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從貧民開始爭王位》[重生後從貧民開始爭王位] - 第7章 就剩你了

煙雪替煙楓背起了沉重的木籃子,一個人走在前頭,偶爾還往嘴裏塞幾顆漿果,發出滿足的聲音。

「話說你是怎麼知道那有個廢棄礦井的?」默祈打破平靜,向煙雪問道。

「我們之前跟媽媽一起去過,她說她的戒指丟在那了,但是跟她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煙雪如是回答道。

這時,她的話鋒一轉,問道:「話說,待會回去怎麼跟媽媽解釋呢?」

「媽媽應該不會生氣吧…新爸爸不也挺好的嗎?」煙楓說著,還看了看默祈的側臉。

默祈看了看煙楓,又看了看煙雪,又想了想自己那僅剩八百塊錢的錢包,無奈地嘆了口氣。

儘管如此,她還是安慰兩人:「沒事,大不了我養你們。」

「好啊好啊!如果是真的話就太棒了!」

煙雪很是興奮地回應默祈的話,然後停了下來,指着遠處的山脈,說道:「那裡就是了,聽說這裡原本是一個很大的礦區,但後來因為各種事故廢棄了。」

「媽媽很久以前就是那裡的工人,也就是因為礦區廢棄才失了業的。」煙楓在煙雪說完後補充了一句,語氣略顯悲傷。

「就算是這樣,也得繼續生活下去啊。」默祈感嘆道,看向兩人:「有些時候,就算世界上只剩下你最後一個人,也不能放棄希望。」

兩人不知道默祈為什麼突然要說這種話,將這沉重的話題轉了個彎。

「話說…爸爸你長得好矮啊,但是你的氣質卻又不像是小孩,是得了什麼病嗎?」

默祈捏了捏拳頭,回應煙楓的話:「我芳齡十五。」

兩人都不可置信的轉頭看向默祈,隨後同時出聲:「十五!?」

「我們今年十四歲,只比爸爸你小一歲啊!」煙雪一邊倒着走路,一邊說著。

「所以以後別叫我爸爸了,叫我默姐姐吧。」默祈是真不想這兩傢伙走在路上對着自己直接喊「爸爸」,太恐怖了。

她們聽了默祈的話,異口同聲地叫道:「默姐姐!」

默祈點點頭,但她們之間又糾結起來。

「可是我們都決定讓默姐姐你當爸爸了,這一邊當姐姐一邊當爸爸不太好吧?」

煙楓摸着下巴,眼睛上下掃視着默祈問道。

默祈還沒說話,煙雪又搶先補充:「總不能再找一個吧?不想去找那些看起來就很壞的大人。」

「沒有又不是不行,為什麼一定要個爸爸呢?」

「想一想,世界上那麼多孤兒,人要懂得失去,不一定失去的就必須彌補回來。」

默祈的語氣沒有什麼變化,就像清湯寡水一樣無味,但這樣的一句話讓她們兩人不再糾結爸爸的問題。

「好吧,沒有爸爸也不是不行…」還沒完,煙雪突然指着默祈喊道:「但默姐姐一定不能拋棄我們!」

默祈嘴角微微上揚,點了點頭。

「當然,你們也一樣。」

森林逐漸變得稀疏,一座大山擋住了三人前進的路,而山下有一個礦道,礦道前擺着幾十顆巨石,它們的岩壁上已經爬滿了苔蘚,不知放了多久。

這條礦道由木製的支柱組成,上面還吊著已經熄滅的油燈,使得礦道黑漆漆的,看不見深處。

附近還有幾個帳篷,像是新搭建的,不知道有什麼人住在這。

「默姐姐來這是要幹什麼呢?」

「找一種藥材,叫做秘蘭花,大概是長這樣…」

默祈將要找的藥材樣貌和特徵都告訴了兩人,她們聽了之後也很是有信心的要幫她一起找,隨後三人便散開來尋找。

「植物的生命力果然頑強啊…」默祈摸了摸被巨石壓垮但依然屹立的小草,如此感嘆道。

她找了一塊比較靠近山壁的巨石,看了一眼它的後方,這裡照射不到陽光,既潮濕又陰暗,理論上應該存在那種藥材。

果不其然,粉紅色的花瓣十分顯眼,默祈鑽進去將上面的花瓣掰下來三顆,正準備去叫其他那兩個不用找了,就聽到外面傳來聲音。

「默姐姐!我們找到了!」

兩人拿着一大把的花瓣走了過來,默祈這才想起來沒跟她們說要多少片花瓣…

「啊…哈哈,好啊,好。」

默祈苦笑着,讓煙雪把花瓣塞進風衣的兜里,儘管全塞滿都丟了一大半的花瓣。

解決了第二種藥材之後,最後的藥材默祈一路上愣是看不見一個,這讓她有些擔憂。

該不會這個樹根果非常罕見吧?

