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掌乾坤》[執掌乾坤] - 第5章 再戰潁川,傲龍御天

潁川城隸屬武陽府,背靠十萬大山,人傑地靈,靈藥靈材不計其數。

法舟穩穩停靠在潁川城城門外。

謾罵聲越來越大,不堪入耳,聲浪隆隆震耳。

方凌立於舟頭,今日無風,耳邊鬢角卻被隱隱被吹動。

慕修楓譏諷地看着方凌,看你虛張聲勢能到幾時!

慕景川一拱手:「請!」

方凌平靜自若,閑庭信步走下法舟,剛一亮相,全場驟然一肅。

人的名樹的影,風吹揚花遠揚名。

方凌作為燕國百年來第一天才,名頭足夠攝人!

「這就是方凌嗎?」

「身上毫無氣息波動,看來確實是廢了!」

此言一出,人群中隱隱有嘆息聲,天才隕落,乃燕國的損失。

慕家中突然有一人說道:

「方凌,今日你再臨我潁川慕家,可有什麼想說的?」

「無需他言,先跪下謝罪!」

人群又翻湧了起來。

方凌嘴角翹起一絲譏諷的弧度:

「今日慕家招我方凌為婿,不需十里紅妝,也得鑼鼓喧天吧!」

「兩樣皆無,你們慕家好生無禮!」

轟!

城門頓時嘩然。

慕家如此下馬威,方凌竟然先聲奪人!好膽色!

這時一位慕家老者從人群中走出,慕修楓走到這位老者身邊恭敬道:

「爹,我把方凌帶回來了!」

「啪!」

「廢物,你還能讓方凌安全到城門口!」

慕景賢反手一巴掌,隨後走到方凌面前,神情森然,有若毒蛇:

「十里紅妝?鑼鼓喧天?」

「未讓你血灑當場,便是我慕家的仁慈。」

慕景賢指着身後的長街:

「五年前潁川一戰,五龍折戟,我慕家顏面盡失,卻成你方凌威名!」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而今,你沒想到吧,再回來你會是這般下場!」

慕景賢似瘋如魔,對方凌恨聲道:

「當年的事,你以為家主招你為婿,便可以一筆勾銷了嗎!」

「想當我慕家的人沒這麼簡單,我要你三步一拜倒,九步一叩首,走過這條街,到我慕家,此仇便算了了!」

「叩首!」

「叩首!」

慕家人齊聲嘶吼!

慕家想要用侮辱碾碎方凌尊嚴的方式,挽回當年一戰丟失的顏面。

方凌沒有說話,而是看向在街邊看戲的潁川城百姓。

這些百姓無不聽說過方凌的事迹,眼神複雜,多是惋惜。

「這不是方凌嗎,聽說他隕落了。」

「惜當年英才,今日要如此受辱。」

「唉!慕家太過過分,方凌也曾是我燕國的驕傲!」

一老者,搖了搖頭帶着自己孫子失望離開。

潁川城,從前生子當如方凌,現在……生子莫如方凌。

所有,方凌盡收眼底,低着頭,眼眸中的波瀾無人可見。

腦海中,洛天略帶忿意的聲音傳來:「小小慕家,也敢出言不遜,小子不要怕,我拼上沉睡三年,也保你平安!」

慕家有刁難,方凌早有預料,如此折辱,讓方凌也激起了幾分火氣。

三步一拜,九步一叩?

「我方凌,也曾與燕王對酌,飲過洞玄之茶。」

「見王不曾拜,遇仙不曾跪!」

「叩首?你小小慕家可配?」

此言一出,全場寂然。

慕景賢眼神更為森然,手中有法力凝聚,蓄勢待發,氣息駭人:「你不怕死嗎!」

慕景川突然走到方凌身前,皺眉低語道:「大哥,別忘了家主吩咐之事!」

「方凌乃是家族用大代價換來,不可因私情有損家族利益!」

慕景賢聞言,沉默良久,散去手中法力。

方凌心中微松,洛老雖可保他平安,但是也要付出代價。

此時慕景賢再次開口:

「家主對你另有謀劃,我便放你一馬。」

「但是慕家之辱不能這麼算了。」

「當年一戰,我慕家一敗塗地,如今你可再敢一戰!」

此時萬眾矚目之下,方凌沒有退縮的道理:

「有何不敢!」

「好!」

慕景賢一拍手,瞬間五位鍊氣境修士搭建出五個擂台擺於長街之上,慕景賢喝道:

「我慕家兒郎何在!」

瞬間五個少年分別登上五座擂台,報出名號:

「慕修劍,十四,鍛體一重!」

「慕修浩,十五,鍛體二重!」

……

「慕修煥,十七,鍛體四重!」

「這五位擂主,皆是我慕家兒郎,在族中不算出眾,年齡與你相仿,方凌你已成廢人,我慕家也不算欺負你。」

「此戰,公平否?」

公平?可真貽笑大方,凡人對戰鍛體修士哪來的公平。

世間有一首歌謠,廣為流傳:

天道重英才,神通傳四方。

萬般皆下品,唯有修行高!

凡人跟鍛體修士的差距,有若雲泥。哪怕只是鍛體一重境的修士,也有斷鐵碎金之力,皮膜堅韌,百鍊鋼刀不能破!根本不是凡人所能敵!

而慕景賢安排壓擂之人,還是鍛體四重的修士,怕是有兩萬斤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