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軍主/至尊軍主》[至尊軍主/至尊軍主] - 第五章 紫竹園

汽車平穩的行駛着。

后座處,茜茜並沒有安穩的坐在座位上,而是坐在洛太一懷裡,仰頭盯着洛太一,好奇地看個不停。

一會兒摸摸洛太一的鼻子,一會兒捏捏洛太一的耳朵,口中不時發出「咯咯」的歡快笑聲。

洛太一低頭看向懷中的女兒,笑道:「茜茜,還記得爸爸答應給你的禮物嗎?喏,這是爸爸送你的玩具,喜歡嗎?」

說話的同時,一張精緻的面具,便出現在洛太一手中。

這是一張成年人才能戴下的面具,通體由黃金打造,製作十分精良。

戴上去後,可以遮蓋住眼睛周圍,以及鼻樑和大半個臉部,讓外人看不出容貌。

「原來爸爸還記得呀。茜茜還以為爸爸跟茜茜一樣,是小迷糊呢。」茜茜小大人似的說道。

一雙眼睛已經被面具牢牢吸引住,小臉上帶着掩飾不住的喜愛。

前方駕駛位上,破軍透過後視鏡正好見到這一幕,雙手一抖,差點兒將車開到馬路牙子上去。

好在他反應夠快,及時穩住了方向盤。

整個車身只是輕微晃了一下。

破軍臉皮抽搐了幾下,剛要開口提醒,就被洛太一一個嚴厲的眼神瞪了回去,只得閉嘴。

這可不是普通的面具,而是洛太一身份的象徵,更代表着着至高榮譽,以及無上的權柄!

國權特許,先斬後奏!

十丈之內,殺人無罪!

縱觀全球也僅此一件。

如今,竟然被這位爺,送給了女兒當玩具。

若是軍中的那些大佬知道,恐怕能鬱悶得吐血。

「真想看看那些傢伙,見到這一幕,會是怎樣的表情啊!」破軍心中不無惡趣味道。

紫竹園。

一包廂中。

此時巨大的圓桌周圍,足足坐了十幾個人,首座上的正是唐家的老太爺唐天成。

末座上,則是一個容顏俏麗的女子,臉上化着淡妝,看起來有些憔悴。

周圍歡聲笑語,俏麗女子臉上卻隱隱帶着幾分焦急。

「唐小姐,這紅酒味道不錯。要不,你也嘗嘗?」

這時,旁邊一名西裝革履的青年,突然將自己喝了一口的紅酒,遞到了唐曉面前!

周圍眾人都笑着起鬨,滿臉曖昧催促着唐曉喝下。

至於唐曉是何感受,沒有人關心!

唐曉俏臉上露出一抹慍怒,同時心中也升起一股悲哀。

自從七年前那事之後,她被白家退婚,在唐家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甚至連下人都不如。

本來,今天這樣的場合,她是沒資格到場的。

她之所以來了,原因只有一個:她是來陪酒的!

「怎麼,唐小姐連這點兒面子都不給?」青年見唐曉不動,一雙眼睛頓時眯了起來。

整個包廂瞬間一寂。

青年轉頭看向首座上的唐天成,淡淡道:「唐家主,看來,你們沒什麼誠意啊!借款的事,我看還是算了吧。」

說完,青年便懶洋洋地倚到靠背上,一臉玩味地審視着唐家眾人。

不出所料,首座的唐天成,以及眾唐家人臉色都變了。

「唐曉,任少請你喝酒是看得起你,別給臉不要臉!」

唐曉的一個叔伯率先站起來,拍了桌子。

「就是!你還當自己是白家未來的少奶奶嗎?現在的你,就是一個沒人要的破爛!」

「你們一家吃唐家的,用唐家的,花唐家的!現在讓你們付出一點兒就不樂意了?一群寄生蟲!」

「裝什麼清純?」

一句句惡言,好似尖刀一般直刺唐曉心臟,讓她遍體生寒。

唐曉緊咬着嘴唇,眼眶泛紅。

「唐曉!」

這時,坐在首座上的老太爺唐天成開口了,冷聲道,「abc 萬的借款,對唐家來說意味着什麼,你不是不清楚。別掃了大家的興!」

「爺爺,我……」唐曉臉色難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