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80年代,開局賣掉人販子》[重活80年代,開局賣掉人販子] - 第9章 8毛5分錢,治老婆的公主病

幾年前那個秋天。

也是滿眼高高的玉米桿隨風搖曳,發出嘩嘩聲響的季節。

高中畢業後的美少女薛沁。

頭扎烏黑光亮的粗馬尾辮,挎一個軍綠色書包,從大城市江南來到千里之外的古槐樹鄉雲陽村。

她小姨曾在古槐樹當過插隊知青。

薛沁聽說這片窮鄉僻壤很缺老師,就懷着一顆奉獻之心,和小姨寫的介紹信,來雲陽小山村支教助學!

正是在這裡,江南美女薛老師,和雲陽小農民秦東方有了交集……

有點小帥的秦東方大她一歲,雖然只上過初中,卻熱愛文學和唱歌。

而且他有一副磁性好嗓子。

和薛沁如歌似水的聲音一樣迷人!

衣服破舊的秦東方,經常拿着烤紅薯、榆錢兒餅,或者是一束野花,跑到雲陽小學來找薛老師「交流藝術」。

與她談文學,唱山歌,聊各自的童年趣事……

大城市來的薛沁沒嫌棄他是窮小子。

反而對秦東方和整個雲陽村,都感到很親切!

兩顆青春驛動的心漸漸靠近。

清貧的山村生活,也因為愛情而變得熠熠生輝。

轉眼間薛沁支教期滿。

就要在家人的電報催促下,回城復讀考大學了!

「放心東方哥,無論我身在哪裡,心裏都只裝着你。」

「嗯,來小沁,陪我喝一杯!敬我們的青春……和愛情!」

那個即將離別的殘月之夜,她經不住秦東方紅着眼圈的勸說,心懷悲傷陪他喝了幾口酒。

奈何酒不醉人人自醉。

當晚。

兩人相擁流着淚。

醉倒在薛老師的宿舍小屋裡。

又稀里糊塗偷嘗了禁果……

薛沁回到江南市後。

卻發現她懷孕了!

一個年輕美女的清譽和大好前途,還有父母給她物色好的幹部子弟對象……

全都化為了泡影。

家人逼薛沁去墮胎,她誓死不從。

最後徹底鬧決裂,被父親怒罵著趕出了家門!

薛沁含淚回到雲陽村,嫁給了秦東方。

並擁有了他們的愛情結晶丫丫……

卻不料。

秦東方和薛沁剛成婚幾個月。

他父親就忽然沒病沒傷的,半夜死在了西山上。

此事對秦東方打擊很大……

本來就不怎麼上進的他,更變得貪杯嗜賭,墮落沉淪。

薛沁辛苦攢下一點錢,也全被丈夫拿走揮霍了……

秦東方為了他所謂的男人面子,不顧妻女在家吃糠咽菜,成天到外邊與哥們喝酒賭錢,甚至打架鬥毆!

薛沁越發感到心灰意冷。

一生之重,不過飽餐與被愛。

一生所求,不過溫暖與良人。

她本以為自己不顧一切嫁給了愛情,秦東方卻變成了不務正業的二流子!

丈夫的種種劣跡,令薛沁對他越發冰冷和厭惡。

隨着夫妻矛盾不斷升級,她也開始挨罵挨打。

「小沁……」

秦東方知道這首歌,勾起了薛沁的傷心回憶,就伸手摟住她輕輕聳動的肩膀。

薛沁閃身甩掉他的手臂,在小馬鈴薯后座上挪遠了一些。

這時的車載單放機中,又播放起了《外婆的澎湖灣》。

「晚風輕拂彭湖灣,白浪逐沙灘,沒有椰林綴斜陽,只是一片海藍藍……」

秦東方聽得鼻子一酸,愧疚悲傷捂住了臉。

這首輕快的抒情歌曲,是薛沁當年最喜歡哼唱的啊!

但自從嫁給他之後,妻子再也沒有唱過歌了……

見小馬鈴薯已經開進市區。

秦東方請司機停在了一家醫院門口。

下車後。

他不光和薛沁一起,對好心的車主連連致謝。

還執意付給人家5塊錢當酬金!

看得薛沁皺眉心疼不已……

等迷你小麵包離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