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從貧民開始爭王位》[重生後從貧民開始爭王位] - 第10章 一箭雙鵰

默祈見兩人熱情似火地詢問自己何處可以賺錢,十分為難。

冒險家協會?對於她們來說太危險了。

這地方也根本沒有除了苦力之外能正常賺錢的地方…

默祈看了看自己手上提着的葯,一個巧妙的辦法浮現在腦中。

「這樣,我教你們煉藥吧。」

正好自己不煉藥,如果她們願意煉就去煉吧,無論是拿去賣還是自己用都不吃虧。

也能解決沒事幹的問題,這不是一箭雙鵰嗎?

「煉藥?可以可以!能賺錢就行!」煙楓眼神犀利,刺得默祈甚至有些擔憂。

但反正她也是剛睡醒,教煉藥這種事情對於她來說簡直易如反掌。

「那先讓我把東西放一下,待會我就教你們。」

「好!」

兩人利落地幫默祈把東西放好,然後便乖乖聽起默祈跟她們講解煉藥的知識。

由於實在太過簡單,默祈還跟她們提了一嘴:「如果想賣出好價格的話,必須煉出與眾不同的葯才行,但如果隨便賣就無所謂了。」

她不知道這句話會引起怎樣的事情,但兩人聽得眼冒金星,感覺致富的道路近在咫尺。

畢竟默祈只是告訴她們能賣錢,煉起來很簡單。

「我學會了!多謝默姐姐了!」煙雪和煙楓對她們「煉」出的草愈葯非常滿意。

「不用謝,那邊那個木籃子以後就留給你們用了,希望你們能夠**。」

「我啊,最近還是很忙的,沒法全天照顧你們,等以後有時間了再好好陪你們。」

默祈說完,還裝作一副自責的樣子,引得兩人很是同情。

煙雪不想默祈太累了,說道:「放心吧默姐姐!我們也可以照顧好自己的!」

煙楓不想默祈受委屈,說道:「沒事的默姐姐,在外面別苦到自己就好。」

默祈見兩人上當,回答道:「謝謝你們諒解我…藥材和煉藥的過程也告訴你們了,以後就靠你們自己悟了。」

「天也晚了,你們不困嗎?」

默祈說完,兩人也覺得確實該睡覺了。

煙雪指了指屋子裡僅有的兩個房間,詢問道:「確實困了,但我們睡哪呀?」

「那左手邊的房間睡覺,右手邊是廁所,也可以在裏面洗澡。」

說起來…自己好像挺久沒洗過澡了,但身上還是香香的,到底算是汗臭味還是體香味呢?

待會等她們睡下了,自己也去洗個澡打算打算明天的行程吧。

「那不是默姐姐的卧室嗎?」

煙楓有些疑慮,如果她們睡在那裡頭了,那默姐姐睡哪呢?

「沒事,一起用吧。」默祈很是大方的將房間共享給了她們,她們也很感激地跑進去睡覺了。

而默祈目送她們進了房間後,臉上那似有似無的微笑也徹底消失,開始整理起身上和家裡的東西。

錢包里還剩下八百塊左右,兩把小刀都已經見過血了,兩瓶草愈葯,一大瓶的秘蘭葯。

比起最開始的時候,現在已經不知好了多少,一天左右的時間從縮衣減食到吃穿不愁,默祈覺得自己很棒了。

儘管食物沒法保鮮,但就從體感溫度來猜測,現在的室溫是二十度左右,這些剛摘下來的漿果怎麼說也能在腐壞之前吃完。

先不談這兩個傢伙會不會威脅到自己,但從目前來看她們對自己還是持有忠誠態度在的。

自己並不知道這樣衡量收養她們的利弊好不好,但也不想知道,自己只是不希望再被背叛。

「現在如此,亦是如此。」

默祈從自己的思緒中脫出時,已經無意識地把家裡打掃了一遍。

可能是前世的習慣讓她養成了肌肉記憶吧,自己出現的地方一定要乾淨整潔,這樣處理後事也方便…

當然,看得也更順眼。

「不如去洗澡呢,對了,草愈葯也可以稍微試着用一下…」

默祈將衣物脫掉放在椅子上,帶上一把小刀和草愈葯便進了廁浴混搭的房間——自動排出臟污的旱廁,和澡盆。

根據記憶,默祈將這個用蒸汽來快速加熱的機械設備開啟,接下來只需要往澡盆里倒水放在上面,等一小會就會變成熱熱的洗澡水了。

「科技的力量啊。」默祈感嘆道。

默祈蹲在玻璃碎片前,在玻璃反光中,那幾處仍然發紫的淤青讓人憐憫,小心翼翼地將草愈葯淋在上頭。

「好奇怪的感覺…」

藥水的效果還是顯著的,本來還有些發疼的淤青瞬間就沒感覺了,而且藥水順着她白嫩的肌膚滑落時,竟然也有些清涼爽。

「不錯,至少說明這葯是有用的。」

默祈心滿意足的將草愈葯放在一邊,然後用木勺盛起熱騰騰的水,一把澆在自己頭上。

「好燙!!!!」

被燙的眼淚都快流出來的默祈慌忙去調了調設備,總算是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溫度。

總算是可以細心給自己從頭到腳洗一遍了,但不知為何總感覺有雙眼睛在盯着自己。

她悄悄瞥了一眼浴室門,門縫裡有一藍一紅的頭髮正晃動着…

門外,兩人正因為默祈將頭轉了過來而臨時躲藏,全然沒有發現自己的頭髮已經暴露了自己。

「默姐姐…好可愛…」煙雪滿臉通紅,嘴裏喃喃着奇怪的話。

煙楓有些無奈,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

「煙雪…要是剛剛我不拉着你就被發現了…」

煙雪才不會管那麼多,她又悄悄探出頭,窺視正在洗澡的默祈。

「楓姐姐和我跟她比起來…感覺默姐姐完勝我們啊…」

煙楓沒聽懂她說的什麼意思,因此也跟着一起探出頭。

「你在說什麼比不…你、你腦子裡都裝的什麼啊…」煙楓的臉也變得更紅了,但她還是稍微對着自己的比了一下。

不比還好,一比反而有一股幽幽的自卑感從心底升起。

儘管無論在哪種世界,默祈的大小都只能說是中下級別的,但她們這種一眼平川的自然很是羨慕。

「差不多得了…怎麼還在看啊…」默祈不知道她們談論的話題,但她已經洗了兩遍頭髮了,如果她們再不走自己也受不了了。

她可不想讓自己的頭髮出事,所以她將蒸汽設備關掉,起身用毛巾擦起頭髮。

似乎是察覺到默祈洗完了,門外的身影總算是消失不見,這才讓她鬆了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