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之山河》[枕之山河] - 第9章 回京

京城

一名小信客在各街小巷裡穿梭吆喝「小道消息!小道消息!沅將軍家小姐回京,沅將軍家小姐回京!」

「沅大將軍的小女兒要回來啦!!」

「回來得好,回來得好啊!」

「與大將軍在邊境許多年,走時才豆丁點大,如今已經長成大姑娘了吧~」

……

沅景瑤回京的消息瞬間傳遍整個大街小巷,百姓們議論紛紛。東陵對沅家的關注,不比皇室少,之所以國泰民安。

一是彥皇室幾代出明君,視臣如己,愛民如子;二是沅家幾代名將,身穿戰甲,手握長槍,不畏邊關苦,不求名與利,終日守邊疆;朝堂內外一心治民,君聖臣賢。

不出幾日,沅景懷便騎着黝黑駿馬帶頭,沅景瑤坐在馬車裡,身邊僅帶了五名侍衛,緩緩一行人極簡地在京城的城門遠處出現。

城門外,當今太子彥淵、皇后楊氏、彥北與自家大哥等人已經在此處等候多時,見到沅家軍旗時,楊皇后搭在太子手背上的手不禁激動地輕拍幾下,

「淵兒,北兒,快看!瑤瑤是不是已經到了?」

「母后,是的是的,是景懷他們。」太子輕拍了幾下皇后的手,安撫道。

隨後輕微轉頭越過皇后看了看自家弟弟,眼神裡帶着濃濃的警告,示意他等下積極點。

奈何看到弟弟那一臉淡定樣,似乎又覺得是自己想多了,只好回頭繼續向那遠處緩緩靠近的黑點望着。

「臣,參見太子,皇后,五皇子。」沅景懷一個躍身下馬,雙手抱拳道;

「免禮,免禮!」

收到太子的回答,沅景懷轉身走到馬車邊,一手掀起馬車遮簾,入眼的,便是一襲白衣,模樣端莊之中透露着幾分說不出來的清冷,青絲披落,僅僅用一條白色髮帶系著,帶着幾分散漫,氣質高雅出塵;

臉上未施粉黛,卻清新動人,一雙花眼渾如點漆,帶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卻口未言而先笑,白皙的皮膚中,透出點點的紅潤,慢慢蕩漾成一對淺淺的梨渦;

一眾人被這溫潤如玉,純凈得若天上謫仙的女孩震驚得一時都屏住呼吸,怕驚擾到一方佳人。

「小女沅景瑤,參見太子,皇后,五皇子。」而後一一向所有迎接的人行了禮;大方且優雅。

楊皇后最先開口:「哎~瑤瑤,快!來讓姨母看看。」說著便把女孩兒拉到身邊細細觀摩,時而喜笑顏開,時而眼中含淚的頻頻點頭;

太子也在一旁滿意的點頭示意着,景瑤禮貌地回以微笑,記得在宮中的那兩年,太子對自己的照拂不少。

「來!瑤兒,彥北今兒也來了。」楊皇后欣喜地把女孩轉向左邊的彥北,男人來不及皺眉,就被一聲靈動的聲音打斷,

「五皇子,許久不見。」那盈盈的笑意到達眼底,卻透着清晰的疏離感;

彥北來不及消化這突如其來的語氣轉變,只得悶聲低沉道:「許久不見,歡迎回來。」

說完,女孩僅僅點了點頭,不再多做糾纏,芊芊十指輕輕抓起身下裙擺,向身後的沅景軒走去,

「大哥!瑤兒好想你!」濃濃的撒着嬌便討着大哥的懷抱,一瞬間身上的所有清冷與疏離都蒸發不見,只留下妹妹對兄長的依賴與撒潑;使得閻王臉的沅家大公子面上不禁露出些許的寵溺,伸手回抱着女孩,

「乖,大哥也想你們。」

在進城中,彥北不知收到了楊氏的多少白眼,而太子則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沅家的哥哥兩則裝作看不見。

以前這丫頭見到彥北那不就是蜜蜂遇見花兒,各種在身邊嗡嗡嗡來個裡三圈外三圈地轉個不停,相隔十年,相見後卻已經只是淡漠地點頭示好,再沒有當年的親密。

楊氏在心中不禁有些為自己的兒子着急,這麼一美人兒如果流落在別人家,那豈不是巨大的損失?!忍不住回頭看另一輛馬車裡的二兒子,有些咬牙切齒,卻也不好多說什麼。

殊不知,一張無波無瀾的面孔下,卻藏着西些許的意外,意外那小哭包居然長成了如今這般氣質如蘭,意外她叫自己五皇子;意外她不再像小時候一樣,不管看向哪裡,眼神最終都回到他身上;

她好像變化得太大,與小時候簡直天差地別,久居邊境的她,意想不到的是居然比在京城裡養得好,氣質是,樣貌是,性格也是。

沅將軍家小姐貌若天仙的消息一夕間在整個京城傳得沸沸揚揚。

「聽說景瑤回來了?」

「是的,娘娘。」侍女有條不紊地為說話的女人更衣,華麗的淺色紗裙映襯着女人如雪的肌膚,根本看不出已經嫁為人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