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拒婚王妃軟又嬌》[重生後,拒婚王妃軟又嬌] - 第10章 那不如王爺親自給我上藥?

「王爺不用否認,殺了我也沒關係,但記得奪得高位時幫我殺了李景祁,也不枉我們夫妻一場。」

姜妙寧喘着氣說著這話,李宴清眼中卻有殺意,但自己的腿還需周在野醫治,若是姜妙寧死了,他的大業便完不成了。

李宴清鬆開手,姜妙寧馬上脫力撐着床喘氣。

「你知道的很多。」

語氣已不像昨夜和方才那麼溫柔,冷冰冰的,拒人於千里之外,這才是真正的李宴清。

「王爺別管妾身是如何知道的,又為何要殺李景祁,總之您只要知道妾身依附於您,定然什麼都聽你的,不會背叛你就是。」姜妙寧揉了揉被掐紅的脖子,「我所求的,不過就是讓李景祁不得好死罷了!」

「如此,還真需要王妃幫一個忙。」李宴清起身撩開帷幔下床。

姜妙寧說的對,他沒必要知道她為什麼恨毒了李景祁,也不需要知道姜妙寧為何知道他要奪位,只要知道她不會背叛,若是背叛他也能輕易要了她的命就行。

周在野為他刮骨療毒,調養期間必須找個理由瞞過李暨的耳目,若是姜妙寧能幫他遮掩最好。

「王爺您說,妾身自當赴湯蹈火。」

李宴清從懷中拿出一個瓷瓶,遞給姜妙寧。

「這葯吃連吃七日後會突發急症,或許對身體有損,你願意嗎?」

姜妙寧接過瓷瓶,倒出一顆葯,「只要王爺記得我的恩情就好。」

姜妙寧將藥丸生吞下去。

李宴清出了屋子,竹青已經回來了。

她昨晚剛見李宴清那副彷彿真為抱不穩姜妙寧而失神落魄的臉,今日又如此無情,竟給她傷身的葯。而且這姜妙寧為何知曉的這麼多,到底都是怎麼回事?

「你有話要問?」

李宴清見她跟在他身後魂不守舍的模樣,停下發問。

「屬下就是不明白,為何要給王妃傷身的葯,王妃到底與您是正頭夫妻,日後主子大業得成,總是要生兒育女…」

「住口。」

「屬下僭越了!」竹青立馬行禮道歉。她也是個女子,若是她的丈夫對她這樣,無論出於何種原因,定會一刀砍了他的。因此有些替姜妙寧不值,儘管她想砍的那人是李宴清。

「本王給的不是傷身的葯,是解藥。」

「解藥?」竹青細細思索,「主子是想…」

「竹葉已經去辦了。」

「這…您不能腿上的毒還沒治好,又吃一種毒藥啊!」

「不然如何能有機會養傷?放心,本王有分寸。」

青桃青果打了水和拿了早膳來,竹青聽到聲音立馬翻身上房。

「王爺…王爺萬安!」

「王爺萬安!」

青桃青果剛進廊下就看到李宴清背着手站在那,嚇得手裡的東西差點沒拿穩。

「王妃已經醒了,你們去吧。」還是那個溫和的樣子。

「是。」

青桃端着水,剛要走,又壯着膽子問:「王爺不洗漱用早膳嗎?」

「本王有公務,一會兒在書房解決。」

「哦,王爺慢走。」

李宴清離開後青桃小聲和青果嘀咕,「王爺又沒有官職,今日又是新婚第一天,哪裡來的公務?不會是冷落咱們姑娘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