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從貧民開始爭王位》[重生後從貧民開始爭王位] - 第1章 陷入迷途之人

「你已經在前一個世界失去了生命,原因是被刺中心臟。」渾厚的女聲說著一位少女的死因,而這裡是一個空白的空間,她站在正中間的位置,聽見女聲說完,她撓了撓頭髮。

「果然不能相信哥哥啊…」少女嘆了口氣,抬頭看向天,雖然什麼都看不見,但她還是試着問道:「原來死了之後真的有天使來接我嗎?」

可能是還有些不相信自己死去吧,抱有僥倖心理的她一點也不驚訝。

「我並不是天使,或者說我只是一個中介人,你的死亡也有一些我的幫助。」

聽見這話少女愣了愣,問道:「什麼意思?」

「我會把你的生命嫁接在另外一個軀體上,並且替她活下去。」

「啊?」少女不明白,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她要替人活下去:「為什麼?不應該讓我投胎轉世嗎?」

「我不是天使,你只需要知道,你要幫助她重登王位。」

「…?」少女沉默了會,看了看自己的手:「我?我也沒那麼厲害吧?」

那渾厚的聲音並沒有回答少女的問題,只是自顧自地接著說道:

「時間到了,記住,你叫默祈。」

隨着聲音落下,默祈只感覺一陣眩暈,身體不受控制地往前倒去,腦袋一下子撞在了桌角上。

「疼疼疼…」默祈一邊用手捂着額頭,一邊看了看四周這陌生的環境,確認自己是被「丟到」這個軀體上了。

「這也太坑了,什麼也不解釋就把我弄上來了…」默祈有氣無力的抱怨道。

儘管很是迷茫,但前世也不是沒有經歷過類似的情景,她開始分析現在的情況。

首先是最重要的記憶,她腦中既有前世的記憶又有這副身體的記憶,也算是一件好事,畢竟不至於連自己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摔倒都不知道。

她將記憶整理起來,發現這個傢伙的經歷還是很離奇的。

她是在王室出生的孩子,在十五歲之前一直都是一個正常貴族孩子的生活,直到父親被刺殺之後,王室里的氣氛變得微妙起來。

父親以前的意願是讓大兒子繼承,但由於事發突然,而且是被刺殺的,大兒子也跟父親的關係不好,所以他的兄弟們並不同意讓他登上王位。

而作為父親二女兒的自己,她本來就是王位的第二順位,父親的死也跟自己沒關係,所以每天只需要擔心能不能吃飽穿暖就好。

直到有一位密探,他出示的證據表明,刺殺父親的人正是自己。

儘管她當時極力否認,但王室的人還是給自己套了一個「弒親罪人」的帽子,趕到了邊區的貧民窟裡頭。

不過她還是依靠自己的本事在被趕出去之前拿到一筆小錢,在這裡租了一個臨時的住所,不至於露宿和餓死。

但依然是每天惶恐度日,錢一天天少,每天都只吃黑麵包和燒開的自來水。

「可憐。」默祈這樣評價自己的命運。

她現在面臨著一個大問題,那就是——她快要沒錢了,這個月交完租之後自己就會身無分文,到時候可就是連黑麵包都吃不起了。

儘管已經是這片區域最便宜的房子了,也是貴達一千五百元每個月!

關鍵的是現在已經月末了,馬上就會有人來催租了!!

「咚咚咚!」急促而短暫的敲門聲響起,門外也傳來她最討厭的聲音:「我知道你在裡頭,趕緊滾出來交租!」

他就是房主,好像是叫費偉,不過大家都叫他費哥,儘管默祈本人並不想叫他名字,噁心,要不是他的體型比較大,不然早就打爆他了。

默祈還沒有適應這副身體的虛弱感,況且本來就已經是營養不良的狀態了,所以她晃悠悠的來到門邊把門開了個小縫,探出半個身子來,警惕地用手拉着門,不讓他衝進來。

「這個月房租。」默祈冷冷地把口袋裡的紅票子給了他,等等,為什麼是紅票子?這好像不屬於這個時代吧?

「這個月的租房費…」龐大的身軀擋着門,不讓默祈把門關上,他數了數錢,嘖嘖兩聲:「不夠啊,這個月漲房費了,你還要再給兩百。」

「…」默祈本來從始至終都面無表情地盯着他,這一漲租才讓她皺了皺眉,問道:「你沒說過要漲租啊?」

「可能是忘了告訴你,其他房客都接受了。」費偉雲淡風輕地把這個問題敷衍過去,然後一轉偏鋒:「要是錢不夠,或許也可以試試其他的方式哦?」說完,他還猥瑣的笑了笑。

默祈想都不用想都知道這個方式對她會有多不利,嘆了口氣,把口袋裡最後的兩張紅票子拿了出來:「給你,這下可以了吧。」

「切。」費偉不爽地咂咂嘴,把那兩張票子拿了過去:「我給你賺錢的機會了。」他一邊說著一邊重重捏了默祈的臉一下,隨後轉身離開。

默祈重重把門關上,這還是她第一次感到心理和生理上的不適,可能是原主本來就厭惡他的原因吧。

「唉…這下是真的身無分文了。」默祈揉着因飢餓而咕咕叫的肚子,去桌子上拿了一個吃了一半捨不得吃的黑麵包。

「唔…」好像放的有點久了,味道很差,但是她知道這是家裡最後的食物了,畢竟就連剛剛的房租都是她東拼西湊出來的。

忍着噁心把黑麵包塞下肚,儘管沒吃飽但也沒辦法,她去找了一塊反光的玻璃,觀察起自己的身體。

身高只有一米四幾,可能是因為營養不良,身材現在摸上去基本沒有肉,只有肩膀撐着衣服顯得不那麼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