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婚約:總裁夫人不好當》[枕上婚約:總裁夫人不好當] - 005 再生一個孩子

  慕氏巍峨的寫字樓下,蘇夏坐在一輛黑色邁巴赫的后座,有些焦急地往外面張望。

  她懷裡很寶貝地護着一隻大信封,神情緊張。這診斷結果是今天早上助理取來送給她的,她不敢拆開,只想等慕欽燁一起看,於是助理便順帶將她捎了過來。

  只是慕欽燁現在好像還忙得脫不開身,所以也沒時間接見她,直接讓她坐在車裡等着。

  這一等就是兩個小時。

  蘇夏問明司機慕欽燁的下班時間之後,看了看錶,咬着唇分分秒秒地數着時間。

  不行,必須找點事情來干,不然再這樣耗下去,她說不定還沒等到他,就先崩潰了。

  她目光在車廂里轉了一圈,落在左側儲物格里塞着的一張報紙上,沒有多想,便將其拿出來展開翻看,權當是轉移注意力。

  習慣性地從頭版頭條開始看,蘇夏把報紙轉過來,卻忍不住吃了一驚。

  頭條佔據的版幅很大,一號字體加粗,整整齊齊地碼着一行字:慕氏總裁新歡浮出水面!或有希望成功上位!

  蘇夏心裏咯噔一聲。

  她順着報紙往下看,大意就是在慕欽燁的新品發佈會上,某當紅女星捧場,然後兩人姿態曖昧,關係親近云云,後面還配了一張慕欽燁親密攬着美人的照片。

  明明知道媒體們肯定有誇大的嫌疑,但是心裏就是忍不住有些難受,彷彿一團棉花堵住了嗓子,呼吸不暢。

  蘇夏有些怏怏地把報紙放到一邊,原本是為了消磨時間,現在反而覺得更難受了。

  她蜷起身子抱着膝蓋發獃,就聽到外面的玻璃窗「扣扣」地響了兩下。

  司機急忙按了開鎖鍵,隨即車門從外面打開。蘇夏慢慢抬起頭,慕欽燁高大的身影便不由分說地映入眼帘。

  他穿着雪白的襯衣,外套搭在臂彎里,像是剛結束會議。頎長的身子逆光站着,居高臨下地低頭看她,沒什麼表情,威嚴俊美得如同神祗。

  蘇夏心裏一慌,急忙站起來給他讓座,由於起來的太急,一不小心腦門便撞到了車頂,發出「咚」的好大一聲。

  「嘶。」她有些吃痛,小心地抬眼看他的反應,見他沒什麼表示,才放下心來,自己揉了揉撞疼的地方,往旁邊挪出位置。

  慕欽燁將她的反應盡收眼底,臉上的表情緩和了些許,緩緩矮身坐進來,對司機吩咐,「去清宴園。」

  這女人居然沒有像別人一樣湊上來撒嬌,這點倒讓他有些吃驚。

  蘇夏緩和下情緒,調整表情,瞥了瞥他的側臉,鼓起勇氣把手裡的檢查結果遞到他手上,「這是你的助理今天送來的,我不敢看,所以……」

  「我知道了。」他沒等她說完便打斷,接了過去,問司機找出小刀開始拆封。

  蘇夏的目光找不到落點,不經意看向兩人之間,發現自己穿的長裙散開在座位上,有點邊角碰到了他,於是急忙把那點布料攏過來,老實的用雙手捏好。

  他有潔癖,她知道,現在這樣的緊要關頭,她不想因為此類小事而惹他生氣。

  慕欽燁眼梢掠過她,帶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該死,這女人居然討厭和他接觸?或者這又是欲擒故縱的把戲之一?

  他盯着手裡的信封,手裡小刀劃開紙的力氣加大,眉目間蘊含著山雨欲來的怒意。

  蘇夏絲毫沒有明白他的想法,目光瞥到旁邊的報紙,想跟他拉近關係似的沒話找話。她喉頭滾了一下,斟酌着開口,「那個,欽燁,我來找你,是不是影響到你正常的生活了?」

  不然他的臉為什麼那麼臭?

  慕欽燁未防她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表情有些不善地睇了她一眼,正好看到她手邊擱着的財經報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