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拒婚王妃軟又嬌》[重生後,拒婚王妃軟又嬌] - 第8章 你討厭我嗎?

相比於這個,竹葉更害怕她被李宴清扔出去。

李宴清還沒有腿疾之時,有許多女子都想靠近他,可她家主子就是不近女色,以前被皇帝勒令去參加那些雅集酒宴,遇到主動來搭話的,便是一副生人勿近,冷漠無情的臉,把那些王宮貴女都是嚇退了。而那些想直接貼上來的,李宴清都是直接躲開,沒躲開的話,便會一掌將人拍出去,從此再沒人敢靠近他了。

因此她聽到姜妙寧撲進了李宴清的懷裡,還說這話,是真的擔心她有性命之憂了。

「不能抱嗎?」姜妙寧其實沒那麼暈,只是順勢而為罷了,畢竟是葯三分毒,她也不會真的吃這麼多下去。只是為了拉攏李宴清的心。

「本…本王…會走不穩…顛着你…」

姜妙寧貼着他的胸膛聽到他加快的心跳,果然不管面上怎麼裝,實際上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小子。

「我頭暈~」姜妙寧的在他懷裡撒嬌,「冠好重,拿下來…」

「那本王讓…」

「你討厭我嗎?」

姜妙寧突然在他懷裡發問,李宴清低頭對上姜妙寧噙滿了淚水,充滿了委屈的雙眼,一時心頭觸動。這好像不是演的,她好像是真哭了。

姜妙寧察覺到李宴清鎮定外表下的慌亂,於是乘勝追擊,回憶出她前世受得那些委屈,她也曾哭着問李景祁這話,但李景祁依然沒有給她答案。這是她上一世的心結,每次想到這事便是心中一陣酸楚,自然是哭得情真意切。

「沒有,你別哭。」李宴清為姜妙寧拭去眼淚,他覺得自己真拿她沒辦法,畢竟是自己名正言順的妻子,總不能一掌打出去。

姜妙寧發覺有些控制不住情緒了,只能鑽在他懷裡躲着壓抑着抽泣。

但李宴清真以為她是認為他聽了外面的傳聞討厭她,不然何至於這麼委屈。

「好了,本王抱你,你別哭了。」

姜妙寧這下是真的覺得支撐不住了,葯勁完全上來,淚水還沒流完,就在李宴清的懷裡睡過去了。

李宴清感覺她在懷裡沒了動靜,應該是迷藥起作用了。

將她扶着打橫抱起,才看到姜妙寧已是滿臉淚水,眼神稍微暗了暗,將姜妙寧摟的緊了一些。雖右腿無力,但盡量走得穩,將她放在床上。

李宴清拆了她頭上的釵冠,解了她的霞帔外衫,再給她蓋好被子,才出了門。

竹葉等了半天才將李宴清等出來,聽到他們兩個在裏面一個哭一個哄,還以為他們也許出不來了。

竹葉抬頭看到李宴清胸前被淚水浸濕,她主上真讓姜妙寧抱着他哭了?竟然沒一掌打出去?她家主上真喜歡上了姜妙寧?

竹葉腦袋向來轉不過彎,雖然震驚姜妙寧的性子怎麼和自己先前盯着的時候不一樣,也震驚為什麼李宴清居然真的忍了姜妙寧的哭鬧,但是卻也沒有細想,細想她也想不出什麼。

「你去吩咐下去,本王和王妃在房內休息,莫要任何人來打擾。」

「是!」

竹葉向來聽吩咐做事,想也沒想就去了,畢竟這和之前說好的一樣,讓姜妙寧迷暈。

一是李宴清並不想和姜妙寧圓房,二是周神醫已帶入府中,他找人治腿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如今所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