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凌晨》[至暗凌晨] - 第1章 樊易天

「樊易天!起床了!快給我起床!」

陽光斜斜的照進房間,灑在床上躺着的少年臉上。

感受着眼皮一片血紅,少年劍眉微皺,慢慢伸出手擋住了眼睛,嘴裏還嘟囔着:「大早上的拉什麼窗帘啊……」

「該去上學了!咱們馬上就要高考了!」

拉開窗帘的那個少女,眉頭一跳:「高三下學期!馬上就要畢業了!你要是再不突破超凡五階,你還怎麼實現你的遠大『暴富』啊?當個普通人?一個超凡四階高中畢業以後回家當保安嗎?」

「老妹兒啊……」樊易天無奈的撐起半個身子,睡眼惺忪,斜了樊凝雪一眼,拿起一旁的鬧鐘瞄了一眼:「七點上課,現在才五點四十……」

「我早飯都做好了!」樊凝雪美眸一瞪:「愛吃不吃!吃完我去學校了!」

樊凝雪說完,踏着大步走出屋子。

樊易天在床上拱了拱,哼唧了兩聲,最終還是沒抵抗過被子的壓力和枕頭的誘惑力,又趴下了。

等到樊易天下一次睜開眼睛,屋外已經沒了聲音,樊凝雪應該真的自己上學去了。

陽光晃得樊易天眯起了眼睛。

「走了還不給我把窗帘拉上……」他揉了揉眼睛,拿起一旁的鬧鐘,簡單看了看。

隨後一下從床上跳起,隨意的將被子平鋪在床上,朝着屋外撒丫子跑了出去。

「六點四十五了卧槽!!!!」

樊易天嘴邊還掛着牙膏的泡沫,身上胡亂的套着校服,手上拎着樊凝雪做好的三明治,直直朝着學校沖了過去。

耀華高中。

「易天!」樊易天剛跑到校門口,一個拎着書包,穿着黑色風衣的男生就站在門口朝他招手。

「宇文軒!」樊易天就像找到了戰友一樣沖了過去,一把拍在他肩膀上:「你又沒穿校服啊?」

「沒,我校服洗了。」宇文軒眼神飄了一下:「你怎麼來這麼晚……你老妹呢?」

「她早就去學校了。」樊易天揉了揉眼睛,拎了拎手裡的早飯,打開一看:「卧槽了!我牛奶灑了!」

「該,拎着牛奶還跑那麼快。」宇文軒嘴角一抽:「又沒遲到,着什麼急。」

「沒遲到?」

「現在幾點?」樊易天一愣,掏出手機一看,臉色猛的一僵。

「尼瑪!樊凝雪你又他媽改我鬧鐘!」

……

樊易天走在樓道里,滿臉的戾氣,一旁的宇文軒偷笑着。

「剛六點三十五,死丫頭,你等我找到你,我不……」

樊易天剛說完,就看見了前面跟同學笑着走進廁所的樊凝雪。

樊易天臉一黑,拔腿就要往上去。

宇文軒一把拉住他:「誒,等等等等,你老妹也是為你好不是?而且你早來也有好處,我聽說今天要來一個轉校生。」

聽到轉校生,樊易天眼睛一亮,抓着宇文軒問道:「是男是女?」

宇文軒一臉嫌棄的打開他的手:「那我哪能知道,兄弟啊,咱別跟沒見過女的似的行否?我知道你是小處男一個,那也不至於跟個色中惡鬼一樣啊。」

「說的就像你不是處男似的。」樊易天翻了個白眼:「你看張宇默,一天換一個。」

「他?他是什麼玩應。」宇文軒鄙視的翻了個白眼:「快進班吧,今天早上是棟樑的課。」

「早啊棟樑!」樊易天拽着宇文軒衝進班級。

李棟樑已經站在班級講台上,看見樊易天和宇文軒進來,他咧嘴一笑。

「誒呦!二位爺今天來的挺早啊,沒遲到,難得。」

「那是,知道你上課,一定要來給你捧個場嘛。」

樊易天打了個哈哈,坐回座位上。

「來的這麼早,小凝雪又把你鬧鐘調了吧?」

樊易天的同桌名叫宋雪溪。

女孩笑盈盈的看着樊易天,眼中布滿狡黠。

「別提了,那個死丫崽子,氣死我了。」樊易天額角青筋暴起,他伸手揉了揉太陽穴,咬牙切齒道:「要不是我倆不一個班,我早揍她了。」

宋雪溪捂住嘴偷笑着。

「那好,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們,今天呢,我們來上一節歷史課,請各位調整自己的手機至靜音模式,不然我會下去沒收,同時請調整自己的精神狀態為十分清醒,感謝各位大爺的捧場。」

李棟樑站在講台上,笑着說道:「當然,歷史對於各位同學來說也許是老生常談,但是今天我講歷史的原因呢,相信各位也知曉,而對於後進來那二位,請看向你們的右後方。」

「我還記得之前宇文軒同學曾經私下裡問過我,新同學會是男性還是女性,可能要讓您失望了。」

聽到這話,宇文軒面色一僵,樊易天幸災樂禍的轉頭看着他,小聲道:「你裝什麼裝?」

宇文軒一拳直接鑿了過來。

樊易天轉頭看去,一個留着短髮的男生安靜的坐在座位上,桌子上還放着一本筆記。

對於樊易天好奇的注視,他轉頭朝着樊易天笑了笑。

以這個男生的長相來說,對於自己班這些個女生,可能是個莫大的好消息。

當然,和他沒什麼關係。

樊易天暗暗嘆了口氣,朝着那個男生彈了彈舌:「哥們!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曲無默。」男生咧嘴笑道。

「我叫樊易天,你以後要是有什麼不明白的就問我。」樊易天笑了笑。

「喂!樊易天!」李棟樑喝道:「人家曲無默剛來你就社交上啦?」

班裡哄堂大笑。

樊易天撇了撇嘴,正回身子。

「好了同學們,我要開始上課了。」

李棟樑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