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我在末日斬神》[直播:我在末日斬神] - 第五章死亡迫近,十二號

對於他們的罵聲,和猜疑聲,林修自然不知道。

就算知道也不會做什麼,誤會就誤會吧,反正他也時間不多了。

唯一的心愿就算保護好妹妹,如今有了一條前往太空的機會,那就抓緊最後的時間試試。

在「幽冥」侵入心臟和大腦前完成。

實在不行,就給只能給她準備足夠多的物資。

明白物資總有耗盡的一天,只能儘力而為。

將那些衣服裝進找到的一個背包內,繼續搜尋着。

二樓每一間都走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可以吃的東西。

倒是收拾掉幾隻遊盪的「幽冥」。

繼續往三樓走去。

同樣是破爛不堪的樓道,小心翼翼的走着。

腳步無比輕緩,就連呼吸都不敢重了。

就害怕腳下的樓梯支撐不住坍塌。

來到三樓,繼續尋找。

走到一個滿是桌子的店內,林修知道找對地方了。

吃飯的地方,肯定有水,無非就是能不能喝,或者有沒有被其他人給搜走。

找到那些無比熟悉的飲料櫃,它們分散在地面四周。

歪着斜着,橫在地上,嵌在牆裡……

走到一個飲料櫃前,根本就不用他去打開,那玻璃早已經在衝擊中化作了一塊塊指頭大小的碎片。

飲料、飲料、全是飲料……

林修拿出口袋裡以前找到的小手電筒,藉著光芒翻找起來。

一個兩個,全是各種各樣的飲料。

這些飲料幾年前就已經過期。

現在這些水資源中,唯一能飲用的就是礦泉水。

雖然也已經過期,可至少比這些滿是添加劑的飲料要好。

將幾個飲料櫃都搜尋了一番,沒有一瓶礦泉水。

也不知是被人搜走了,還是這店原本就沒有。

「哎~」

哪怕早已經有心理準備,沒有絲毫收穫林修還是有些失落。

他已經開始感覺到視線模糊,腦袋有些發暈。

給了自己一巴掌,強打起精神,走出門口繼續朝着一處搜尋。

心中失落,卻不會放棄,這裡有吃東西的店,說明這一樓都是。

這裡沒有,可能下一個就有。

【七十三號的情況有點不樂觀】

【他的樣子好像是嚴重脫水】

【我早就注意到了,從他爬窗戶的時候就注意到他嘴唇都乾裂了,而且血液粘稠。】

【專業人士啊!】

【他現在的情況,一個小時內,再不喝水肯定無法再支撐下去。】

【艸,剛打賞的一百!我家有水給他送點過去?】

【太空送去?瘋了吧。】

【怕是還沒送到人都渴死了】

【哎,這七十三號怎麼回事,感覺總是在死亡邊緣徘徊。】

【可能這就是命吧。】

回想起林修這短短一個多小時的遭遇,他們唏噓不已。

太夢幻了,若不是親眼所見,有人跟他們說這些,只會當做瘋子的瘋語。

這些事,哪個遇到不是有死無生。

活下來?活在別人腦海里吧……

林修本能的想要咽口水,可口腔乾燥得像是火燒一般。

每一次的吞咽,就是一次折磨。

有時候,喉嚨像是黏在一起,不要說吞咽口水,呼吸都困難。

一個,兩個……

一路走下去,卻連一個礦泉水瓶都沒見到。

飲料倒是有許多。

手中拿着一個飲料,這是最後的抉擇。

在徹底倒下前,若是還沒找到能喝的水,就只能喝這個。

雖然過期七八年,可為了活下去又能如何。

至於將它燒開?

別鬧了,這裡怎麼燒,用那烈火般的意志嗎?

林修將那飲料放進口袋,左手拿着手電,右手拎着棒球棍,繼續搜尋。

地面上傾倒的桌椅很容易讓人扳倒。

最要命的還是這些後面,誰也不知道會不會藏着什麼。

突然冒出個「幽冥」就能把人嚇個半死。

三樓沒有,林修又前往四樓。

隨着時間的流逝他的體能正在瘋狂的消耗。

【完了,他都開始站不穩了。】

【這得多久沒喝水了,才能成這個樣子?】

【多久?不喝水人能堅持幾天就不錯,而且不要忘了,他剛才經歷的那些事。】

【是啊,那些事,本就耗費體力,他沒喝水,按理來說早就該倒下了,這可怕的意志力!】

【突然覺得這七十三號好可憐……】

直播間的彈幕隨着這一句話……沉默了。

接着便是瘋狂的彈幕。

【可憐?可憐個屁,這就是他的命,我在他們身上輸了幾千塊錢了,我不可憐?】

【就是,廢物就趕快去死,盡來迷惑我們投資。】

【……】

沉默一瞬,滿是抱怨的話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面對這些,沒有人去爭辯,在他們心中大多也是這般認同的。

可憐林修,只是那種對動物的同情。

從他們去往天上之時,就已經自允不凡。

從此天人區分。

他們是高貴的種族,而留在地面這些「末日者」是被拋棄的無用之人。

看他們在生死中掙扎,不過就是像曾經那些鬥雞,獵狗追野兔一樣。

這些「末日者」就是給他們帶來娛樂的東西,同時也是他們想要獲得一筆不菲之財的途徑。

【你看十二號也到了,他正在朝着七十三號靠近!】

隨着提醒眾人像是忘記了剛才般。

【完了完了,這七十三號徹底沒了啊。】

【哎,本來很有潛力,沒想到就這樣沒有。】

「惋惜、遺憾和哀悼」在屏幕上閃動。

上到五樓的林修也聽到了下方傳來的東西。

不過他沒有心思去管,現在腦海中就只有找水一個念頭。

五樓,一個店鋪沒有,兩個店鋪沒有……

林修手中電筒光芒一掃,從一個檯面掃過。

緊接着立馬照了回來。

在那滿是灰塵的櫃檯上,一個熟悉的透明塑膠瓶靜靜地立在上面。

在那裏面是半瓶水。

這一刻林修不再猶豫,朝着那跑去。

那櫃檯與他相隔五十多米。

可前方的道路,滿是玻璃渣,木屑、水泥塊,以及被砸穿的樓板。

平時用不了多久就能到達的,他現在卻是東奔西跳。

心中着急,速度卻是被限制住。

不過最讓他急不可耐的是,在另外一邊,一道身影正在朝着那走去。

他身影靈活,在這些地方,竟然像是走在平地一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