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我在末日斬神》[直播:我在末日斬神] - 第四章生死一線

就在眾人亢奮之時,面前的屏幕都發生了變化。

本來是一人的畫面,此刻變成了六個。

每一個畫面對應着一個編號。

【十二】

【二十三】

【四十一】

【五十五】

【七十三】

【九十五】

【卧槽,這下熱鬧了】

【這些人都是金額比較靠前的吧】

【還真是!】

直播沸騰,這些人的金額同樣代表了實力。

當然,現在的林修不算。

畫面中。

人有獨行,有幾人一起行動。

有人打扮得像遊俠一般,一雙眼睛露在外面。

有人兩柄刀劍縛在腰間,身後是破損的披風。

有人手臂被改造成金屬,活動之間,齒輪運作聲響起。

六個屏幕,打扮各不相同,像吟遊詩人、像賽博朋克,。

有出手狠辣,卻面帶微笑的少年,。

有看似兇殘,殺伐之後卻要禱告一番的遊俠。

他們面容各異,卻又有一點相同,那便是出手時,絕沒有仁慈!

身上的鮮血告訴着人們,他們不懼怕幽冥。

手中把玩的頭顱,讓機械臂不停響動。

帶着微笑,在幽冥群中穿梭的少年,盡顯瘋狂。

他們各有特點,各有手段。

振奮時,一道彈幕將他們的心提升到了極點。

【我剛剛計算了一下,他們這些人只要把對方都殺了,最後那人賬戶里的錢就足夠讓他進入天空城!】

【真的哎!這不會是故意安排的吧,就是造出一個人可以上來的人?】

【我也懷疑是故意的,哪有這麼巧的事。】

【我說你們才管得多,這樣不好嗎,我們投入了多少,總要看到些回報吧?】

【誒,怎麼說來,你們說壓誰身上呢?】

【我覺得壓十二號吧,感覺他的實力最強。】

【扯淡,十二號實力是不弱,可不要忘了二十三號也來了,你們難道不記得他一個人手持雙刀砍了幾百隻幽冥了?】

【啊!好煩啊,都實力不錯,壓誰啊?】

【着什麼急,他們還沒遇到呢,等他們交手後再下注也不遲。】

【有道理。】

【……】

【我去,這七十三號這速度有點牛啊!】

就在大家都在討論時,一道彈幕突兀的出現。

所有人將目光投去。

地面——

「你大爺的,這怎麼會有夜魔?」

林修雙臂瘋狂擺動,表情猙獰,顧不得四周情況,速度達到了極致。

隨着奔跑,地面黃塵被帶起。

路邊灌木叢突然伸出的手,在腳下化作碎塊。

在身後一百多米大樓中,一隻兩米多高的身影,正從那像是隕石砸出的大洞中探出身子來。

通體黝黑,嘴裏犬牙暴露在外,那手臂極其不協調,垂下到了膝蓋。

手掌以及手指也是十分怪異,手掌寬大,手指卻像是一根根鋼針,足有二十厘米之長,沒有指甲。

夜魔,幽冥之後的形態,身體強度堪比混凝土,速度快的同時,殺傷力也十分強悍!

林修回頭看着那顯露出來的身影,急忙側身飛撲,趴在地上,想要藉助旁邊的灌木遮擋。

【這是之前七十三號遇到那隻夜魔!】

有無人機捕捉了到這夜魔的身影,有人認了出來。

【不會吧,這是七十三號有詛咒,還是運氣差,兩個人都要死在一隻夜魔手中?】

【太背了吧,剛打賞了一百不會就要沒了吧?】

【七十三號能逃過吧?夜魔好像沒有發現他……】

他們討論着,林修的心卻是瘋狂跳動。

夜魔啊,今天是怎麼了,出門差點死在那潮水樣的幽冥手中,現在更是直接遇到了夜魔。

這棟樓以前也搜索過,明明沒有的啊?

心臟劇烈跳動,身體趴在地上一動不敢動,不敢弄出一點聲音。

和夜魔交手,他可沒有自信。

打着打着,四周的幽冥就怕是甩着舌頭來了。

「咚!」

一聲像是幾十斤重物砸在地上的聲音傳來,林修知道,夜魔跳下來了。

「十幾米高,咋不摔死你的龜孫!」

聽到這動靜,忐忑不已的同時,心中忍不住罵道。

腳步聲不斷逼近,心臟劇烈跳動,後背冷汗直冒。

兩個選擇在腦海中浮現,越來越快的腳步聲,催促着他儘快做選擇!

跑還是繼續趴着——

跑、現在就要跑,只不過跑不了多久肯定會被追上。

可繼續趴着,好像也是死路一條,難不成給它來個「轉角遇到愛」嚇死它?

逐漸迫近的腳步像是踩在心臟上,每一次落下,心臟就猛地顫動一分、

「完犢子了!」

林修已經聞到幽冥身上獨有的臭味,像是臘肉發了霉,很是奇妙。

能聞到這股味道,也就說明這夜魔已經離他只有十幾米的距離了。

「他娘的,我今天是招誰惹誰了,這麼倒霉。」

「別人一輩子都遇不到的東西,這半年遇到兩個了!」

死亡迫近,林修腦海中曾經的種種不斷浮現。

「卧槽卧槽,走馬燈?看來今天必死無疑了……」

想起曾經聽到的話,「人要死的時候腦海中就會浮現出這一生的經歷……精力。」

將腦海中那些女孩子的身影打散,手悄悄地握起了那腰間的手槍。

夜魔雖強,可打腦袋和心臟,還是會嗝屁。

如今要面對的兩個問題就是,這槍的威力能不能打穿它的身體。

以及,槍聲會不會引來多少周圍的幽冥。

子彈可只有七發,若是七發之內不能解決到這隻夜魔,那他就只有被夜魔解決。

相比於林修局限的視角,屏幕前的眾人可以縱觀全局。

看着那不斷嗅着空氣,離林修只有幾米的夜魔。

龐大的身軀,與他對比,林修根本就不像是有勝算的模樣。

【完了完了,就他這破槍能打得穿夜魔的外殼?】

【沒了啊,我的半個月工資啊!我以後再也不賭了!】

【兄弟你的名字好像有些眼熟,好像前兩天你也這樣說過。】

【雨女無瓜】

——

地上,林修努力調整呼吸,面對這樣危險努力保持鎮定。

死亡迫近,再坦然的人,心中都會有些害怕,他的手不受控制的輕微顫抖着、

「砰~!」

突如其來的槍響讓林修身體一顫,握着槍的手扣動扳機。

好在「保險」沒有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