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之山河》[枕之山河] - 第3章 內奸

近日不知為何,沅家小姐在軍中走動頗繁,一身盈盈素衣,舉手投足間的風韻在這烏泱泱的軍營里猶如一隻誤入凡塵的仙子。

對眾人的寒暄問暖,使得她二哥的臉持續性的陰沉,對誰說話都陰陽怪氣。

這不?三小姐又來送溫暖了,

士兵們已經見慣不慣地向她點頭或問好。

沅景瑤面容沉寂得一如往常,與軍醫一同查治傷患,貴為小姐,但招呼起身份有別的士兵們時,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架子與扭捏。使得軍中男兒們對這個小姐有好感卻又敬畏,也惋惜。

明明門將之後,千金之軀,本該安安逸逸地呆在京城裡養尊處優,奈何跟隨父兄來到這邊境,目睹着這滿目瘡痍的昏暗世界,也隨波逐流般適應着這裡的血腥之處。

但,又不失作為大小姐的雍容華貴。

話說東陵領土廣闊,地處東南,有着天賜的肥沃耕種之地,加之充沛的雨水,使得東陵百姓家家戶戶都能過上不愁吃穿的生活。

加之當今的聖上推崇經商之道,使得整個東陵國在農作,商道的雙重衝擊下,更是獨富一方。

就算是這人人口中荒蠻的邊境,沅家的盤據點郾城也是人聲鼎沸,一片繁華。

只是與京城比起來,那還是差得十萬八千里。

「二哥,看完了受傷的將士們,我就先走啦。」

沅景瑤輕盈的步伐踏入沅景懷的書房,輕聲說道。

「就知道關心那些個和你沒有血緣的兄弟,自家哥哥都不關心的?真是小白眼狼!」

英俊的男人抬起正在研究着邊境布防圖的頭顱,狹長的雙目炯炯有神,常年在沙場日晒雨淋,膚色呈小麥色,平添一絲難以近人之感。

但說出的話卻截然相反,像個得不到糖吃的幼稚小孩。

沅景瑤嘴角不自覺微微上揚,「怎麼可能,我這不是來向沅大將軍請安了嘛!」

「哼~」收起手中的布防圖,起身走到門口關好敞開的門,轉身回到自家妹妹身旁,

「是否查出蛛絲馬跡?」

「嗯,截到一封密信,但都是密文,我需要幫手。」

下巴示意着書桌上的蠟燭,沅景懷會意地拿出火摺子點上。沅景瑤從衣袖中拿出一張兩指寬的白色宣紙,往火苗上輕輕一靠近,瞬間密密麻麻的西冀暗文出現在宣紙中。

沅景懷眉頭微皺,盯着火苗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你知道背叛者是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