餘三家皆沒有要辦喜事的跡象。
如此一來,那麼和李卿嬋成親的人並非出自三大世家。
可是,非三大世家中的公子,誰又配得上李卿嬋呢?
他們屏住了呼吸,甚至眼睛都不想眨一下,全神貫注的盯着門口,心裏也越發的好奇了。
然而,回應他們的卻是寂靜無聲的安靜。
沒有人走來!
怎麼沒人呢?
正堂中翹首以盼的賓客紛紛面露疑惑之色,眉頭皺起。
新娘子已經到了,按理來說,新郎官也該現身了不是。
但是呢,正堂門口,空空蕩蕩,無人走入。
李卿嬋也是轉過身來,看向了門口,並沒有看見秦天的身影,鳳目微垂,閃過一絲細微的擔憂之色。
那青蔥如玉般的手指輕輕的攥了起來,心中卻像是五味雜陳一般。
莫不是那秦天臨時變卦,跑路了?
門口依然無人,李卿嬋的心裏隱隱開始擔憂起來。
「我還有戲。」
新郎官遲遲沒有出現,紀梵西的眼裡當即有着濃郁的喜色湧現,很是興奮,不由自主的暗自嘀咕道。
只要那新郎官秦天不出現,那麼今日這親就成不了。
如此一來,他就還有機會。
這一刻的紀梵西,心裏激動極了。
「諸位,實在是不好意思,久等了。」
然而,就在紀梵西還是興奮激動的時候,一道清爽的笑聲自外面傳入,那聲音猶如山間的清風拂過一般。
聲音起,眾人皆驚,眼神當即定格在了正堂門口,見到了一道玉樹臨風,器宇軒昂的身影緩步的走入。
「呵呵,第一次成親,沒什麼經驗……來晚了。」
秦天走入正堂,用手撓了撓後腦勺,一臉人畜無害的開口,看起來很無辜的樣子。
要不是他不認識路,怎麼可能兜了好大一個圈子才來到李府正堂呢?
來晚了,可不能怪他。
然而,他這一句話音響起,正堂中的賓客卻是目光猛的一凜,心神震顫。
第一次成親?
沒什麼經驗?
他這是想成幾次親呢?
「這贅婿竟說出這般話,當真是可恨。」
紀梵西聽得秦天的話,當即神色一變,陰沉到了極點,眼睛裏閃過無比兇狠之色,惡狠狠的瞪着秦天。
這小子哪裡配得上錦官城第一美人李卿嬋?
他從秦天的身上沒有感覺到半點文氣或者真元的氣息,沒有文氣或者真元,換句話說,秦天就是一個廢物贅婿。
這是強者為尊的世界,一個廢物贅婿如何配得上錦官城第一美人呢?
紀梵西的心裏越想越氣,看向秦天的眼神像是恨不得要吃人一樣,異常兇狠。
因為,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在紀梵西的心中,唯有他才配得上李卿嬋。
李卿嬋見到秦天走入正堂,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還好秦天沒有變卦跑路,要不然可就糟了。
她並沒有在意秦天的話,而是轉過了身。
「哇,好帥。」
「這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帥的男子呢?」
「如果李卿嬋不介意多個妹妹的話,我願意為他生個猴子。」
…… 正堂之中的那些妙齡少女瞧着步入正堂的秦天,美眸微閃,心臟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起來,頓時犯了花痴。
秦天本來就帥,人靠衣裝馬靠鞍,穿上婚服,頓時讓他的帥氣提升了一個高度,引起這些少女犯花痴也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