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2000之東山再起/重生2000之東山再起》[重生2000之東山再起/重生2000之東山再起] - 第7章 患難見真情

難道真是林振飛的電話起了作用?昨天,甄總大發雷霆,讓保安驅逐林振飛,他親眼所見。怎麼只過了一天,完全變了?這其中有什麼玄機?

卞松龍不愧是變色龍,他當即跪倒在林振飛的面前,以頭叩地,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振飛同學,你大人不計小人過,看在我們同學一場的份上,你就原諒我的冒犯吧。今後,我為你馬首是瞻,我就是你的一條狗!你讓我去東,我絕不去西。你讓我去南,我絕不去北!求求你給甄總打個電話,讓他不要開除我!」

卞松龍始終沒有聽到林振飛說話。一抬頭,看見林振飛大踏步而去。

卞松龍絕望至極,嚎啕大哭起來。

自從父親被陷害坐牢後,林振飛還是第一次睡個安穩覺。

前世,父親在獄中撞牆自殺,後世,決不能讓悲劇重演。

還債之後,替父親洗清冤屈,是他最重要的事。

形勢向著好的方向發展。未來一切可期。

媽媽為了還債,除在工廠上班外,還利用節假日和休息時間做鐘點工。

短短几個月,她本來烏黑的頭髮多了很多銀絲,人也憔悴了很多。

今天是周末。媽媽正要外出做鐘點工。

林振飛心疼媽媽,勸道:「媽,今天就不出去了,休息一天吧。你消瘦了很多,要保重身體。」

張蘭英嘆了一口氣:「大飛,媽不拼不行啊,四十多萬元債務,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正說話間,門外響起一陣凌亂的腳步聲。

張蘭英如臨大敵:「大飛,一大早就有討債的來了!」

門外傳來一個女人的說話聲:「蘭英姐在家嗎?」

聽聲音,張蘭英就知道,來人是她當年認的乾妹妹胡蘭花。

那一年,張蘭英和胡蘭花同在江南省一家鄉鎮服裝廠打工,兩人是同鄉,關係密切,結為干姐妹。

這些年,兩人關係一直不錯。胡蘭花還想將自己女兒蔣芙蓉許配給林振飛,說是親上加親。

然而,縱使蔣芙蓉情願,但林振飛一直不肯接受。

林振飛父親出事後,也向胡蘭花借了一筆錢。

人窮沒有親戚。胡蘭花今天登門,十有八九是來討債的。

出乎意料的是,胡蘭花滿臉堆笑,手裡還提了一隻老母雞。

她的男人蔣東柱,一個老實巴交的男人,背上扛着一個沉重的蛇皮袋。蛇皮袋裡不知裝的是什麼。

胡蘭花一把挽住張蘭英的胳膊,親熱地說:「一直想來看你,可前陣子家裡翻建房屋,還要干農活,脫不開身。這不,一閑了,我和東柱就來看你了。」

林振飛愣了,看胡蘭花這樣子,不像是討債的。他客客氣氣地和胡蘭花夫婦打了招呼。

胡蘭花見了林振飛,就像丈母娘見了女婿,眉開眼笑的,驚訝地說:「一段時間不見,大飛又壯實了很多。大學畢業,工作找好了嗎?」

林振飛如實回答:「阿姨,前天去一家國企面試,正在等結果,估計錄取問題不大。」

胡蘭花高興地說:「好,好,國企穩定,是份好工作。芙蓉的單位在三里街附近,離你那裡遠嗎?」

林振飛答道:「不遠,就隔一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