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掌風雲/執掌風雲》[執掌風雲/執掌風雲] - 第1章 新的機會

本來分管副鎮長會跟蕭崢一起下村檢查礦山安全,可計劃趕不上變化,縣裡一個副縣長臨時要到一企業調研,副鎮長被叫去陪同。

蕭崢只好一個人趕到村裡來。

沒有分管領導的加持,村裡的書記和村長,就沒把蕭崢當幹部。非但沒陪他上礦山,當蕭崢一個人檢查完回到村裡指出問題的時候,村支書說有事先走了。村長跟一個水泥廠老闆談事情,讓蕭崢到外面等。

這一等就等了兩個多小時,天色都已經暗下來了。

蕭崢心想,村裡的人都是勢利眼,自己要是有個一官半職,看他們還敢這麼冷落我?

可惜的是,在鎮上整整幹了七年,蕭崢還是一般幹部,也難怪人家不把他當根蔥。

蕭崢從村委樓里往外看,空氣中已經飄着一絲水汽,自己是開摩托來的,沒帶雨衣,再不辦完事往回趕,就走不了了。

蕭崢忍無可忍,走到村長辦公室門外,打算敲門。

沒想到,門從裏面打開了。村長和那個水泥廠老闆,有說有笑地走出來。

村長瞧見門外的蕭崢,一愣,故作驚訝地問道:「蕭幹部,你還沒回鎮上?」

蕭崢心裏不快,但嘴上還是道:「劉村長,你讓我在外面等着的。」

「這樣啊?」劉村長應付道:「今天時間晚了,你先回鎮上吧。」

蕭崢說:「劉村長,我本來也不想留在這裡,可今天我在礦山上發現好幾處安全隱患,必須跟你們講清楚啊。」

鳳棲村的石礦,前段時間連續發生安全事故,造成斷胳膊斷腿的慘劇,縣裡安全部門已經盯上了,萬一要是發生死人情況,別說蕭崢,就是分管副鎮長可能都要吃處分,甚至有可能開除。

還有今天來的路上,他發現公路上一處山體,因為礦山開採植被破壞,很容易出現塌方。

這都不是鬧着玩的事。所以,今天沒有副鎮長,蕭崢也必須趕來。

可旁邊那個水泥廠老闆卻道:「蕭幹部,現在都五點多了,我們都餓了,我現在要請劉村長吃晚飯去,你有事情明天再來談。」

這個水泥廠老闆也是一個勢利的人,吃晚飯也不邀請蕭崢,無非是覺得他是個小幹部,請了也白請。

蕭崢不理這個水泥廠老闆,道:「劉村長,這事情真不開玩笑。萬一石礦再出安全事故,我們可能都要被問責,搞不好要吃官司!」

水泥廠老闆卻說:「蕭幹部,你這種嚇唬人的話,說給誰聽啊?隔壁鎮上的石礦,前不久死了人,還不是一樣好好地開着?開石礦,哪有不出點事的?吃官司?嚇唬誰啊!」

這水泥廠老闆的安全意識完全不行,還在自作聰明。蕭崢想要再對劉村長講,沒想到劉村長也說:「蕭幹部,你也別光拉着我了。你這些話,應該拉着你們金副鎮長講,拉着我們余支書講。我們兩個在這裡皇帝不急太監急,有啥子用嘛!」

水泥廠老闆豎起大拇指說:「劉村長說得對。這事情,今天就這樣了。蕭幹部,你別耽擱我和劉村長去吃晚飯,有客人等着我們呢!再見,再見。」

說著,水泥廠長就護着劉村長往外走去。

蕭崢知道,在村裡,礦山和水泥廠關係密切,水泥廠老闆請村幹部吃吃喝喝也是正常的事情。

劉村長話都這麼說了,蕭崢再要攔着他們也攔不住,這隻能怪自己沒職務沒地位,人家根本不理會你。

蕭崢來到了村委樓房外面,天空已經開始彈落雨點來,蕭崢一想到自己沒有帶雨衣,趕緊朝劉村長喊,想跟他借一件雨衣。

然而,劉村長卻像躲瘟神一樣,一聽他的聲音,馬上鑽入了水泥廠老闆的桑塔納,一溜煙地開走了。

雨猝不及防而來,這一下就是瓢潑大雨。蕭崢只能等着,雨水太大了,將礦山上的泥沙衝下來,在村委樓房前匯成了黃泥湯。

這一下,竟然下了一個多小時,雨點才稍微小了點。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一看是女朋友陳虹。

蕭崢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今天是陳虹母親的生日,說好了去給阿姨過生日的,他還在縣城訂了蛋糕,可因為安全生產的事情,都給忙忘了。

蕭崢忙接起了手機,解釋:「陳虹,對不起啊,我還在村裡,今天事情太多了。」

陳虹的聲音冷冰冰的:「沒關係,我媽說了,讓你不要來了。」

蕭崢忙道:「不行啊,不行啊,我已經訂好蛋糕了。」

陳虹道:「真的不用來了,蛋糕你自己吃。你就是來了,我媽也不會開門的。她聽人說,你在鎮上混得很不好,被領導安排到安監站工作,風險很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