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劍帝》[真武劍帝] - 第2章 有僕老黃

「徐梓靈!你個賤人!」

一聲怒吼,劃破長空。

大腦已經胸口劇烈的疼痛,不及張凡心中的疼痛萬分之一。

那個時時刻刻喊着張凡哥哥的未婚妻,竟然背叛他,在他這種原本就艱難的時刻,奪取了他的武魂!

那可是他翻身唯一的機會啊。

沒了武魂,宗門怎麼會收他?這樣一來,他就是一個全身經脈碎裂的廢物。

沒有療傷的丹藥,甚至四肢的傷都會永遠伴隨着他!

下半生,他就是一個廢物,出門都要坐輪椅的廢物。

「我不甘啊!」

絕望、痛苦、怨恨!

這一刻,張凡心如死灰!

「醒了?」一道陌生無比的聲音,讓張凡睜開了眼。

看着眼前陌生的中年男子,張凡面無表情,嘴皮動了動,聲音絕望而又弱小:「要殺要剮,隨你!」

「不就是經脈碎了、四肢斷了,哦,還有個垃圾劍武魂被人抽取了,多大點事兒啊。」男子不屑一笑。

九層鎮魂塔,在他古刑那個年代,張家往上五千年,都沒有誕生過如此妖孽的人物。

哪怕當年張家那個絕世妖孽的鎮魂塔,也就只有七層,然而,那個狗東西憑藉七層的鎮魂塔,成了一方至尊。

而張凡現在,那可是九層的鎮魂塔!

古刑的話,彷彿一把尖刀,插在張凡的心口。

「你來試試?」張凡憤怒咆哮,那張蒼白無比的臉,此時此刻,猙獰萬分。

多大點事兒?

武魂,那可是無數武者夢寐以求的至寶,那是他能夠翻身的唯一存在,而現在,被徐梓靈那個賤人奪走了。

眼前這個人是來看自己笑話的嗎?

「嘁,就你那個破爛劍武魂,送我我都不要。你沒有發現嗎,你是雙生武魂,你的識海中,還有一個強大無比的武魂。」古刑不屑說道。

剎那之間,張凡那布滿了絕望的眸子,迸發著耀眼的光芒,他的臉,涌動着無比激動的神色。

「你說什麼?我還有個武魂?而且比劍武魂還要強大?」張凡神色驚駭,滿臉的不可置信。

武魂就已經是無數武者難以奢望的至寶了,而自己,雙生武魂?這怎麼可能!

古刑不屑一笑,張家人流淌着的血脈本來就逆天無比。雙生武魂很奇怪嗎?

「因為你劍武魂很早就誕生了,吸收了絕大部分的神魂之力,加上你第二武魂太過強大,原本就需要吸收大量的神魂之力來覺醒,現在那個垃圾劍武魂被抽走了,它就立即覺醒了。

你還要感謝一下那個女子,如果不是她,你的第二武魂,起碼還需要十年的時間才會覺醒。這樣一來,太浪費時間了。」古刑回道。

聞言,張凡的神色驚駭之餘,還透着無比怪異之色。

還要感謝徐梓靈?

那個賤人,想殺她都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感謝她!

剎那,張凡閉眼。眼前這人說的是真是假,一試便知。

如果自己識海之中真的還有武魂,那麼自己就一定能夠感受到。

很快,張凡感受到了一座九層高塔矗立在自己的識海之中。

「武魂!真是武魂!」張凡猛的睜開眼,激動得渾身都震顫了起來。

「只要有了武魂,我就可以憑此加入宗門,我還有機會。徐梓靈啊徐梓靈,今日之仇,我張凡必報,你就等着吧。」張凡大笑。

「你少暴露你現在的武魂,如果遇見認識你武魂的人,你的下場只能是第二武魂同樣被人抽走。」古刑冷聲道。

九層鎮魂塔,太強大了,就算他這種曾經踏入了至高境界的人都心動不已,更別說其他人了。

而且,現在的張家後人,都淪落到被人抽取武魂的地步了,鎮魂塔一旦被識貨的人認出,張凡必死無疑。

「啊?如果我不加入宗門,我怎麼修鍊?我現在可是全身經脈都碎了啊。」被潑了一盆冷水的張凡,驚愕問道。

從巔峰跌入谷底,從唯一救命稻草沉入海底,從絕望之中看見曙光。

難道現在最後的一絲曙光都要破滅嗎?

沒有經脈,如何修鍊?

「不就是經脈碎了嗎,多大的事兒,你等會兒。」古刑說著,忽然閉目沉思了起來。

三個呼吸之後,他睜開了眼,旋即,他抬手,一塊拇指大小的玉骨出現在他的掌心。

看着昔日耗費無數寶物才換來的珍寶,古刑也是有些不舍說道:「這門功法,乃是我畢生之年收集到最強的功法,如果不是來不及修鍊,我都想修鍊這門功法了,現在的你,很合適。」

說著,古刑拿着玉骨朝着張凡的眉心拍去。

「啪!」

玉骨碎裂,無數的金光湧入張凡的識海。

這一刻,張凡整個識海都彷彿被金色字符灌滿。不過很快,這些字符飛速融合,最後在張凡的識海之中,留下了四個字。

真武奧義!

這算是功法?張凡愕然!四個字,算啥功法?

看着真武奧義四個字,張凡不知不覺入了迷。

隨着時間推移,真武奧義四個字,再次化作漫天金光,在張凡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