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凌晨》[至暗凌晨] - 第8章 武器知識課

如平日般的日常。

樊易天感覺,可能今天與平常唯一不同的一點,就是他今天是左腳先跨進學校大門的。

到今天為止,距離綜合大比,還有兩個月的時間。

距離高考,也就只剩下三個月了。

站在門口,樊易天深呼吸幾次,調整着自己的狀態,走進班級。

李棟樑早就站在講台上,發表着所謂「提振士氣」的講話。

「同學們!未來的你們,一定會感謝今天,努力的自己!」

就是這類的話。

偏偏這老登還能說的激情澎湃的,不得不說,棟樑還是有點語言功底的。

他這班主任真不是白當的。

樊易天左手撐着下巴,昏昏欲睡,他的上眼皮和下眼瞼正在進行一場戰爭。

偏偏旁邊坐了個宋雪溪,一會懟他一下,讓樊易天十分惱火。

已經開始上理論課了,還是他最不喜歡聽的修鍊方向指導。

樊易天現在真的很想衝到修鍊室去煉上一整天,但是他和宇文軒早都被下了禁令。

「樊易天,你和宇文軒今天不許走!今天有很重要的武器知識課,高三全年級都要上,在你們上完武器理論課之前,修鍊室上鎖!」

想起李棟樑走的時候說的那一番話,樊易天無奈的揉揉眼角,準備小睡一會。

他真的聽不進去這枯燥無味的理論課。

「所以,修鍊的方向與目標,要根據每位同學自身的素質來考量,並根據自己的修為等因素切身制定……好了,時間到了,下課吧同學們。」

講台上的老師輕輕的整理好教材,走出教室。

樊易天終於能找到機會睡上一小會。

武器知識課在下午。

上課地點是操場。

說是知識課,其實主要內容就是讓學生選擇自己心儀的武器,然後先由老師進行指導或者自己訓練,再由同學之間進行切磋。

如果感覺順手,就可以確認自己日後使用的兵器了。

一般情況下,在面臨切磋的境地,樊易天面對的人都是老一套。

宇文軒,隔壁五班的聞人墨染,目前都是超凡四階的實力。

就是不知道曲無默的實力怎麼樣。

聽宇文軒說,曲無默是超凡三階的修為,聞人墨染前幾天突破到了超凡四階。

至於宇文軒,他已經頂着超凡四階的修為已經很久了,但是一直沒有找到突破的契機。

當然,還有一群未知的挑戰者。

樊易天倒是挺期待的,雖然左胳膊還是有一些使不上力氣,但是如果忍住,還是能稍微動一動的。

負責武器知識課的,是耀華高中的政教主任之一,周盛燁。

周盛燁就是標準的硬漢身材。

一件緊身的黑色短袖,被他的肌肉撐得鼓鼓囊囊。

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同樣乾淨周正的長相。

聽說也當過兵,現在當了政教主任,也是心通境界的強者。

如果胳膊沒有受傷,他還真想跟周盛燁打上一場。

周盛燁看着站在操場上的學生們,露出一抹爽朗的笑容,他揚聲說道:「想必各位也知道,這節課,是由我為各位帶來的武器知識課。」

周盛燁看着樊易天和宇文軒,嘴角上揚,戲謔道:「多了幾副新面孔哈?」

二人嘴角微抽,沒辦法,他倆確實沒上過哪怕一節理論課。

「我給大家說一下武器知識課的內容。」

周盛燁的聲音洪亮:「你們能看到,你們的後面,就是本節課需要的三個比武台,在比武台的左邊,就是我為你們搭建的武器庫,當然,都是木質的,包括弓箭的箭頭。」

「你們要挑選稱心的武器,自己熟悉,或者向我請教,然後準備好之後,選擇你們想與之切磋的目標,上比武台去切磋。」

「在下課之前,武器可以無限制更換,但是每個人必須選擇一把,而且每個人,都至少要上比武台兩次!」

周盛燁的眼神掃視一圈,倏然凌厲起來:「我把醜話說在前頭,都是同學,都是華夏兒女,你們的脾氣不要給我用到同族身上!比武,講究點到為止,這也是給你木質武器的原因!如果我發現,有誰因為任何原因,受情緒控制給我下死手!那你就等着跟我一起上比武台吧!」

「好了!」周盛燁大手一揮:「開始吧!注意安全!」

一群學生結伴走向搭建好的武器庫。

說是武器庫,其實就是鐵架,上面擺放着琳琅滿目的各種武器。

數量還不少。

樊易天認真的挑選着武器。

他現在左胳膊算不上戰力,所以得選擇一個,更多的依賴右臂的武器。

大劍顯然不行,有的招式需要兩隻手的制動,不適合他,而且他也不喜歡這麼笨重的武器。

想了想,樊易天還是決定,先挑選一把長劍試一下。

他挑出一把黑色的木質長劍,劍身呈流線型,長度也還可以。

樊易天不會那麼多招式,只是簡單的劈,砍,挑,刺,感覺着武器的輕便,他點點頭,還算滿意。

宇文軒也選好了,他拿着一把木質唐刀。

「你選的什麼?」

耳畔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