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掌風雲/執掌風雲》[執掌風雲/執掌風雲] - 第2章 現實骨感

到了醫院,女子被安置在一輛板車上,送到了急診。一陣忙亂之後,醫生說女子並沒骨折,只是皮外傷,打了破傷風,做好包紮,明天就可以出院。

蕭崢終於鬆了一口氣,說道:「你沒事了。」

燈光下,他終於看清了女子的長相,瓷白的皮膚,精緻的五官,竟是極其漂亮,但她的衣服是制裝,雖然一番折騰,有些地方髒了,破了,但整個人依然顯得很典雅,應該是職業女性。

蕭崢是有女朋友的人,他懂得分寸,不會多看。他說:「你現在沒事了,休息一下吧。我要去我女朋友家,今天她媽媽過生日。」

女子看着他,說:「那太不好意思了,耽誤你了。今天謝謝你,你快去吧。」

蕭崢揮揮手,便出了醫院,趕往蛋糕店。

蕭崢離開不久,女子就在護士的幫助下,去護士台打了個電話:「陸部長,您好,我今天運氣不好,報到的路上遭遇塌方了,車子被砸了,我向組織報告一下。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是這裡一個鎮上幹部救了我。」

那邊陸部長聽了很着急:「省里派你到安縣擔任書記,是委以重任,也是重點培養,不能出一點點意外!我現在要求你,以後出入都要坐專車,不能再開私家車了!」

陸部長的語氣雖然嚴厲,但女子聽到的更多是關心,道:「陸部長,我知道了。」

「你在哪個醫院,我立刻讓市裡派人去接你,到市醫院好好檢查檢查,我要確保你安全無事!」

「謝謝陸部長。」女子報了醫院的名字,回到了床上,腦海里不禁回想起當時被卡在車上的場景,那轟隆轟隆的巨響,還有那被砸扁的車子。

要是沒有那個鎮幹部,她大概就那樣被「活埋」在上任的路上了。

她靠在病床枕墊上,那個鎮幹部骨幹又英俊的臉在她的眼前放大,他的眼睛黑亮之中還保存這一份單純。

她是欠了他一份情的,這份情肯定是要還的,至於怎麼還,她還得好好想一想。

蕭崢離開醫院之後,就直奔縣城的那家蛋糕店。然而,蛋糕店卻已經打烊了。

蕭崢一看蛋糕店的門把手上,掛着一塊黑板告示「本小店營業時間:上午8:00—晚上8:00。」

蕭崢看了下手錶,確實已經是晚上八點半了。這是,他才猛然想起來,當時訂蛋糕的時候,蛋糕店的小姑娘就提醒過他,提蛋糕要在晚上八點前。的確是自己來晚了。

事已至此也沒有辦法,若再去買別的東西,就更耽擱時間了,還是先去女朋友家再說,等會見了阿姨解釋一下情況,畢竟自己是因為救人才遲到的,自己做的也是好事,應該能得到諒解。

夏天的雨來得快,去得也快,此刻雨已經徹底停了。蕭崢騎着摩托急行了20來分鐘,終於趕到了陳虹家。他匆匆跑上樓梯,敲響了門。

出來開門的是陳虹,看到蕭崢,神色帶着驚訝:「蕭崢,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別來了嗎?」蕭崢之前在塌方路段救人,又冒雨騎着摩托趕醫院,衣服大多**,褲子上還沾着一些黃泥,此刻看起來,很有些狼狽。陳虹看到他這個樣子,不悅地皺了皺眉。

蕭崢忙解釋道:「陳虹,今天我不是故意來晚的,是因為村裡有事。」

陳虹瞧了眼蕭崢手上,竟是空空如也,神色又暗了下。蕭崢意識到了,馬上解釋道:「我是提前訂了蛋糕的,因為晚了,蛋糕店打烊了,所以暫時拿不到,明天再拿。」

「明天就不是我媽生日了,不需要了。」陳虹不悅道:「你快點回去吧,我們生日也快過好了。」

蕭崢心想就這麼走,肯定不好,堅持道:「陳虹,讓我進去一下吧,我跟阿姨說一句『生日快樂。』」

陳虹道:「真不用,沒這個必要。」

「誰啊?」陳虹父親陳光明的聲音在裏面響起來。

因為客廳是有玄關的,蕭崢看不到裏面,他忙說道:「叔叔、阿姨,我是蕭崢啊。我是來祝賀阿姨『生日快樂』的。」

陳光明沒有回答他,反而是陳虹的母親孫文敏道:「我已經聽到了。蕭崢,我們晚飯也結束了,你回去吧。」

蕭崢很是奇怪,陳虹的父母竟然都不邀請自己進去坐坐,這不符合他們平時為人的那份客套勁。看來是真的對自己不滿意了。

蕭崢想,越是這樣,自己越不能就這麼走了。而且,他今天的確是特殊情況,救人畢竟是大事,陳虹的父親陳光明也是領導幹部,他肯定能理解,能原諒他。

蕭崢堅持說:「陳虹,讓我進去一下吧,我見見叔叔阿姨,說幾句話就走。」

陳虹忽然急了:「真不用了。」但是,蕭崢卻脫掉了鞋,從陳虹身邊擠入了客廳,他覺得這種場合還是有必要解釋一下。

陳虹想攔也攔不住他,很不高興地道:「蕭崢,你怎麼回事啊!」

此時,蕭崢已經進了客廳,眼前的一切,卻讓蕭崢愣住了。

餐廳里,除了陳光明和孫文敏之外,還坐着另一個人。

這人蕭崢很熟悉,他就是鎮上的黨政辦主任蔡少華。

蔡少華怎麼會在自己女朋友家裡?而且,陳光明和蔡少華的酒杯里都是白酒,孫文敏和陳虹的杯子中都是紅酒,桌子中間還放着已經吃了一半的蛋糕。

在陳光明身後的酒柜上,還有兩條贊新的熊貓香煙,一條都是一千以上,是蕭崢一個月的工資。

傻瓜都能猜出來,蔡少華今天來給孫文敏過生日了!

蕭崢隱隱約約地就感覺出了什麼,他轉身看向身後的陳虹道:「這就是你讓我別來的原因?」

陳虹不知該如何回答,微微愣了下。蔡少華卻上前,遞上了一支熊貓香煙,笑着說:「蕭崢啊,來,抽煙,這是熊貓煙,你平時還不一定抽得到。」

毫無疑問,這是在向蕭崢暗示,酒柜上的熊貓煙就是他蔡少華送的。

「不用!」蕭崢平時也抽煙,可他自然不會接這支煙。他再次看向女朋友陳虹,問:「陳虹,這就是你讓我別來的原因嗎?」

陳虹神情略顯尷尬,求助似的看向自己的父母。陳光明從椅子中站了起來,望向蕭崢道:「既然你來了,也好,咱們索性就把話說明白吧。我和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