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我在末日斬神》[直播:我在末日斬神] - 第三章轉角遇到愛,末日吃雞

正如那人所說,林修現在不過是剛剛脫了生死危機,想要逃出去,還得進入那房間才行。

【完了,高興的太早了。】

【不是吧,我的錢又要打水漂了?】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人成功上來,好讓我賺回那些打賞的錢。】

這裡看直播的人,就像賭徒一般,在他們這些編號人身上下注。

只要有人能成功得到進入天空城的資格,他們就能得到翻幾倍的打賞金額。

這也是他們為什麼熱衷於觀看的原因。

林修喘了口氣,生死危機過去,身體也不再緊張顫抖,雙手抱着護欄。

那些朝他咆哮的幽冥,不斷被後面同類擠下樓去。

低頭看去,樓底已經聚集了起碼上千幽冥。

血液滴落,遠處還在源源不斷前來。

「我靠,這到底有多少,沒完沒了了?」

看着四樓房間還在不斷湧出幽冥,林修覺得頭疼。

他現在體力消耗太大,若是再不能進去,用不了多久就會力竭。

要是不能在體力耗盡之前爬進房間,他必死無疑。

缺水讓他的神情有些恍惚,可面對那猶如潮水幽冥,只能等待。

差不多等了十分鐘,跌落的幽冥明顯少了,而且掉下去的頻率也越來越慢。

「不多了!」

林修腦海中瞬間得出結論。

心中一喜,只要不多他就有辦法。

將棒球棍拿在手裡,另外一隻手把肩膀上還沒凝固的鮮血抹在了棒球棒前端。

離那洞口有一米多遠,那些幽冥對着他咆哮。

可一旦探出頭來,就被後面擠下去。

「不是喜歡血嗎,那就去吧!」

林修冷笑着,伸出了棒球棍。

果不其然,就在他將棒球棍伸到那洞口前方時,那些幽冥像是發瘋一般,飛撲而來。

本來已經停止掉落,現在又是一大批飛撲而下。

看着這一幕,林修想起了小時候在手機上看到那些跳水。

這些就像是「靈魂跳水隊」姿勢各異。

從四樓一躍而下,不帶絲毫猶豫。

落在地面,四分五裂的模樣,林修不禁感慨。

「素質就是高,碎得跟劈材一樣,竟然一聲不吭,和歷史書中的某個國家有得一拼。」

聽着那已經安靜的四樓房間,林修小心翼翼的挪動着身體,嘴上卻是不停,碎碎念。

「國民素質高就是不一樣,幾千度高溫愣是一聲不吭。」

「而且也善談,滿大街熟人。」

【他在念叨什麼?】

【管他念叨什麼,我只知道我的錢不用打水漂了,蕪湖~!】

【我愛死他了!】

【這七十三號可真強啊,這樣都能活下來。】

【+1】

【+π】

隨着靠近,林修小心翼翼的將棒球棍在那缺口處晃了晃。

裏面沒有傳來聲音,這才長舒了口氣。

把棒球棍綁在腰上,慢慢爬去。

抓着那僅剩的護欄,挪動着身體。

慢慢地挪動下,一個翻滾爬進了房間。

看着空曠的房間,躺在地上喘着氣。

劫後餘生的感覺,讓他精神放鬆下來。

無與倫比的疲憊襲來。

「不能睡!」

感受着越來越沉重的眼皮,急忙坐起身。

顧不得手中的骯髒,狠狠地在臉上拍了拍,強打起精神。

這一拍,像是放了個煙霧彈,灰塵瀰漫。

撐着棒球棍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看着破損牆壁外的天空,深吸一口氣。

看着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浪費了一個小時了。

「走了。」

努力平復着喘息,朝着門口走去。

【妖孽啊,這都不休息的嗎?】

【休息,你敢在這種地方休息?】

看着林修有些踉蹌的身影,彈幕又爭論了起來。

不過如今大多數都感嘆與林修帶來的震驚。

這一個小時,他們的心不知道懸了多少次。

都以為必死無疑時,偏偏又能化險為夷。

像坐過山車,一會心驚肉跳,一會長舒一口氣。

「我去!」

「梆~!」

林修看着那開花的腦袋,有些驚魂未定。

剛放鬆警惕,走到門口,一個腦袋就探到了面前。

還好本能反應快,抓起棒球棍,讓那幽冥「腦洞大開」。

「去你的。」

一腳將這具只有半截身體的幽冥踢開,朝着旁邊樓道走去。

好在心臟強大。

這種「轉角遇到愛」,心臟不好的人,肯定用不了幾次就歸西了。

像他這種從小練武,又在部隊待過幾年的,怎麼著也能多撐幾次。

【現在暫時逃脫了,可要怎麼下樓呢?】

屏幕上,一個彈幕讓這些還在興奮的人冷靜了下來。

這樓下足足有好幾千的幽冥,走樓梯下去?

自助餐?

【看着吧,我現在對七十三號充滿了信心,他肯定有辦法!】

【我也相信,他要是能搶到今天的物資,我就開始在他身上投資。】

【雖然有些不現實,不過我也選擇相信他,那麼危險都過來,現在還會被難住?】

頓時,林修收穫了一大批粉絲。

他賬戶上的錢,也從六萬漲到了十萬。

有能抓住流量密碼的人,將林修剛才那驚心動魄的時刻剪輯下來,瘋狂轉播。

無數人慕名而來,林修直播間的人氣直接攀升到前三,快突破五百萬大關!

【實力超強七十三號!】

【高能,起死回生七十三號!】

一條條吸引眼球的標題,給林修帶來越來越的人氣。

對於這一切,本人一無所知,此刻的他正在樓道陽台邊緣。

微風拂過,縱身一躍,飛過兩樓之間一米多的空隙,穩穩地落地。

在樓層之間熟練的穿梭起來。

【我靠,跑酷!】

【你管這叫跑酷?這明明是極限作死好吧!】

【他奶奶的,這個七十三號玩的也太刺激,沒顆好心臟還不能看久了。】

【看他一小時,我速效救心丸都吃了一瓶了!】

這些彈幕不斷彈出,沒有人退出,不斷有人加入。

林修又是一個「本壘打」解決掉轉角遇到的「愛」,終於來到一排樓層的盡頭。

回頭,看了一眼已經離開近千米的距離。

沒有猶豫,抓起那固定在牆邊的繩子,開始向下滑去。

除了今天窗戶的「邂逅」,剩下的都是早已經習以為常。

來到地面,沒有再出現任何意外。

看到旁邊堆積的沙,抓起一把在傷口周圍抹着,將鮮血的味道去掉,掩蓋。

若是不掩蓋掉,只要他靠近這些幽冥百米,剩下的就只會是潮水般的追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