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能叫御獸》[這也能叫御獸] - 第10章 學者陸硯之

陸硯之咽下口中的食物,對王爾新點頭應道:「沒問題。」

他見王爾新稱呼有所改變,無非就是想讓自己接茬,試探一番。

對此他倒無所謂,王爾新聞言,也是滿意。

一番觥籌交錯之後,兩人離桌來到另一側的空曠禮廳,瞧這副樣子,似乎是想將自己的御獸給放出來。

在場的都是一個圈子裡的,哪裡瞧不出來狀況,不少好事者也起鬨跟來,加上一些湊熱鬧的弟弟妹妹輩,足足有三十多人。

王爾新把陸硯之帶到一旁,其他人則保持一段距離。

他對陸硯之說道:「陸老師,我的這隻御獸有些少見,所以遇到問題之後我查閱了許多資料,也沒有發現是怎麼回事,雖然看上去還沒有什麼負面影響,但不知其原因,心頭總是放不下。」

說著,他身上三個圓星顯現,其中一個微微閃爍之後,出現了一隻十厘米長短,背生四翅,雙眼碩大,如同蜻蜓一般的御獸。

其一對前翅纖薄透明,難以看清。

後翅則以黑色為底,一面金色流彩,一面銀色流彩,煽動之間,彷彿只有一對翅膀懸住靜止,卻不停地變換着金銀兩色,絢麗異常。

陸硯之見到此蟲微微有些意外,說道:「竟然是金銀蝴蟌,沒想到這裡能夠一見。」

金銀蝴蟌乃是一種極為稀有的天難級超凡生物,成長潛力高但發育周期很長,屬於可以早期簽訂天契,不需要太過擔心產生限星反噬的選擇。

此類種族目前已知有限,但都具有一個天賦,名為「真實視界」,可以觀察到具體的靈氣流轉變化,遠比一般生物更加靈敏。

但由於其發育周期過長且緩慢,且三星四星時能發揮的戰鬥作用遠沒有同等級其他超凡生物大,所以那些能有幸簽御金銀蝴蟌的,基本都是在五星以上了。

怪不得王爾新說查閱了許多情報也沒有解決問題,在三星時就定下天契,估計他是第一個人。

「這小子又在顯擺。」

「為了弄到這隻金銀蝴蟌,王家不知道廢了多大的勁。」

「運氣不夠好,費多大的勁都沒用,根本就找不到金銀蝴蟌。」

四周也響起了低聲議論,王爾新對此絲毫不在意,他自認為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反而有些自喜。

他嘿嘿笑了聲,沒有對他人的言語進行回應,而是抬起右手,伸出食指,任由金銀蝴蟌降落在自己的食指指背。

其六對細足如同直升機的起落架一樣,將自己身軀肢起,碩大的圓眼乃是是由數百上千萬小眼組成的複眼。

帶着些炫耀的意思,王爾新逗弄金銀蝴蟌片刻後,才對陸硯之說道:「前一段時間,古麗的實力有了一定的提升,但他總是無意識的調動着周圍的靈氣,雖然說不上有什麼影響,可不搞明白原因,心裏總是不踏實。」

「確實應該弄明白。」

陸硯之點點頭,雖然他的研究方向是御獸心理學,但能夠成為高級醫師,對於各類超凡生物的習性、特點都是有一個相當廣泛的了解。

與御獸相處,就如同與人相處一樣,是一個雙向的過程,只有二者相互了解,相互包容,同心同進,才能追逐更高的成就。

他上前兩步走到王爾新跟前,仔細的打量金銀蝴蟌,這也是陸硯之第一次親眼見到實物,由不得於心中感嘆其美妙的模樣。

難怪有人稱其為昆蟲中的鳳凰。

「改變靈氣……」

陸硯之腦中回想着關於金銀蝴蟌的各類文章與報告,並沒有載錄類似行為的記錄。

可沒有載錄,並不代表它不存在。

他心神一動,視線內的景象徒然轉變為一片布滿五顏六色的奇異空間,已然使用兩心同印,觀察金銀蝴蟌古麗。

絢爛變化的顏色中,黑色和紅色有較為明顯的起伏,陸硯之判斷它存在有一定的厭惡、焦躁情緒。

金銀蝴蟌擁有極強的領地意識,在母體尋找到一處合適的地方產卵孵化後,便會回到原處。

幼體彼此之間則會相互鬥爭,最終在那處適合生存的環境中只會留有一隻金銀蝴蟌。

眼前這隻金銀蝴蟌只有三星,說是幼體也不為過。

這麼說來,它本應是對環境極為挑剔的,所以一旦離開御獸空間,來到外界,就會表現出一定的不適。

畢竟就已知信息來看,五星、六星等高等級金銀蝴蟌並沒有類似表現記載。

而低等級的金銀蝴蟌基本都在野外適宜生存之處,即便被發現了,也因其成長的特點不會主動簽訂契約,而是靜待其發育,成熟後再來碰碰機會,所以沒能觀察到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也是十分正常的。

猜想與推測,本就是科學研究發展中必不可少的行為。

眼前這隻金銀蝴蟌,算得上是第一隻幼體成功簽訂天契的個體了。

倒也不能說王爾新好高騖遠,而是以他的背景,足以支撐到他修行至四星、五星,獲得同樣厲害的御獸,

心下有了一番推論,還沒等陸硯之開口,又聽王爾新說道:「陸老師你應該也知道,三星的金銀蝴蟌還處於幼年期,心智體弱小,即便有着天契,我和他交流也存在着一定的困難,所以這個問題他自己也沒辦法給我描述明白。」

然而陸硯之的反應卻令在場眾人皆是一訝,包括對其有所知曉的蕭婧妤同樣很是意外。

只聽他緩緩說道:「你有沒有想過,不是金銀蝴蟌的問題呢?」

王爾新聞言,似乎也想到了什麼,有些疑惑的說道:「如果說是因為金銀蝴蟌對生存環境有所要求,但簽訂天契,入宿御獸空間之後,應該就沒有這樣的顧慮了吧。」

他作為金銀蝴蟌的御主,自然花費了相當多的精力在此類超凡生物各種特點、習性的學習研究上。

一般來說,不論超凡生物原本的生活環境如何,在簽訂天契之後,都是能在御獸空間內適應生存的。

但陸硯之此番話也有其道理,讓王爾新不由得多思考了一些。

陸硯之見此說道:「入宿御獸空間沒有問題,不代表他出現在外界沒有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