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軍主/至尊軍主》[至尊軍主/至尊軍主] - 第九章 拜見軍主

聽到洛太一的回答,唐曉再次大哭了起來,哭得更加撕心裂肺,悲痛欲絕。似要將這七年來所受的委屈,全部發泄出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曉在洛太一的懷裡哭着沉沉睡去。

「軍主!」

破軍打着一把傘,從車裡急匆匆走出來,為兩人打着傘。

洛太一頭也不回道:「十分鐘,我要任家的所有資料!」

「是,軍主!」

破軍連忙領命。

很快,洛太一抱着唐曉回到了家中。

蔣嵐見到唐曉渾身濕透,當即對着洛太一大罵起來:「你這畜生,竟敢欺負我女兒?我跟你拼了!」

「發生了什麼事?曉曉怎麼會變成這樣?」唐百川也是一臉怒容道。

洛太一當即將唐曉被下藥,以及被逐出家族的事都講述了一遍。

「什麼,曉曉被開除了?那我們一家以後該怎麼辦啊?」蔣嵐慌張道。

唐百川怒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關心這些?快幫曉曉把衣服換上,別讓她生病了。」

洛太一將唐曉交給唐百川夫婦後,便轉身朝外走去!

「你要去哪裡?」唐百川疑惑道。

「討債!」

洛太一頭也不回,走出了房間。

渝州市中心。

一豪華別墅中。

任亮已經出院,頭上打着繃帶。

在將別墅里的陳設砸了個稀巴爛後,這才感覺胸口堵得沒那麼難受了。

「任少,已經查清楚了!那人叫洛太一,七年前因玷污了唐曉入獄,昨天才剛剛出獄!」一個保鏢這時走進來道。

「什麼?竟然是他!」

任亮一驚,繼而便咬牙切齒起來:「是這個雜碎!等老子傷好了以後,一定找人宰了他!」

「還有唐曉那女人,竟然寧願便宜那個流浪漢,也不願跟本少在一起?!」

「你沒有以後了!」

一道冷漠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繼而,洛太一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別墅中。

「是你!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洛太一,任亮雙腿一軟差點兒跪在地上。

繼而,他便興奮了起來!

這裡可是他家!

「你來的正好!快……來人,給我宰了這雜碎!」任亮興奮大吼,手舞足蹈。

然而,讓任亮感到尷尬的是,這話喊出去後,卻沒有一個人進來。

「不用喊了,外面的人,已經被我解決了!」洛太一淡淡道。

「什麼?」

任亮臉色立時變了。

為了安全,他可是叫了十幾個保鏢在外面守着。竟然都被解決了,而他卻沒有絲毫察覺!

「小刀,快!上!廢了他,本少獎勵你十萬!」

任亮一推站在旁邊的保鏢大聲道。

「是,任少!」

保鏢大吼一聲,便朝着洛太一衝去。

砰的一聲巨響傳來。

保鏢尚未靠近洛太一,胸口便遭遇重擊,悶哼一聲倒飛了回去。

落地之後,直接昏死了過去!

洛太一邁步朝着任亮走來!

「你……你要幹什麼?我警告你……」

任亮臉色慘白,嚇得不斷後退,口中還不忘威脅。

啪~!

洛太一直接一巴掌將他抽飛了出去。

幾顆牙齒,混合著鮮血,被一起吐了出來。

「上次饒過你,沒想到你不但不知悔改,竟還敢對唐曉下藥!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洛太一聲音冰冷,帶着懾人的寒意。

任亮忍不住打了幾個哆嗦。

第一次,他感覺到死亡距離他是如此之近。

「我爸是任宏遠!你敢動我,想過後果嗎?」任亮心中恐懼,卻氣勢不弱道。

啪~!

洛太一一個耳光抽了過去:「動你了!告訴我,什麼後果?!」

任亮張口噴出一道污血,嘴角開裂,半邊牙齒都吐了出來。

洛太一抓住任亮的衣領,將他提到半空。

「竟敢接二連三的羞辱我?你……你完了!闖了大禍,誰都救不了你!」

「整個渝州都將沒有你容身之地!」

任亮大聲咆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