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撩不婚》[只撩不婚] - 第8章 窮途末路(下)

  我皺起眉:「坦誠什麼?你的手下問我要一百萬,我已經給了他們支票了!」

  他拿起桌上的一張薄薄的支票晃了晃,我看得清楚,這就是蔣謙給我的那一張。

  他說:「你和盛暄的太子爺是什麼關係?這張支票上的印鑒可是他蔣謙的大名。」

  我再也沒想到,令自己深陷虎狼之窩的竟然是蔣謙給我的這張支票!我飛速的思考起來,這個男人肯定和蔣謙有仇,是朋友的話根本不會用這樣的方式。別看他們這些遊走在社會邊緣的人,有時候往往最講所謂的情義顏面。

  我強迫自己鎮定下來:「蔣謙是誰?我不認識,這錢是我問朋友借的,我朋友給了我支票。」

  他彎起嘴角,很快又從抽屜里拿出另外一樣東西,我的手機!

  他抽了一口雪茄,頓時煙霧繚繞:「看來你還是不乖啊,你既然不認識蔣謙,又怎麼會有蔣謙的電話呢?看記錄,你們應該關係還不錯,不然他怎麼會這麼爽快就給你一百萬呢?」

  這男人!完全是有備而來。

  這下,我緊張的手心都在冒汗,我眨眨眼睛:「就算我認識那又怎麼樣?我和蔣謙的關係又不能曝光,我並不是他的什麼人,我只是他的床伴。」

  讓我這樣自己承認這個不堪的身份真是叫人難堪萬分,說完後,我就覺得心口像是裂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從裏面殷殷的流出鮮紅的血來,疼的叫人委屈的很。

  「哦……是這樣嗎?」那男人看着我,眼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