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之山河》[枕之山河] - 第2章 沅家三小姐

「有蹊蹺。」

「哦?詳細與我說說。」沅之雄指了指椅子,示意沅景瑤坐。

「報信的士兵死在了路上,西冀本次的大規模偷襲,像是早已做好了打算,將近一萬多的將士悄無聲息地過江,肯定有接應者。」

「你是說有內鬼?」沅之雄右手撫摸着下巴的鬍鬚道,

「是。」

沅之雄鷹眉緊皺。雖然昨日一戰是我方勝利,但敵軍折損一千,我方折損八百的慘痛代價,已經是**裸的挑釁,也是在試探東陵的兵力部署情況。

統軍多年,最怕的就是內部出問題,昨日的偷襲,要不是鬼將軍及時趕到,振奮着將士們的鬥氣,同仇敵愾地以死拼搏,恐怕今天邊境線將已經被打出了突破口。形勢終將不堪設想。

「此事先不要聲張,需暗中調查。」

「是,父親。」沅景瑤點頭。

「昨日一戰中我兒可否受傷?」討論完,老頭忍不住關心,

沙場之上,刀劍無眼,除了長子在兵部任職,次子與小女兒一直跟在老頭身邊,次子便罷,男兒本應身在沙場,保家衛國。可這小女兒,也不甘示弱她老爹和二哥之後,說什麼也不肯與大哥在京城裡安安逸逸的當大小姐。

「並無。」沅景瑤搖頭。

「那就好,那就好。唉!常年與爹爹在這荒蠻之地,苦了我兒,是爹爹對不住你!!」

「爹,女兒不苦,我想向爹爹和二哥一樣,馳騁沙場,肆意抗敵,保衛東陵百姓的安寧。」

「你啊!一點平時沅家小姐的樣都沒有,你現在的口氣與你身上的衣裳格格不入呦~」沅之雄語氣中帶着無限的寵溺。

平時?哦~平時的沅景瑤,典型的閨中嬌兒,兩耳不聞窗外戰事,一心傾在琴棋書畫的世界裏,氣質柔弱得如微風一吹便倒,確實是嬌滴滴的富家小姐。

沅夫人在沅景瑤4歲時便因病撒手人寰,家裡的老人們去得也早,沅之雄又是這父輩中的獨苗,留下三個大老爺們和一隻軟軟糯糯的小哭包。

前些年教使國對東陵邊境蠢蠢欲動,沅之雄一直在邊關上打仗,兩個初出茅廬的兒子自然帶在身邊磨練,而小景瑤,則獨自一人在京城的沅家。

那種四下舉目無親的絕境,讓小哭包的沅景瑤在家裡日日哀啼,鬧得沅家傭人上下不得安寧。

次年皇后楊氏帶着八歲的兒子彥北出宮遊玩,心中惦記着已逝的閨中密友,便來沅家探望唯一留在京中的小景瑤。

一到門口便聽到小景瑤的嚎啕大哭,望着這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小臉蛋被憋得通紅的小奶娃,楊氏心疼不已,一把抱在懷中捨不得放下。

哭得打嗝的小奶娃像是找到了久違的母愛,在楊氏的懷裡乖得像是剛出爐的軟糯包子,葡萄般的雙眼滴溜溜地看着楊氏身後的男孩,看入迷了,楊氏放手後都忘記了哭。

楊氏回頭看着兩個小奶娃,一個鼻涕眼淚胡得滿臉髒兮兮,葡萄大眼卻充滿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男孩,一個全身上下精雕細琢,稚嫩的眉頭緊皺,對面前的臟小孩似乎感到不滿。

大奶包嫌棄小奶包的喜慶之感在楊氏的心中溫柔一擊,使得腦海閃過:娃娃親三字。

楊氏說:沅夫人和自己情同姐妹,自己的心意想必也是沅夫人的願想,結親之事沅夫人必定也是契合的,沅家一眾傭人惶城惶恐沒有一個能說得上話的管事,傭人們跪在地上沒有一個敢抬頭。於是,楊氏單方面宣布要把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