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掌乾坤》[執掌乾坤] - 第4章 山高千仞,道長萬里

剎那間,慕景川愣神了,彷彿面前的依舊是當年那個不可一世的方凌,風姿朗逸,絲毫未改。

方凌不是被廢了?

慕景川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方凌。

方凌白衣飄飄,神情自若,在這種時刻,還有這份姿態,氣度甚至不輸當年,或許少了幾分肆意,但多了幾分內斂。

當真不怕他慕家?

「好久不見,當年一別,如今再見風采依舊啊。」

方凌輕輕一笑,自信從容:

「我若風采不復當年,豈能得到你們慕家的青睞,不遠萬里也要把我請到慕家!」

「放肆!什麼語氣,你方凌是嫁到我慕家,做上門女婿!」

方凌態度,完全出乎了慕修楓的預料。

一個廢人憑什麼敢這麼風輕雲淡,以為當年結下的仇怨了了嗎!

方凌詫異地看着與他年齡彷彿的青年皺着眉頭問道:

「你是何人。」

「當年敗於你手下的慕修哲,你還記得否?」

方凌思索一番說道:「慕修哲?當年慕家五龍之首?」

「那是我大哥。」慕修楓眼神中滿是恨意。

自從跟方凌一戰,自己極為敬仰的哥哥便一蹶不振,意志消沉,恐怕將終生要停留在鍊氣境。

而方凌青雲直上,靈路魁首,他連復仇之心都不敢生!

不過現在,方凌不過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而他則是鍛體七重,慕家新一代的年輕俊傑!

慕修楓言語咄咄逼人:

「當年霸氣無比的方魔頭,如今怎麼霸氣不起來了,聽說你現在被廢了手無縛雞之力?」

「如今方家把你賣給我慕家當上門女婿,為我慕家奴僕,你還不是要仰我慕家鼻息!你若跪下來認錯,我還能善待你幾分!」

方凌也不惱,反而露齒一笑:

「我若是廢物,當年慕家被我一戰橫掃的慕家五蟲算什麼?」

「當年我十一,穎川擂台上稱雄,你台下站如嘍啰,一聲不敢發,今日也敢在我面前狺狺狂吠!」

方凌傲然道:

「土雞瓦狗,同境一戰我殺你如屠狗!」

「你……」

慕修楓無法反駁,暴怒道:「你信不信我現在便可殺你!」

方凌神情睥睨,絲毫沒有低頭的覺悟,方凌並非有勇無謀的莽夫,他篤定慕家這般大費周折把他弄到慕家,必有所圖,只會折辱他,不敢殺害他!

果不其然,慕修楓被慕景川攔了下來.

慕修楓一臉不甘:「川叔,這廢物如此折辱我,我豈能忍。他不過我慕家一個上門女婿,與我慕家奴僕何異,我今天要殺了他!」

慕景川面無表情:「修楓不得放肆!家主的吩咐你忘了?」

慕修楓獨上法舟恨恨而走,回首陰沉地威脅道:

「方凌,來日方長,我們走着瞧!」

慕景川對方家大長老說道:

「時辰差不多了,方凌我便帶走了,這是你要的東西。」

說著慕景川長袖一甩,一個令牌飛到大長老手中。

方凌凝視着那個令牌,對大長老說道:

「看來這就是慕家許諾的東西了,我很好奇,慕家用何種靈物換的我。」

「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事。」

大長老神情淡漠。

反而是慕景川開口了:

「一個進入燕都道府的令牌,方凌你可是貴的很啊。」

方凌淡淡一笑,看着大長老的眼神充滿了譏諷。

一張能夠進入燕都道府的令牌固然價值不菲,燕都道府可以算是南燕古國最上等的道府。

若是方逸進入燕都道府,進修一番,成為人中龍鳳也算有所收穫。

但是跟他方凌相比,何足一提!

他如今道基重塑,更勝從前,可謂金鱗蟄淵,只待遇風化龍。

「我方凌就只值一塊令牌?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