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凌晨》[至暗凌晨] - 第2章 超凡五階

大概一個小時之後,樊易天睜開眼,眉頭緊緊皺起。

身旁的宇文軒還沉浸在修鍊里。

樊易天微微嘆氣,現在他身體里的靈氣已經飽和了,就差臨門一腳,就能突破到超凡五階。

但是現在就是這臨門一腳踹不出去,他也很着急。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修鍊已經沒有什麼作用了,樊易天站起身,輕輕拍了拍褲子,走出了修鍊室。

已經是中午了,學生們都已經衝進了食堂。

樊易天直接朝着校外走去。

在災變之後,修鍊高校在中午,是不限制學生出行的。

而樊易天,正需要出門尋找一個突破到五階的契機。

他眯了眯眼,朝着北方看去。

那裡,就是隔絕了安全區和外面戰場的那堵高牆。

那之外,正發生着無數不為人知的慘烈戰鬥。

樊易天的拳頭緊緊握拳。

他的父親,也倒在那片巨壁之外,死在異族爪牙之下。

沒人知道,他的父親,也曾為國捐軀,也曾拋頭顱灑熱血。

但是說實話,他並沒有多想走出那堵高牆。

他曾經想過,就這樣留在巨壁裏面,好好照顧樊凝雪,找個老婆,生個孩子過一輩子,過到死。

但是總歸是有些不甘心的。

樊易天嘆了口氣,回頭看了看沒有人,摸了摸兜,掏出一盒煙,點上了一根。

吐出的煙還未氤氳到他臉上,就被風吹成一條長線。

他決定先去吃點東西。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樊易天走進一家牛肉麵店鋪里,看着來來往往的老闆,不由打趣道:「這一天,真是忙的腳不沾地了。」

正在擦樊易天桌子的老闆娘笑道:「是啊,這家店也是,就在學校旁邊嗎,天天中午都這樣,我倆也都習慣了。」

樊易天笑了笑,看向老闆忙碌的身影。

他注意到,老闆的動作十分剛勁有力,一板一眼,似乎是經過了訓練。

「老闆娘。」樊易天好奇的問道:「老闆以前……當過兵嗎?」

「嗯?」

老闆娘一愣,轉頭看了老闆一眼,笑道:「你看出來了啊。」

「他當時災變之後也當兵當了幾年,也經常上戰場,我和家裡人就擔心啊,都害怕他哪天回不來啊或者怎麼樣,我倆的兒子還小,前兩年他就退役了,我們倆就在這,開了家小飯店,也挺幸福。」

說這話時,老闆娘的眼中洋溢着滿滿的幸福。

樊易天笑了,他點點頭,說道:「謝謝你了,能麻煩您幫我催下菜嗎?我有點着急。」

「好,稍等。」

老闆娘將抹布攥在手裡,拎着垃圾桶,朝着樊易天點點頭,轉身走回了後廚。

不一會,老闆端着一碗面走了出來。

樊易天看着老闆肌肉結實的胳膊,笑着搭茬:「老闆,我從老闆娘哪聽說了,我想問一句,你當年退役到現在,是不是也會懷念曾經軍旅的日子?」

看着對方瞬間射過來的銳利眼神,樊易天賠着笑擺擺手道:「因為我父親也曾是一位軍人,所以我能通過你的動作看出來你曾經當過兵。」

老闆眉頭一挑,點了點頭。

「你是學生吧?」

「您能看出來?」樊易天看了看自己,瞭然的點點頭,他穿了校服,也不奇怪。

「不是因為你的校服。」

老闆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是通過你的眼睛。」

樊易天一愣:「我的眼睛?」

「沒錯。」老闆拍了拍褲子,看着店內沒有新客人了,於是坐在樊易天對面,看着他說道:「我說句話,你別生氣。」

「你們這代人,和我們這代人的眼神,是不一樣的。」

「雖然都經歷過浩劫,但是你們經歷浩劫的時候還小,但我們不一樣,我們大部分上過戰場,或者經歷過家破人亡的流離,我們這代人的眼神中,充滿着對未來的期盼,因為如今的美好,是我們一手拼出來的。」

「但你們不一樣,年紀輕輕,受到各種社會風向的影響,在世界觀未形成的時候經歷了人心險惡,這一代的年輕人,只把奮鬥掛在嘴上和偶爾的三分鐘熱血里,沒有對未來的規劃和展望,也很少有野心。」

「但其實,如今的華夏,最需要的就是有野心的年輕人啊……」

老闆嘆了口氣,看向樊易天碗里的面:「你問我,退役了,還懷念以前的生活嗎的時候,其實我們這代人沒人喜歡戰爭,沒人懷念以前的生活,但是我們願意為了未來而戰,我們不喜歡殘酷的過去,我們熱愛的是燦爛的未來。」

「年輕人,問那麼多沒有用,好好學習和修鍊才是正道,你父親去當兵,也是為了讓你能過上更好的生活。」

老闆說完,對着樊易天笑了笑,站起身走向後廚,對着走出來的老闆娘,漾開了笑容。

樊易天面色平淡,幾口吃完碗里的面,起身結賬,離開了這家麵館。

他回到了修鍊室。

宇文軒拿着一塊麵包和牛奶坐在那裡,旁邊還坐着曲無默和一個女孩。

女孩盤腿坐在地上,看見樊易天走進來,從兜里掏出一盒牛奶遞給他:「吃飯了嗎?沒吃墊墊肚子。」

「吃過了,但是還想喝。」樊易天接過牛奶。

喝着牛奶,樊易天看向宇文軒,問道:「你未來想幹什麼?」

這問題有點突兀,宇文軒愣了幾秒才回答道:「賺錢。」

樊易天眉頭一挑:「就這些?」

「那不然呢?難不成我還要當個世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