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劍帝》[真武劍帝] - 第5章 既然這樣

張家!

心力憔悴悲痛萬分的張凌,回到房間,看着一地狼藉,剎那獃滯。他猛的撲向自己藏寶箱,看着空空如也的箱子,面色蒼白。

他執掌張家後,多年以來購買的珍貴靈藥,以及花費巨資為張帥購買的淬體丹!

還有他省吃儉用,剋扣其他幾房的全部積蓄整整九千兩黃金,也消失不見!

最為重要的是,他張家傳了數百年的武技《崩拳》,竟然也丟了。

「誰敢在我兒大喪之日來我張家偷東西!誰,到底是誰幹的!」張凌仰天咆哮怒吼。

張家附近,車水馬龍,來看熱鬧的人,無不瞪大了眼睛。

張家被偷了?

誰啊,這麼缺德啊,在人家死兒子的時候偷東西?

剎那,看熱鬧的無數人轉身急速離開。

張家前腳死了兒子,東西又被偷了,他們這個時候還在這裡,萬一張凌氣瘋了亂殺人呢?

他們就是普通人啊!

唯有一些能與張家比肩的家族,饒有興趣的走進了張家。

「謝某前來弔唁,望張兄保重身體。」

「徐某前來弔唁……」

聽着隔壁的怒吼,看着張凡陷入修鍊狀態的古刑,嘴角也是猛的抽搐。

張凡所選的房間,赫然就是張凌小妾的房間,就在張凌的隔壁。

他就不明白了,張凡怎麼還敢修鍊的,真不怕被發現的嗎?

現在的少年,膽兒都這麼肥的嗎?

……

風雷鎮上下,幾乎家家戶戶都開始嘮起了張家。

尤其是酒樓,更是熱鬧非凡。

「張家這次是踢到鐵板了啊。兒子被殺,金庫被盜,很明顯,就是針對他們張家去的。」

「聽謝家的人說,張凌棺材本都被偷了。」

「何止,張家的武技你們知道吧,也被偷了!」

「嘖嘖嘖,這一下子,張凌不會被氣瘋吧?」

「可是我始終沒有想明白,張家到底得罪了誰!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啊。」

風雷鎮,無數人都沒想明白。張家,張凌也沒有想明白。

此時的張凌,面容憔悴。

「夫君?咱家的武技真的丟了?」張凌的小妾呂嬌,挽着張凌的胳膊,打開了房門。

武技,事關張家的命脈。

也關係到他們這一房,一旦武技丟了,張家其他幾房絕對會鬧事兒。到時候,張凌的家主之位,絕對不保!她作為張凌的小妾,日後日子會更加難過。

說不定以後胭脂錢都會沒有。

「嘎吱!」

門的響動,讓剛結束修鍊的張凡,暮然一驚。

「嗯,如果讓我知道是誰,我一定要抓住他千刀萬剮。」張凌紅着眼,厲聲說道。

聽着張凌的聲音越來越近,張凡頭皮發麻。

只要張凡微微側頭,都能夠看見張凌的腳。

張凡之所以選擇呂嬌這裡,一是因為呂嬌就是個普通人,加上張帥的死,張凌絕對沒有心情寵幸呂嬌的。二是距離張凌近,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能知道。

而現在,張凌竟然還有這等興緻。

剎那,張凡放緩了呼吸。

淬體九重,絕非他現在可以招惹的。

而看着這一幕的古刑,則是樂開了花。甚至,他想出來敲敲床板。

「夫君,是不是張帥在外面得罪什麼人了?」呂嬌拉着張凌,坐在床上,開始脫衣。

「張帥膽小得很,加上我這些年敲打,風雷鎮上下,誰家惹不起,他都知道。」張凌搖頭。

聽着張凌和呂嬌的猜疑,張凡也是笑了起來。

他之所以殺掉張帥的僕從,讓胡靖宇去張家報信,為的就是擾亂張家人的視聽。

畢竟,一個經脈全碎、四肢全斷的廢物兩天之後擊殺一個淬體二重的張帥,說出去誰信呢!

「那會不會是張凡的爹張國興回來了吧?早上我派人去張凡家,發現張凡和黃老狗都不見了。」呂嬌忽然說道。

「不見了?」張凌騰的站了起來,神色驚恐萬分。

旋即,張凌搖頭:「張國興在當年離開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了啟脈九重的實力了,這麼多年了,他如果還活着,實力只會更強。」

「嘶,啟脈九重?這麼強?」呂嬌倒吸了口冷氣。雖然她不是修鍊中人,但是也是知道啟脈境界的恐怖。

張凌卡在淬體九重已經八年了,沒有任何突破的跡象。這八年來,張凌也服用過很多的珍貴靈藥,都沒用。

可想而知,想要突破到啟脈境界,是何等的艱難。

床下的張凡,聞言也是心中一驚。

淬體之上,才是啟脈境!

張家現在,沒有一人達到過啟脈境。

哪怕是風雷鎮第一家族周家,也沒有啟脈九重的存在。

他爹竟然這麼強?

難怪當初打傷了周宇的狗,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