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能叫御獸》[這也能叫御獸] - 第4章 天賦與技能

高級醫師?二十來歲的高級醫師?

陳特不免覺得有些荒謬,出聲問道:「你是陸醫生?」

陸硯之先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然後與陳特視線對上,含笑反問道:「怎麼,不像嗎?」

陳特彷彿覺得自己被玩弄一般,氣不打一處來,甚至要把自己給氣笑了!

去市醫院沒查出毛病,結果被推薦到這個什麼名不見經傳的九之堂來,這個看起來似乎還沒從高學畢業的學生就是醫生?

自己還真信了!

他氣惱道:「合著你們在玩我是吧?我這就去御獸協會舉報!」

這麼誇張?陸硯之心中暗想。

凌詩懷抱寫字板,輕聲提醒道:「陸醫生可是我們全泰寧行政區最年輕的高級醫師,這位先生,切莫以貌取人哦!」

陳特一聽名號,盛氣一滯,似乎有這麼個印象,愣了愣後,問道:「陸醫生,陸硯之?」

陸硯之笑道:「應該沒有別人會假冒吧?」

他指了指牆上掛着的證件複印圖像,又拿出了自己的身份卡,手指遮住一些關鍵信息後,在對方面前晃了晃。

陳特沒想到,這家新裝修的小診所,竟然是這位天才醫生開設的!

他雖然不是從事醫療行業的,但全域十八市中,最年輕的高級御獸醫師的名頭,多多少少也曾有聽聞。

陳特連忙道歉道:「陸醫生,不好意思,在下莽撞了,還以為是什麼騙子。」

陸硯之示意他坐下,讓凌詩倒了杯水,答道:「無礙,你有這種反應也是人之常情,任誰看了我也不會把我和高級醫師的身份聯想起來。」

「嘿嘿。」

陳特尷尬的笑了兩聲,喝了口水,好奇問道:「陸醫生怎麼會在這個地方開個診所。」

年輕有為的高級醫生,可都是各大醫院、勢力眼中的香餑餑。

陸硯之也沒有藏着掖着,朝着側方努了努嘴,道:「這不是有幸來梵凈學院教書了嘛,索性就在附近開個小診所咯。」

兩人閑聊幾句,將尷尬的氛圍緩和下來,陸硯之便進入正題,問道:「您的掃尾鼬方便放出來看看嗎?」

陳特點點頭,道:「方便的。」

說完,他就站起身來,身後四枚圓星符文閃爍,其中一枚分外明亮,從中鑽出一隻體長半米,背黑腹白,尾如掃帚的鼬鼠。

只見它鑽出來後,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便竄到陳特身上,盤在他脖頸後面打起盹。

似乎興緻乏乏,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

陳特說道:「自從半個月前,可明就開始變成這樣,帶去檢查也沒檢查出什麼問題。」

可明是這隻短尾鼬的名字。

陸硯之仔細打量了一下,說道:「短尾鼬乃是三星御獸,可明目前已經處於成熟期狀態,不論是從外形上,還是從化驗報告中,都沒發現什麼毛病,說明可明的問題不是出在生理上。」

「但有一個地方我很在意。」

陳特好奇問道:「什麼地方?」

陸硯之答道:「所有生物都會對環境的變化做出反應,貓科、鼠科、鼬科等御獸尤有甚之,但可明出現之後,僅是簡單得打量了一下四周,便不作理會,這十分反常。」

陳特似懂非懂,又問道:「陸醫生,原因是什麼呢?」

陸硯之搖搖頭,道:「不急,我再查究一番。」

說完,他輕喊一聲,道:「小花!」

隨着他一聲呼喊,一縷縷黑色煙霧在桌上浮現,然後往中間匯聚,化作一隻毛色黑亮的白足貓咪。

陳特微微一驚,竟然沒能察覺到診所內一直存在一隻三星御獸。

四星的實力察覺不到一隻三星幻影喵近在身旁?

雖然自己並沒有十分警惕,也足以說明其隱匿之能力十分出眾,遠非自己過往所見識過的幻影喵可比。

若是對自己懷有歹意……

小花哪知道陳特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它站在桌上,探步緩挪,尾巴高豎,雙目死死的盯着盤在陳特脖子上的可明。

隨後,它前半身下伏,後半身高拱起,彷彿隨時會撲出。

陸硯之默默地觀察着可明的反應,卻見它面對這等外敵威脅依舊無動於衷,便輕輕拍了拍小花的腦袋,示意它足夠了。

「凌詩,給它喂只小魚乾吧。」

小花把腦袋一撇,從桌上躍了下去,扭着步子跟凌詩出了診室,在拐過門框時,還不忘把腦袋揚起,轉向另一頭。

陸硯之上前一步,緩緩伸手,落在短尾鼬身上,對此陳特沒有阻止。

只是在觸碰到短尾鼬的瞬間,陸硯之察覺到它有極為微弱的顫抖。

並不是身體上的,而是情緒上的、意識上的。

他一邊撫摸着沒有其他反應的短尾鼬,一邊對陳特問道:「方便我對他使用技能嗎?你放心,是探查類的。」

陳特點點頭,道:「沒有問題,陸醫生你放心施為便是。」

這個世界存在着一種能量,名為靈力。

只要是生物,不論人雀蟲蟻,還是魚蝦花木,都能夠藉此修行。

而天賦與技能,則是靈力體系下的不同能力。

天賦來源於種族,如同人族最基礎的御獸天賦,是極為玄妙的。

技能則來源於修行和御獸,每升一至二星,便能夠獲得一種技能,並有着各種各樣的屬性歸類。

如幻影喵神出鬼沒的蹤影,就是源自於他的幽靈系技能——鬼影。

除此以外,還有各種修鍊功法所帶來的各種特殊手段。

但是陸硯之不同,他雖然已是五星,卻無法習得任何技能,取而代之的,是每提升一星,則獲得一種全新的天賦。

加上本來就自帶有的人族御獸天賦,他當前足足有六種不同的天賦!

所以他一直以技能的稱呼來掩飾自己天賦的異常。

奈何這六種天賦都不是能夠與人直接對敵的,真不知該說幸運還是倒霉。

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那五種輔助類的天賦也造就了陸硯之在御獸醫師,以及御獸心理學這條道路上走的異常通順,才能夠在這個年紀稱為高級御獸醫師。

輕輕撫摸着短尾鼬,陸硯之腦海中浮現出五個星芒,其中一個微微閃爍後,他的意識彷彿來到了一片奇異的空間內。

天賦,兩心同印!

凡有存在,皆為物質。

生物與死物之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