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 第一章 夢醒

南啟,永平八年夏。

汴京城下了一場久違的大雨,連綿不斷的雨水和陰冷的天氣使得路上的行人步伐匆匆。

沈府也不似往日熱鬧,南院庭廊內丫鬟婆子紛紛低着頭神色慌張,就連平日里最是沉穩的范媽

媽也是一臉焦急,不時抬眼看一下正屋,嘴裏念叨着:「好好的怎麼會從馬上摔下來,可別生出什麼好歹來呀……」

過了半個時辰丫鬟萍兒從正屋匆匆跑出來,朝着范媽媽方向帶着哭腔低聲說道「范媽媽,姑娘……姑娘」

范媽媽聽萍兒說了半天也沒個完整的話,急得不行催促道:「到底怎麼了,你倒是說呀,大夫說姑娘癥狀如何」

「大夫說姑娘雖磕到了頭…,但幸好只是皮外傷…沒什麼大問題,不過近些日…可能會有眩暈之症…還得卧床休養」遂一直啜泣個不停,萍兒倒也是將大夫的話完整的說了出來。

「幸得佛祖庇佑,姑娘才平安無事,你們務必細心照料姑娘,待姑娘醒了及時去東院告知與我…好了,我還得趕緊回去回稟老太太免得她着急,

都各自忙活去吧」范媽媽說完便帶着身後兩個丫鬟快步走出了南院。

「是,范媽媽」丫鬟婆子齊聲應到。

「范媽媽慢走」萍兒道。

目送范媽媽離開後,便回到了房內,一直守着昏睡的沈蓁蕪。

夜半三更,沈蓁蕪在噩夢中驚醒,從塌上坐起身雙手抱膝,頭靠在膝上,臉上的髮絲都被汗水浸**。

萍兒因太困去洗了把臉回到便房內見自家姑娘已經醒了,整個人縮成了一團坐在塌上不時顫抖幾下,

穿着單薄的素色寢衣散着一頭烏黑的長髮,面色蒼白,鵝蛋似的臉龐上一對彎彎的新月眉

配着挺翹的鼻子以及微微泛白的朱唇,一雙杏眼直盯着一處,模樣很是楚楚可憐。

「姑娘,可有哪裡不適」萍兒輕聲問道。過了半響見沈蓁蕪久久未答話,復又喊了幾聲「姑娘,姑娘……」

沈蓁蕪慢慢回過神,轉臉望向萍兒,小丫頭雖相貌普通,不過勝在面上肉嘟嘟長得討喜

很是可愛,「無妨,只是輕微的磕碰,不礙事」沈蓁蕪答道。

「姑娘餓不餓,要不我讓廚房做點吃的送來」萍兒接着問道。

「不必了,我沒甚胃口,圍着我照看了許久估摸着你也累了,去休息吧」沈蓁蕪說完

便緩慢順着軟枕躺了下去。萍兒心疼的看着自家姑娘,替她掖了掖被子便悄聲退出了屋子。

沈蓁蕪躺在床上回想着夢裡女子的哭泣聲,城牆上一躍而下的紅色身影,一直

縈繞在腦海,從半個月前沈蓁蕪只要入睡總會夢到這些片段但是卻怎麼也看不清那女子的面容,直到今日蹴鞠不慎從馬上掉下來,昏迷這一陣兒又做了這個夢

模糊的記憶瞬間清晰,而那女子的面孔

竟然與自己長相一模一樣,只是略顯成熟一些,準確來說是十八歲的自己,原來自己從城牆一躍而下後沒有死反倒回到了十四歲。

沈蓁蕪也終於想起了自己為什麼從城牆一躍而下結束生命的原因。

沈蓁蕪父親乃當今皇帝親封的輔國大將軍沈巍,手握重兵,常年駐守定州。而沈蓁蕪母親楊

氏當年由於生產時血崩,產下她便撒手人寰。楊氏與沈巍是少年夫妻,感情極好,因此在楊氏

離去後一直未續弦,而他常年駐守邊關,便將沈蓁蕪一直養在沈母沈老太太跟前,而沈老太太一心只愛佛法,雖寵

愛有加但對於沈蓁蕪管教甚少,沈父又常年不在家於是便養成了她嬌縱任性的脾氣,對於喜愛的人或者物都會用盡一切辦法去得到。

在汴京城是出了名的跋扈嬌縱,沈蓁蕪雖對外面對她的評價有耳聞,卻毫不在乎,照樣我行我素,騎

馬蹴鞠,勾欄瓦舍各種惹是生非。

直到遇見謝珣,那個眉目如畫,姿容似雪,墨色的眼眸常常彎成月牙般的弧度,嘴角總是帶着一抹笑意的少年郎……

沈蓁蕪初見到謝珣,是在曹雲汐家的賞菊宴。因着在宴席上幾個世家小姐對着沈蓁蕪一頓明嘲暗

諷,搞得沈蓁蕪氣急敗壞,和她們一翻撕扯,就差掀翻席面,還好一旁的曹雲汐勸阻才作罷,一時間心情全無,就嚷着萍兒出去走走,待

路過湖心亭遇見三個男子;彼時謝珣身邊正站着兩個世家公子,幾人相談甚歡,當他察覺轉頭望向沈蓁蕪

時,其餘兩人也跟着轉移視線齊盯着沈蓁蕪,一時間讓原本盯着他出神的沈蓁蕪視線無處安

放,悄然間紅暈爬上了光滑的面頰。

「子玉,又來了一個你的追隨者啊」他右側紫袍常服的男子說道。「哈哈,是啊,這次你可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