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劍帝》[真武劍帝] - 第7章 好的呢

張家,無數人看張凌的眼神,凌厲無比。

武技,是他們的底線!是他們在風雷鎮賴以生存的命脈。

如今,竟然出現在了一品齋!

「你們非要這個時候找不痛快?」張凌抹了抹嘴角的血跡,看着身前的兩幅紅棺,怒火上涌。

「張凌,這和什麼時候無關,武技怎麼會出現在一品齋?之前你保證的武技還在我們張家竟然是騙我們的。」張懷禮冷笑。

張凌繼承家主之位的這些年,每年給的份銀越來越少。

而張凌這一脈,卻花費無度,張帥更是每日呼朋喚友酒樓作樂。他張懷禮,早就不服了。

現在,就是讓張凌下台的好時機。

他作為張家老三,張凌一旦下台,家主之位,必定是他的。

張懷禮轉身,看着張家一群人起鬨道:「自從張凌接管家主之位,我們每年的錢都在變少,而張凌這一脈,卻每天吃香的喝辣的,丟失我們張家至寶,更是其罪當誅,我提議,取消張家家主之位。你們說呢?」

張冬眸光一閃,立即附和了起來:「就是。」

不過顧忌到張凌的實力,張冬看着張凌,臉上擠出笑容說道:「二哥,你也知道,崩拳這是我們張家的至寶,如今丟失了,你有責任啊。

況且,如今小帥和子棟兩人被奸人所害,想必你也沒有精力再管理張家。倒不如先歇歇,等你走出傷痛再來談一談家主之位如何?」

張凌為人狠辣,張冬是清楚得很。而且,張凌在很多年前就突破到了淬體九重,雖然張懷禮的實力也達到了淬體九重,但是,張凌手中還有武技傍身。

武技的強大,他張冬是清楚的,這個時候找張凌的不痛快,會很慘的額。

「老四,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怎麼,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幫着張凌繼續欺壓我們? 」張懷禮冷冷的看着張冬。

「三哥啊,我這不也是講道理嘛。」張冬說著,心中卻樂開了花。

有張懷禮去試試張凌,那可太好了。

出了事兒,張懷禮扛着,他張冬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此時,張凌眼神冰冷,那雙眸子,如同鋒利的刀鋒,冷冷的看着張懷禮:「老三,你這是鐵了心在這個時候找不痛快是嗎?」

「是又如何!」張懷禮絲毫不懼,甚至朝着張凌緩緩走去。

「既然這樣!」張凌嘴角一挑,下一刻,他猛的朝着張懷禮箭步踏去。

他的右手,拳頭緊握。

赫然就是崩拳的起勢!

看着這一幕的張冬瞳孔緊縮,猛的後退!

「那你去死吧!」張凌的聲音,陰冷至極,頃刻之間,他的拳頭就落在了張懷禮的胸口。

「咔嚓!」

張懷禮的骨頭,頃刻碎了。

他整個人,如同箭矢,倒飛出去。

「砰!」

無比沉悶的響聲,讓張家無數人驚駭。

張凌竟然對張懷禮下了死手!張懷禮可是張凌的親弟弟啊!

看着胸口塌陷、口吐鮮血的張懷禮,無數人頭皮發麻。

這恐怕活不成了!

可是,張懷禮不也是淬體九重嗎?擁有武技的張凌,就如此恐怖嗎?

「還有誰?」張凌怒喝,眸子如刀,冷冷的掃過四周一群人。

剎那,張家一群人低下了頭,不敢和張凌對視。

此時此刻,趕來給張子棟弔唁的一群人,看着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

張凌瘋了嗎?竟然把張懷禮殺了?

……

次日一早,張凌一拳擊殺張懷禮的事,傳遍了風雷鎮每一個角落。

「張凌這是瘋了嗎,親弟弟也殺?」

「這算啥,張凌不是才廢了他的親侄兒嗎。」

「張懷禮好歹是淬體九重的強者啊,一拳擊殺?難道張凌突破到了啟脈境界?」

「最逗的是什麼知道嗎,張家的喪事都沒辦了,張凌一大早就帶着張家人去橫斷山脈抓妖獸賺錢去了。他們也不想想,明兒中午就開始拍賣了,他們能抓多少妖獸賣!」

「那個去張家偷東西的人真的太缺德了,因為他這手,張懷禮因為武技的事和張凌開撕,結果張懷禮被一拳打死。那可是淬體九重的強者啊!」

整個風雷鎮,炸開了鍋。

聽聞這個消息的張凡,也是驚愕不已。

張凌因為武技的事兒怒殺張懷禮?還有這種好事?

張家淬體九重的人並不多。

張凌、張懷禮、張冬三人而已。

如今死一個張懷禮,對於張凡來說,絕對是天大的好事。

這也就意味着,他的強勁敵人又少了一個。

要不,再去張家拿點東西?

如果張凌再打死張冬,就可就太完美了。

不過想着張家再無寶物,張凡也是有些失落。

哪怕張家還有寶物,張冬也不可能再去招惹張凌。

「不過話說回來,張凌有點強啊,一拳就打死了張懷禮,難道是他動用了崩拳了嗎?」張凡沉吟了起來。

不過片刻,張凡的眸光急劇閃爍了起來。

「橫斷山脈嗎?」

橫斷山脈,張凡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