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之山河》[枕之山河] - 第5章 故人相逢2

沅景瑤7歲便離開了皇宮,對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男人並沒有熟悉感,文廣朗走至床邊,在床頭旁拿出一塊玉牌遞給她。

沅景瑤接過玉佩,看着有些熟悉的紋路,原本好奇的眸底瞬間變得深沉。

老頭感覺到身邊女孩的氣息瞬變,手上正在清洗傷口的動作停頓,

「丫頭,你認得這枚玉佩?」

「有些印象。」

在宮中的那兩年,她清楚地記得彥北身邊的侍衛都有一塊花紋一樣的玉佩,還曾哭着鬧着央求着楊皇后自己也要一塊;

小時候不懂,長大了才知道,每位位高權重之人身邊的侍衛都帶着屬於自己主子的牌子,不同等級的牌子紋路雖然一樣,但材質卻不同,至於這個材質是玉,那麼這個人,必定是與主子形影不離之人。

沅景瑤拇指輕輕摩擦着手裡玉佩的紋路,心想着這人出現在這裡,那他必定在。

「確實是與故人相關的物件。」沅景瑤望着床上眉眼完全陌生的男人,「爺爺,紀大哥是在什麼地方撿到此人的?」

「城外東郊,前些日子我與他出去採藥,在山腳下遇到的,本是不應該帶回城中,奈何傷得太重,無奈……」老頭搖着頭嘆了嘆氣,已經清洗好傷口,正在敷藥。

「爺爺,我出去一趟,這人您務必把他救活。」說著沒等老頭回復,便拔腿而去。

老頭只得搖了搖頭,繼續着手上的活兒。

在離開小巷後,沅景瑤來不及回客棧,草草在布莊換了身行頭,再在街邊的零碎小鋪拿了一整個與她臉型不太符合的假絡腮鬍,便直直奔至城郊。

漸行漸偏的路上,過往的行人也逐漸減少。順着老頭子所說的行徑,來到人跡罕至的偏遠處,打鬥的痕迹不細看已經被雜草覆蓋,沅景瑤順着蛛絲馬跡,來到一處山谷。

一條湍急的瀑布從天而降,硬生生把崖壁劈成兩半,狠狠地砸在底下水潭裡,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不仔細查探,幾乎察覺不出裏面有個洞口。

沅景瑤貓着身子閃身進到洞口,順着幽黑的洞徑約走了十幾米,便看到洞內有火光閃爍,淡黃色的火光瞬間把洞內的黑暗吞噬得一乾二淨。

「公子,子元恐怕是被他們抓住了,我們尋了他這些天,連影子都沒有找到。要不是他引開他們,也不會……」

「老吳,別胡說,當時的情況有多危險你不是不知道!」

「可……」

被稱為老吳的青衣裝扮男子還想再說些什麼,便被站在被稱為公子身邊的侍衛使了使眼色,硬生生把話憋了回去。

這公子一身玄色玉錦衣裳,精緻大氣的滾邊刺繡,輕薄柔軟的布料把修長的身體貼合地包裹着,如絲緞一般的墨發高高束起,映着盈盈的火光,只隱約能看得見的半邊俊美無鑄的面容,帶着淡淡的不悅。從側面不難看出,整個人風神俊朗中又透着與生俱來的高貴。

無需看到正臉,沅景瑤酌定這人就是彥北本尊。仔細看,在洞內的暗角里,還躺着一明受傷的侍衛,其他三個一人在忙着處理傷口,一個站在彥北身邊,另一個,正是在篝火邊的老吳。想必,他口中的子元正是躺在爺爺家中不知還能活着的男子。

看樣子他們是把傷患留在洞里養傷。能把彥北身邊兩個侍衛傷得這麼深的,另一撥人必定也是不簡單的。

沅景瑤故意在隱身處弄出聲響,

「何人在此!」

站在彥北身邊的侍衛瞬間拔起刀警惕着來到沅景瑤面前,身後兩個侍衛也拔起刀把彥北護在身後。

沅景瑤從暗中走出來,雙手舉在頭頂,另一隻手拿着爺爺給她看的玉佩,面帶着謙和的微笑,

「別動手別動手,自己人自己人!」

三個侍衛還是不敢放鬆警惕,依舊舉着刀向著沅景瑤,彥北墨色的眸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瘦小,略微精緻卻長滿絡腮鬍的小臉上看上去有些許的違和感,雖然微笑着,明亮的雙眼單純卻沒有被自己三個兇悍的侍衛威懾到,更重要的,這人居然找到這麼隱秘的地方來。

如果是敵人,此刻他們已經是插翅難逃。

彥北撥開跟前的侍衛,

「公子!?」

「無妨。」

來到沅景瑤跟前,剛才還有些模糊的面容瞬間清晰地印在眼底,這一身玄色的緊身長衫,高大的身材已經把她給籠罩住,高束起的黑色長髮本應是沉穩的裝扮,可那修長的狐狸眼尾微微上揚,卻透出淡淡的邪氣,若不是那眉宇之間充斥着的英氣和眼底那冷似寒冰的精芒,還以為是從哪個山洞裏爬出來專門勾魂的巨型狐狸精!

沅景瑤打小就知道這個人長得精緻,但多年未見,如今在這乾裂的山洞裏相逢依舊讓她的視覺衝擊不小。

彥北見到這人眼神中有瞬間的熟悉呆愣,眸中的鄙夷之色也滑過眼底,轉瞬即逝,一張俊逸到極致的臉龐盯着沅景瑤手中的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