還沒來得及糾結這個,默祈就發現一位男子拉着一隻載滿貨物的騾子緩緩走來。

「流浪商人?」

默祈這樣想着,帶着其他兩人迎了上去。

那男子長得俊俏,身形高大,穿着一身還算體面的布料衣物,見到默祈幾人靠近,文縐縐地詢問道:

「孩子們,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嗎?」

「沒有,我是來買東西的。」默祈不喜歡商人,因為她遇到的商人更多都是以外表看人,為了利益可以犧牲一切的傢伙。

要不是為了完成任務,她可一點也不想跟商人打交道。

「哦?沒想到你們居然知道我是商人,好吧,你想要什麼貨品?」他戴着鐵戒指的手拍了拍自己的騾子,介紹起上面的貨物:「這是魔法用具,魔杖、附魔書都有,這個是…」

沒想到這個流浪商人身上全是寶,一大堆非常有用的東西,但價格無一例外都是默祈買不起的。

「你這裡有恩光笛嗎?」說著,她晃了晃手中的紙袋。

他愣了愣,一邊拿貨一邊說:「原來你就是委託人啊,我這自然有恩光笛,沒想到能在這碰到你。」

「這委託我前幾個星期就接受了,但我在這周圍轉了幾圈都沒有見到人來拿貨,都準備放棄了。」

「這就是恩光笛了和委託金了,拿好,紙袋給我。」

默祈接過恩光笛和五張紅票子,將紙袋給了商人。

「好了,沒有什麼想買的了吧?」

「你手上的戒指…是在這裡撿到的嗎?」煙楓盯着商人手上的戒指問道。

「是,埋在土裡沒人要我就洗乾淨戴上了,怎麼了?」

「那是媽媽以前戴着的戒指,一模一樣…」

商人露出疑惑的表情,將戒指摘下來看了幾眼。

「你的意思是,這個戒指是你媽媽的?」

「對,媽媽一定很在意這個戒指!能還給我們嗎?」煙雪問道。

聽到這話的商人卻嘖嘖兩聲。

「我也挺在乎這個戒指,給我兩百塊錢,歸你們了。」

「你…」

煙楓還想再講講價,但默祈抽了兩張紅票子。說道:「成交。」

拿到戒指後,商人便開始將那些支在此處的帳篷收走,三人也啟程往回去的路走。

「默姐姐…」煙楓拿着鐵戒指,感覺讓默祈吃了虧買了這麼個鐵戒指,心中很不是滋味。

而默祈注意到煙楓的這股情感,拍了拍她的肩膀。

「沒事,畢竟是你們媽媽的東西。」說著,默祈還摸了摸煙楓手上的戒指:「而且她不是很在意嗎?」

「媽媽她以前應該在意,但現在…」煙雪抬頭看着天空,不知道想着什麼。

「現在肯定也在意吧,畢竟是爸爸求婚送的東西。」煙楓補充道。

「那待會我跟你們一起回去,順便問問方不方便搬個家啥的。」默祈自然希望她們能夠跟自己回到西邊的家裡,不然房子可就白租了。

「我們家…就是垃圾堆啦,沒有什麼好搬的。」

「那就問問你們的媽媽願不願意搬到我那裡,雖然比較小,但還可以擠一擠。」

兩人聽了之後,表情都有些奇怪,跑到一邊竊竊私語了幾句。

「不、不用默姐姐去問,媽媽不喜歡外人,到時候我們去問就好。」煙楓笑嘻嘻地說道。

默祈有些疑惑,感覺這個舉動跟冒險家協會的任務一樣——多此一舉,但也只是點點頭應了下來。

幾人來到了剛剛她們採集漿果的地方,默祈沒有隱藏屍體,但如果不仔細觀察,真看不出去這裡死了人。

「默姐姐!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