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凌晨》[至暗凌晨] - 第9章 說不定能反殺

看見樊易天選擇了跟自己同樣的武器,宇文軒微微有些詫異:「你也用唐刀?」

樊易天無奈的點點頭:「找找感覺。」

宇文軒挑了挑眉,對於一直沉浸修鍊的樊易天來說,拳頭和戰鬥經驗更加適合他,武器知識課反而在衝擊他的弱項。

樊易天不留痕迹的拭去額角的汗水。

哪怕是沒有那麼高強度的戰鬥,也牽動着他的肌肉,他左胳膊的傷勢肯定無可避免的會受到觸動。

奈何對面的宇文軒已經拿着唐刀沖了過來。

樊易天手中拿着木質唐刀,看着宇文軒刺過來的刀尖,只能向一邊閃避。

他沒有信心能接住這角度頗為刁鑽的一刀。

宇文軒剛刺出一刀,看得出來他並沒有打算給樊易天喘息的機會,向前踏出一步,反手就一刀揮出,直衝樊易天后腰。

樊易天微微皺眉。

揮刀時,攻擊面積增大,他能擋住!

擋住,就能反攻!

樊易天右臂向後一掄,兩把木刀撞在一起。

力量的碰撞,哪怕自己的角度發力更順,宇文軒也不是樊易天的對手。

樊易天的反應速度同樣快,在感應到宇文軒的力量不足的剎那間,他擰腰朝着側後方踹出一腳!

宇文軒瞳孔一縮,他只來得及將木刀橫擋在胸前,剛支撐起一點安全空間,樊易天的腳就和木刀猛烈碰撞!

樊易天這一腳還是收了力氣,但宇文軒之前在沒有穩住重心的情況下接連攻擊,此刻硬接了樊易天一腳,還是有些狼狽的後退了好幾步,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周,樊易天這小子不錯啊。」台下,周盛燁身邊的矮個男人說道:「依我看,今年綜合大比的榜首,很可能就是他了。」

「難說,別小瞧了其他學院啊。」

周盛燁眯了眯眼睛:「樊易天在修道上的天賦的確羨煞旁人,也確實勤於修鍊,但是他在武器這方面的經驗卻是嚴重缺失。」

「在戰場上,這可是致命的!」

矮個男人揉了揉眉心:「別想的那麼遠老周,他們的首要任務是綜合大比。」

「反正我聽說,目前外校的同屆生中,最強的是個小姑娘,最近卡在了從超凡三階到超凡四階的瓶頸上,短時間內,怕是難有突破嘍。」

周盛燁的眼睛閃了閃:「這樣的話,我倒是建議暫緩修鍊,轉以兵器為重,要知道,兵器練好,配合自身的天賦,也能達到越階對敵的效果。」

矮個男人嗤笑一聲:「你倒是無私,這要是算起來,這是要跟咱們學校做對手的,你還想去給人家提提意見?」

「同為華夏兒女,何來對手一說。」

周盛燁似乎是個正義感和民族歸屬感爆棚的人,這也和他早年的軍旅生活有關。

「好吧好吧。」矮個男人聳聳肩:「不過你要記得一件事,你還是耀華高中的老師。」

話音剛落,矮個男人身上泄露出一絲危險的氣息。

周盛燁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眉頭皺起,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我知道。」

「還有,我討厭別人威脅我。」周盛燁的聲音微微壓低:「你們的什麼爭鬥跟我都沒關係,我絕對不參與。」

「知道啦知道啦。」

矮個男人突然笑了:「真是個不懂變通的人啊……好了老周,我還有點事,就先回辦公室了……你一定要看好了,啊。」

說完,不給周盛燁回答的時間,矮個男人轉身走了。

走到教學樓門口,他回頭看着遠處站在原地的周盛燁,眯起眼睛。

而比武台上,宇文軒已經認輸下台了。

樊易天站直身子,眉頭微皺。

他剛剛突然感受到一股子危險的氣息,但是轉瞬即逝,根本捕捉不到。

是誰?

樊易天的目光在人群中流轉,最後落在周盛燁身上。

是周主任剛才泄露出的那抹氣息嗎?

不應該啊,周盛燁也才心通境的存在,實力應該比護衛隊長要遜色不少。

樊易天在護衛隊長身上尚未感覺到那麼明顯的危機感。

那感覺讓他汗毛立起,至少也要是滅煞境的存在。

難道另有他人?那人在這裡泄露氣息的意義是什麼?

樊易天的眼眸看着周盛燁,閃爍不定。

看見樊易天望向自己,周盛燁挑起眉毛,揚了揚下巴,似乎是在詢問。

樊易天笑着搖了搖頭,轉身準備下台去。

「莫走!」

台下又傳來一聲大喝,樊易天有些愕然的抬起頭。

曲無默已經拎着一柄木質長劍,站在他面前。

人群議論紛紛。

「又來?」

「就好像在輪流打擂台一樣。」

宇文軒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他指着台上滿臉無奈的樊易天,對着聞人墨染說道:「你看他那個樣!哈哈哈哈!」

宇文軒的笑聲幾乎蓋過了台下的議論聲,樊易天咬牙朝他比了個中指。

「我知道你已經戰過兩場,恐已疲憊。」曲無默嬉笑着,經過這幾天的磨合,這小子的真實性格也顯露了出來。

對於他,樊易天只有一個詞:人如其名。

此刻,他一臉欠揍的對着樊易天咧開嘴:「我可以用一隻手跟你打。」

宇文軒的笑聲更大了。

「如果說我打了十場,然後宇文軒或者聞人墨染上來了,我或許會贊同用一隻手。」樊易天額角青筋暴跳:「你一個超凡三階,你裝個屁!」

曲無默做了個鬼臉,猛的沖了上來。

樊易天本來就因為剛才那抹氣息導致心情煩躁,而且沒法下場輪流被挑戰,也不是什麼能讓人心情好的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