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我在末日斬神》[直播:我在末日斬神] - 第一章,警察叔叔你聽我狡……解釋,七十三號

房間不大,四周封閉。

燈光傾斜的照亮空間,明暗各半。

燈光下,一個身影悲傷的講訴着故事,自己感動得一塌糊塗。

「那一年她十八,我也十八,正值青春年華。我們一見鍾情,只可惜世間難有圓滿。

今日相見,不禁回想起往昔……於是我二人決定暫尋一歇處。

談到傷感,相擁而泣……誰料你們破門而入……」

「林修,你不要東扯西扯,這人我們跟蹤已久,證據確鑿,你就招了吧。」

黑暗中,一道不為所動的聲音傳來。

「那你們還問什麼……」

坐在後悔椅上,林修瞬間收起一臉傷感之色,抬頭望去。

「哥們,我舉報能不能減刑?」

「誰是你哥們,你要舉報誰?」

「舉報我爹,這個就是他介紹的!」

黑影中沉默了一瞬,看樣子是經過專業的訓練,猶豫道:「這個減不了刑……」

「為什麼?」林修疑惑。

「你爹就在隔壁。」

林修無話可說。

黑暗中的聲音再次響起。

「既然沒異議,那就宣讀最後判決了。」

「嗯,唉?不對吧,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宣判不是要經過法院嗎?你們直接宣判是什麼情況?」

林修疑惑的開口,然而那人卻沒有回應,自顧自的念叨。

「證據確鑿,判林修死刑,即刻執行!」

「???我就資助一下失足少女,怎麼就死刑了!」

黑暗中槍口伸出,林修開始瘋狂掙扎着,想要掙脫後悔椅的束縛。

泛着幽光的黑色槍口緩緩抬起,手指輕輕摳動……

林修大吼一聲——「卧槽!」

……

四周密不透風的鋼鐵房間中,林修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大口喘着氣。

手在身上摸索着,好一會兒,發現沒有窟窿,這才鬆了口氣。

「還好是夢……」

四周的黑暗漸漸將他拉回現實。

起身,光着腳小心翼翼跨過地面堆積的零食包裝,朝着門口走去。

趴在冰冷的鋼鐵門上,透過貓眼向外看去。

外面天空呈現一片昏黃,好似傍晚一般,硫磺煙似的雲層籠罩整座城市。

下面是那破敗不堪的世界,崩毀的高樓歪斜着,鋼筋水泥暴露在外。

地面塌陷,巨大的坑洞像是通往幽冥,廢棄的車輛亂撞在一起,有的鑲嵌在鋼筋水泥中。

時不時有幾隻幽冥失足掉下去,不知死活。

林修嘆了口氣,抿了抿起皮的嘴唇。

天亮了,他又該行動了,今天若是再找不到水,就算有吃的他們也支撐不了多久。

「哥哥……」

觀察門外有沒有動靜,一道有些迷糊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一個看起來只有八九歲的小女孩,從那鋼鐵做的床上坐了起來,揉着眼睛。

林修耳朵貼在門上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懸着的心放了下來。

今天門口安全了。

直起腰,抓起桌邊的水打開,用手指沾了一點在嘴唇上抹了兩下,那滿是褶皺的嘴唇暫時舒展開來。

「瑤瑤醒了,來喝點水吧。」

房間漆黑,可對他來說早已經習慣,沒有發出一絲聲響,走到床邊將最後小半瓶水遞到了小女孩面前柔聲說道。

這一瓶水,已經支撐了他們三天時間,僅剩的小半瓶也只能維持過今天。

沒有水,用不了兩天便會渴死。

長時間都沒有飲水,讓林修看着這最後小半瓶水,心中充滿了本能的渴望,可理智卻告訴他,這半瓶水他不能喝。

「哥……你喝吧,我不渴。」

女孩嘶啞的聲音響起,喉頭涌動,臉上一副懂事的模樣。

林修笑着揉了揉她的頭,將水湊到了她嘴邊。

「瑤瑤乖,你喝吧,哥哥已經喝了。」

那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在黑暗中忽閃着,猶豫了一會兒,捧起水瓶仰頭,等她低頭時,那水瓶中的水卻是不見得少了幾分……

「哥哥你喝了吧,我不渴了。」

林修沒有回答,拿起瓶蓋將瓶子擰緊,放在了她懷中。

「瑤瑤乖,哥哥接下來又要出去,記住我們的約定,在我回來之前,你不許出聲,也不許打開門出去哦。」

林修語氣輕鬆,一邊說著,一邊將床邊的匕首,還有那一支手槍裝備在了身上。

彎下腰緊了緊鞋帶,再站起身時,他已經是全副武裝。

拎起旁邊那散發著腥臭的紅色棒球棍,看向她笑了笑。

「要是外面有聲音,就把耳機帶上,聽不見就不會害怕了。」

「嗯,哥哥放心,我會按照你說的去做。」

左手抓着耳機,懷裡抱着那剩下的水,林瑤認真的模樣有些可愛。

林修沒有時間欣賞,看了最後一眼,想要將其烙印在腦海中。

為了生存,他只得朝着門口而去。

在門口又確認了一遍外面沒有聲音傳來,小心翼翼打開了門鎖。

開出一條縫隙,急忙走出去,緊接着飛快的拿出鑰匙上了鎖。

在那一瞬的光明下,床上那一張,因許久沒有曬過太陽而變得蒼白的臉,正帶着純真的笑容看着他。

靠着滿是血痕的鋼鐵大門,林修深吸口氣,看了一眼纏着繃帶的右臂。

那右臂已經開始發黑,一道道猶如樹根般的黑色紋路正朝着心臟而去。

被幽冥感染的他,只剩下最後二十四小時。

他今天的目的,就是在這24小時之內找到能喝的水帶回來,然後趁着還沒有被冥化趕快離開。

四周幾公里都已經被他快搜了個遍,便利店超市他都去過,也遇到了幽冥,也曾為了生存下去的資源,與其他人戰鬥過。

如今,為了找到能喝的水,他只能冒險前往更遠的地方。

沒有過多猶豫,按照記憶中原來的城市布局,開始行動。

想要在這找到能喝的水,只能從那些僥倖沒有被摧毀的超市以及店鋪搜尋。

河流以及水管里的水,都已經被感染,無法飲用。

「叮咚~!」

剛有所動作,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他一跳。

朝着樓道外望去,看着街道上那些幽冥沒有反應,這才鬆了一口氣。

從胸口的口袋,拿出來了那聲音來源。

原來是他前天,從一隻幽冥身上得到的手機。

「他還有家人?」

看着上面的「新消息」讓他忍不住好奇點了進去。

映入眼帘的便是「注名未知」。

可看着消息裏面的內容,卻是讓他精神大震。

「請開啟直播,今日會有物資空投,根據指示前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