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凌晨》[至暗凌晨] - 第7章 你頭上養十匹馬都能跑的開

「天哥,軒哥。」楊遠眯起眼睛:「這個事,是我們兩個人的私事。」

「你們倆個人的私事?那你找那麼多人看猴來了啊?」宇文軒戲謔道:「怎麼你後面那群不是人?」

楊遠身後的那群驢球馬蛋,就沒有一個身上是乾乾淨淨的。

要麼一頭彩虹色,要麼一身紋身。

一個個都是浩劫前那副精神小伙的樣。

真讓人看不上,樊易天皺了皺眉。

「你們倆是幹什麼的?」

楊磊上前一步,冷笑着看向面前的兩個人,指着於澤浩說道:「今天我就只動他,識相點,靠邊,不然你倆也得挨身上,影響了高考,就不好了。」

楊磊剛說完,就感覺右邊臉一陣劇痛,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他右臉側炸開。

「啊啊啊啊!」

楊磊慘叫着倒在地上。

「去你媽。」樊易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他身邊,揉着手:「這賤種皮子還挺厚。」

楊遠一愣,看向地上的楊磊。

血液隨着楊磊的抖動,不斷的從他的耳朵里流出。

楊遠雖然想過自己這個哥可能打不過樊易天他們兩個,但是也沒想到差距這麼大。

樊易天甩了甩手,抬起頭看向楊遠:「下一個。」

楊遠渾身一顫,他哪裡敢去做這個出頭鳥。

他剛突破到脫凡二階的時候,樊易天就已經突破超凡許久了。

更何況楊磊高了自己整整一個大境界,在樊易天手下都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

沒看樊易天左手始終都沒動過嗎?

楊遠感受到了實力上的巨大鴻溝,他膽怯的後退了兩步。

身後的那群人,此刻也沒有一個敢動的。

他們的老大–楊磊,現在還躺在地上慘叫,他們這些蝦兵蟹將哪裡敢動。

「不是吧,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當出頭鳥嗎?」宇文軒揉了揉拳頭,滿臉的不耐煩:「你們要是只有這點能耐,還是少出來晃悠吧。」

說著,宇文軒看向楊遠:「還有你,要麼你就找於澤浩光明正大打一場,要麼你就息事寧人不打了,當面來一套,背後捅一刀,你是個什麼東西?」

楊遠後退了一步,單拎出他自己,他哪能打得過於澤浩?

「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樊易天抬起頭,皺眉道:「要麼你倆單拎出來單挑,要麼我們倆揍你們一群,選一個吧。」

楊遠渾身微微顫抖着。

單打獨鬥,他哪裡打得過於澤浩。

而他身後這群蝦兵蟹將,明顯也是打不過樊易天和宇文軒的。

宋雪溪也是超凡二階的修為,現在她還在一邊看着呢。

如果他選擇他們一群人跟宇文軒和樊易天打,沒打過,還把楊磊連累成這樣,那最後的錯誤肯定都會承擔到他楊遠身上。

楊磊和他的小弟是什麼樣他是最清楚的。

那一個個欺軟怕硬的模樣,不可能有膽子去找樊易天和宇文軒報仇,到最後肯定都是找他!

到時候他在這一片都難混下去!

權衡利弊,楊遠決定,還是要自己把責任攬下來,他不敢抬頭看樊易天,只能暗暗咬牙道:「我選擇單挑。」

「去吧。」

樊易天伸手向於澤浩勾一勾,於澤浩眼睛一亮,迅速上前。

兩人扭打在一起。

「這場面,真激烈。」宇文軒摩挲着下巴,看着二人都快把對方衣服薅下來了,咋舌道:「我突然好想知道,得是啥樣的女人能讓他倆這麼打。」

「蘇穎……」樊易天摸了摸耳廓,搖了搖頭:「沒聽說過。」

「蘇穎?我知道。」一旁的宋雪溪眉頭一挑:「她是跟咱們同屆的,原來跟凝雪是一個班的,後來就不在學校了,好像是輟學了還是怎麼,不過這小姑娘原來也不是善茬,男朋友也是一批一批的換。」

「我好像有點印象了……」宇文軒摸摸鼻子:「是那個紫毛嗎?」

「啊對對對。」宋雪溪點點頭:「後來聽說是找了個校外男朋友,就出去混去了。」

不一會,地上那激烈的戰鬥結束了。

於澤浩自然勝出了。

不過他的臉上也無可避免的挨了幾拳。

沒辦法,畢竟脫凡和超凡不一樣,脫凡階層之間的差距沒有那麼大。

何況兩個人就差了一階。

不過楊遠可是站不起來了,於澤浩的重拳,拳拳到肉,在他臉上那是個個留痕。

「打完了,滾吧。」

樊易天右手拎着楊遠的衣領,將他提起來,手臂一震,就將他扔進後面的人群里。

人群緩緩散去,只剩下四人站在原地。

樊易天伸出手把遠處的樊凝雪招呼過來,然後看向於澤浩,似笑非笑道:「說吧,怎麼回事?那個什麼蘇寧……」

「是蘇穎。」

宇文軒揉揉太陽穴,無奈的提醒道。

樊凝雪一挑眉:「蘇穎?是我們班以前的那個嗎?」

「對。」宋雪溪點點頭,指了指於澤浩,對着樊凝雪眨眨眼,露出一個「你懂的」的微笑。

樊凝雪恍然大悟般點點頭,看向於澤浩,有些同情:「蘇穎吧,就是那樣,她原先在我們班的同時,也是談着一個男朋友,然後釣着那個男朋友繼續跟別的男人處……」

「就是我。」於澤浩抬起頭,看向樊凝雪:「她談的哪個男朋友,一直都是我。」

「我擦嘞,牛哇牛哇。」宇文軒豎起大拇指,看着他濃厚的發量:「你頭上我感覺養十匹馬都能跑的開。」

於澤浩苦笑一聲:「我是舔狗,我承認。」

「誒,對比那些舔狗來說,你已經成功了。」宇文軒拍了拍他的肩膀:「何況你還把她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