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之山河》[枕之山河] - 第6章 避不開的緣

彥北一行人敢明目張胆地出現在文廣朗的院子里,勢必會做了萬全的探查,唯一值得懷疑的是,那日露面的公子自進門後就一直探不到行蹤。

這次本是來為書瑜尋葯,聽聞這西冀有一處嚴寒之地,在寒峰頂處,有着十年難得一開的寒冰荷,說此花可醫百病。

在尋寒冰荷途中,恰巧也遇到同樣來尋葯的西冀皇室,本想藉著寒冰荷在父皇面前獻寶,奈何有另一批來路不明的傢伙半途中跳出來爭奪,把西冀世子的顏面狠狠地摔在泥里,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便秘密派人到處搜尋,發現這撥人不僅膽大妄為,還不知死活地在首城裡出現,於是,在這城外來了一撥暗殺。

東陵不可一世的五皇子,做夢也沒有想到,初到西冀,就這麼和東道主結下了梁子,雙方都不是軟柿子,西冀世子下死手都沒在對方手裡討到多大的便宜。

一伙人來到一家茶樓就坐。

「公子,咱就這樣走了嗎?」說話的是躺在文廣朗家中療傷的男人。

望着這人聲鼎沸的鬧市,也是繁華不已,但相較京城來說,還是相差甚遠。細細品着手裡的茶,眼中卻泄露出不屑的神色。

「先把東西送回去吧,以後有的是機會,但書瑜的病不能拖延片刻。」

已經查出暗殺人的身份,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再怎麼硬骨頭,彥北也知道這是在西冀。

本次的目的是取葯,不能節外生枝,何況,貼身侍衛都毫髮無損地站在自己身邊。

「準備準備,我們啟程回京。」

「是!」

唯一稍微遺憾的是,沒有再次見到那名纖弱的男子。被自己心頭想法怔了下,彥北再也沒有想要喝茶的心思。無關緊要的人罷了!

沒有人能知道,當他第一眼接觸到那男子的眼神時,居然有些熟悉,那久遠記的憶里,一雙圓溜溜的雙眸也曾那樣盯着他看,自從她出宮後,便再也沒有了見面的機緣。

一個遠在邊境軍營,一個在規矩繁雜的宮中,枉背着未婚夫婿的名頭,人卻是像死了一樣的安靜。整整十一年,未曾謀面,消息也只是聽說。

只是,這個名頭在他身上猶如一把鎖,他出不去,別人也進不來。

曾對京城裡第一名媛穆書瑜春心萌動時,便被母后拉回宮中耳提面命,已經有未婚妻。

那剛冒頭的情緒便被自己扼殺在搖籃里;彥北不是個亂來的人,既然沒有可能,那就不要開始!

沒人能知道,當看到心悅之人被傷得淚眼婆娑時,心中的無力與懊惱。

穆書瑜雖然是京城裡的第一才女,但家族根基淺,忙着尋找靠山,明明五皇子眼中看自己時也是有情的,卻始終得不到許諾的她賭氣之下把自己許給三皇子:彥坤。

以為自己雖然嫁不得五皇子,嫁三皇子也是差不了多少的待遇,奈何,彥坤只許其為側妃。又因彥坤玩得開,一朝才女被困在深宮中整日以淚洗面,最終熬成病來。

在次遇到穆書瑜時,已經沒有當日的少女模樣,只有煙柳憔悴,脫落繁華,使得彥北差點沒認出來。稍微打聽,才知道她在深宮中受盡折磨與煎熬,最後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