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拒婚王妃軟又嬌》[重生後,拒婚王妃軟又嬌] - 第9章 夢魘

姜妙寧陷入夢魘。

哪裡來的啼哭聲?

「母妃!」

「母妃!你不要月兒了嗎?」

「母妃,稷兒聽話,母妃不要走!」

姜妙寧看到李容稷和李容月坐在地上哭泣,立馬奔了過去。

「稷兒,月兒,母妃沒有走,母妃怎麼會不要你們!」

姜妙寧抱住兩個孩子,失聲痛哭。

「母妃,月兒好疼啊!」

「母妃我也疼!」

姜妙寧眼看着她的孩子在她懷裡七竅流血,哭喊着在她懷裡喊疼,而她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突然李景祁將他踹倒在地,讓宮人將他們的身體抱了出去。

「大皇子和公主突發惡疾,為防傳染,燒了吧!」

「不要!不要!把我的孩子還給我!稷兒,月兒,陛下我求你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姜妙寧跪在地上抓着李景祁衣角哭求,但李景祁只是嫌惡的將她推開。

「寧妃發了瘋病,禁足信雲宮,什麼時候好了才准出來。」

姜妙寧還想求他,卻被兩個宮人壓制在地上起不來,只能無助的哭喊。

冀王府內,姜妙寧滿頭大汗,囈語哭喊着,李宴清回房時正聽見。

「稷兒…月兒…還給我,還給我…」

李宴清也不知她在喊什麼,只能先拿了她的手帕給她擦汗。

姜妙寧還在夢魘中,姜月卿那句話還在她耳邊縈繞。

「你記得跟他們說,害死他們的不是我,是他們的親生父親!」

姜妙寧在夢中痛哭不已,稷兒月兒的哭喊也在她耳邊哭喊。

「李景祁,我要你償命!」

姜妙寧在夢中的話,囈語中也說了出來,要說先前的話李宴清確實沒聽清她在說什麼,可這句話,清清楚楚,雖在夢中,卻帶着真正的殺意。

李宴清擦汗的手頓了頓,償命?什麼時候結的仇?他怎麼沒有一點消息?

「竹葉。」

竹葉推開門進來。

「主子。」

「去查查王妃和李景祁是不是有什麼仇怨。」

「是!」

姜妙寧眼淚不止,李宴清只好一隻手輕輕拍着姜妙寧,一隻手握住她緊攥着被子的手,希望她能從夢魘中走出來。

「周神醫,我家主上治腿之事需要保密,還得委屈神醫在皇宮家宴之前的這些日子住在這莊子上。」

「庄野清凈,可比王府自在許多,只是…」

竹青以為他是對居住條件不滿意。「只是什麼?」

周在野看了眼竹青,輕笑一聲,「我同你說什麼?」

「準備筆墨,我寫些藥材,你家王爺刮骨療毒要用。」

「是!」

姜妙寧一覺從傍晚睡到天亮,轉身看到李宴清睡在自己旁邊嚇得心都要跳出來了,但立馬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昨天嫁給他了。

想起昨日她同李宴清耍賴撒嬌,此時才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昨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