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 第四章 捉弄

沈蓁蕪與曹雲汐因到的晚些,其他位置都已坐滿,二人只得坐在靠里側前後兩個位置。

沈蓁蕪端坐在矮桌前,雙手隨意放在盤起的腿上,眼睛不經意的

打量着四周,身側是現鑿用石頭壘成的雙環形河渠,中間放置了長長的怪石假山 ,正好隔成了兩半,

一邊坐女子,另一邊則是男子,想法倒也是別緻。

等了許久,崔玲玲才引着懷柔郡主緩緩入座,待眾人向懷柔郡主問了安這才開始講今日遊戲規則,

崔玲玲站在高台上昂着頭大聲說道:「前人崇風雅曲水流觴,今日不如咱們玩兒點兒新花樣,

等酒杯漂到誰旁邊,作完詩還可對下一個人提一個要求,做不到的就要接受大家提出的懲罰,大家可有異議」

下面的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卻也沒人提出質疑,「如果沒有那咱們就開始了,今日乃寒食節,那咱們就以此開題作詩一首,後面大家隨意」

曹雲汐轉頭向沈蓁蕪望去,只看見她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似乎沒有認真聽崔玲玲說的內容,於是

便沒好氣的說道:「你怎麼一點兒也不着急,崔玲玲今天提的規則明顯是針對你的,明知道你詩詞音律皆不通,還故意設這樣的狗屁規則」曹雲汐越說越氣,

接着道:「沒事,別害怕,萬一停在你這裡,我幫你解決,絕不讓她的奸計得逞」

沈蓁蕪微笑着靜靜聽曹雲汐說完,沒有說話,只拍了拍她放在桌上的手安撫她的情緒。

曹雲汐看着她毫不驚慌的樣子,只得一臉擔憂的轉回去了。

遊戲開始了,酒杯順着男子那邊開始流向女子這邊,不一會兒,男子那邊便有人開始作詩了,

一道低沉渾厚的聲音說道:「寒食時看郭外春,野人無處不傷神。平原累累添新冢,半是去年來哭人」(引五代•雲表)

說完兩邊同時響起一片叫好聲,聲音未停另一個沙啞的男聲接道:「韓兄好文采,那請你提一個要求給下個人吧」

「那就請下個人作一幅畫吧,內容都可」低沉的聲音答道。

聲音沙啞的男子玩笑道:「韓兄你這也太簡單了……那咱們接着來」

轉了幾輪後終於到了女子這邊,第一個停的便是崔玲玲旁邊,答完便迫不及待說道:「不如下一個人與我比試一下彈琴如何」

「崔妹妹好手段啊,誰人不知你的琴藝名冠汴京,你這不是擺明了欺負人嗎?」曹雲汐不忿道。

崔玲玲聽完正要反駁,還不等她說話,懷柔郡主不耐插話道:「好了,剛剛的那不算,你重新說」

崔玲玲狠狠剜了曹雲汐一眼壓下怒火恭敬的對着懷柔郡主躬身:「是,那下一個人就為大家獻一支舞吧 」

「好了,繼續吧」懷柔催促。

曹雲汐看了眼懷柔郡主不耐的表情,再想要說什麼也只得壓下。

酒杯毫無疑問停在了沈蓁蕪旁前。

崔玲玲眯眼笑道:「今日難得一聚,看來我們大家要好好欣賞一下你的舞姿了」,她想以沈蓁蕪素日的品行,

料定她不會跳舞,這次絕對可以讓她在眾人面前出醜,更要讓那人認清她的面目,一想到等會兒她出醜的模樣,崔玲玲嘴角的笑意更甚了。

曹雲汐看着崔玲玲不懷好意的笑容站起身維護道:「阿蕪前幾日受了傷,我來替她吧」

「不過是磕碰了一下,又過了這麼長時日,未免也太嬌慣了些,還是你們竟然連懷柔郡主都不放在眼裡了」崔玲玲冷笑着說道。

懷柔郡主聽了崔玲玲的話冷哼了一聲道:「沈姑娘好大的氣派,怎的我都不配看你的舞咯」

底下的人紛紛議論,就連旁邊男子席也有些許起鬨聲響起。

「好啊,只是我舞藝不精,要是我跳了各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