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能叫御獸》[這也能叫御獸] - 第5章 限星反噬

一般來講,御主與御獸之間,也會存在「初戀情結」。

並不是說御主與其他御獸的感情就不好,而是說與第一隻御獸之前存在一種別樣的情緒。

陸硯之思索片刻,仔細回想陳特所言。

其馴養方式和培養方式都是很常見普遍的,並沒有與短尾鼬習性相悖的地方,可明也無特別的應激行為,之後二者更是一同成長,度過了許多困難。

按理來說,一定有什麼應激源才對。

而且,陸硯之注意到,陳特漫長細緻的描述中,竟然有意無意沒有提其他幾隻御獸。

這是十分不正常的。

他問道:「我想到您與可明平日里生活的地方一觀,不知是否方便?」

陳特聞言點了點頭,答道:「自然是可以的。」

但是陸硯之耳中卻聽到了一點其他的動靜。

那是手指輕輕敲擊在椅子扶手上的聲音。

是前腳掌踏在堅硬瓷磚上的細微聲音。

以陸硯之的學識水平,不需要使用天賦觀察他的心智體也能瞧出來,陳特表面不動聲色,但實際上心中卻有一些急躁。

不同於關心可明的急躁。

「陳特在焦慮什麼?在警惕什麼?」

他站起身說道:「不若現在就出發吧,」

陸硯之囑託凌詩幾句,便跟着陳特一同出了門。

蓉天市作為泰寧行政域西南的大市,足有兩千多萬人口,面積超三萬平方千米,行政團十六個。

不過實際上算下來的人口密度,遠沒有陸硯之前世那些超一線城市的大。

梵凈學院所在的梵凈行政團位於蓉天市的最東邊,是蓉天人口最稀疏的地方之一,而陳特住所則在還算靠中的龍昌行政團,驅車大約要行接近一個小時的樣子。

坐在車上,陸硯之看着兩邊掠過的景色,有一句沒一句的跟陳特閑聊,內容基本上都是一些家常話題。

比如「在哪裡開荒」、「駐地環境如何」、「有什麼好玩的事情」。

他自己也說了不少關於自己的事情,包括一些過往的病例。

實際上,這些看似普通的交流,陸硯之是在評估陳特的心理傾向性和心理特徵。

聊着聊着,他乘勢問道:「可明在變成現在這樣之前,有什麼事情發生嗎?」

陳特雙手握着方向盤,眼睛注意着四周的動向,聞言後微微皺眉,眯着眼睛思索道:「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吧。」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之前我修行即將破障,所以沒有前往駐地,待穩定之後,卻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便一直待在蓉天市,但這種不祥的預感,應與可明沒有關係才是。」

「不好的事情發生?」陸硯之好奇的念叨一句,有這種預感先兆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甚至還會有人擁有預言類的天賦,就是極為少見罷了。

他觀陳特一副仔細回想的模樣,便知道,他在說謊!

陸硯之一直沒有以兩心同印之神通查看陳特的心智體。

人類與其他生物最大不同的是,即便天生羸弱,但生下來幾個月後,心智體便比其他猛獸強大不知多少倍。

懷理性,明善惡,便是最明顯的表現。

這也是為什麼人類是這個世界上群體最為龐大、也最為特殊的種族。

陸硯之雖然是五星,但也不能保證可以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觀察對方的心智體。

但以他的心理學素養,僅僅是通過陳特的表現就知道他在撒謊,或者說,沒有道出全部實情。

比如說,他在思索時,肩膀略有些聳起,頭部不自覺的向著遠離陸硯之的方向偏離,說話時握方向盤的手更加僵硬。

很明顯包含着抗拒、欺騙的意味在其中。

而且與他交談的這一個多小時中,陳特總給陸硯之一種矛盾的感覺。

「相比於短尾鼬,我怎麼覺得陳特更有研究價值呢……」

他已經隱隱有所猜測。

莫約又過了小半個小時,陳特駛入了一片小區的地下車庫中,帶着江疾苦來到他位於其中一棟五樓處的房子。

屋內裝修較為簡單,該有的都有,陳特給陸硯之倒了杯水,說道:「小時候跟可明還有父母住在一起,後來有了積蓄便自己買了房,此處應該算是我除了營地之外待的最久的地方吧。」

陸硯之接過水杯,沒有答話,而是徑直問道:「不知陳先生,另外幾隻御獸有什麼異常情況嗎?」

陳特坐在陸硯之對面,背對着落地窗,傍晚日光漸滅,身形淹沒在一片黑暗中。

他聞言後愣了愣,看向夕陽餘暉籠罩着的陸硯之的臉龐,自言自語道:「其他幾隻御獸……」

陸硯之仍舊一副恬淡模樣,好似城府極深,從不喜形於色,又好像是天真爛漫,不諳世事。

他點點頭,加重語氣,重複道:「對,其他幾隻御獸。」

客廳內的光線更加黯淡,陳特腦袋微垂,雙眼出神,陷入思考,黑暗中的雙眼越發迷茫。

陸硯之幽幽嘆了口氣,惋惜道:「陳先生,這種事情,還需要思考嗎?」

「對啊,為什麼我想不起來!」陳特將頭埋在雙手中,整個半身都佝僂往下,神情越發驚恐可怖。

突然,有什麼東西從他身體滲出,如同煙霧一般滾滾繚繞,又好像是比黑暗更濃厚的墨跡暈染,最後匯聚成一團圓形的陰影。

「果然是限星反噬么。」江疾苦盯着這團陰影,平淡的點評了一句。

各種御獸天賦的開發和運用,於代代發展中,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細分領域的專業知識。

其中一些屬於廣為人知的常識,有個便名喚「限星」。

「限星」有兩個含義。

一是指御主在選擇御獸時,不應選擇星級超過自己的。

二是指御主在選擇御獸時,不應選擇成長性遠超自己的。

你在三星時,遇到了一隻潛力極高的幼年妖獸,那時他才一星。

而你與他簽訂天契沒過多久,你還沒到四星,他就已經成長至五星。

這就是第二種情況的含義。

當御獸星級超過御主後,便會發生限星反噬,輕則天契失靈,重則御獸噬主。

畢竟絕大多數御獸,都有服從強權的天性。

在其定義中,用的是「不應」,而不是「不能」。

原因在於,若御主和御獸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