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 第六章 心態,重要的是心態

在韓府待了大半日,中午陪韓夫人用了飯後,韓夫人讓沈蓁蕪到離主屋不遠的竹林小院午憩,這個屋子

是沈蓁蕪兒時在韓府時常住的院子,後來逐漸大了也就不再長住了,不過屋子韓夫人也一直為她留着,安排了人打理着院子。

小時候沈蓁蕪很調皮,時常捉弄丫鬟婆子,動不動就藏起來沒了蹤影,急得她們如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將府里翻了個底朝天也找不到她,無法只得報給韓夫人,

而這時沈蓁蕪才慢悠悠的從竹林里躥出來,一臉得意,丫鬟婆子們是打也打不得罵也罵不得,渾怕了這祖宗,

後來韓樾聽了這事,本着哥哥的身份的批評了她多回,她才稍微收斂了一些,不過也只是在他面前

沈蓁蕪還是怕他的,只是因為知道他也是誠心為她,這份怕里也多了一份敬意。

午後陪着韓夫人聊了許久,直到用了晚飯也不見韓樾二人回來,

沈蓁蕪也就又回了竹林小院兒,因心裏有些煩悶便讓萍兒喚人給找了一副棋盤來下棋,

自打擁有前世的記憶後,腦海里總會浮現許多以前不好的回憶怎麼也揮之不去,沈蓁蕪便開始用下棋來緩和心境

一開始也是沒有什麼章法,後來尋了些上古的棋盤慢慢摸索,漸漸的也下出了些門道來,沈蓁蕪有一個很好的優點就是特別執着,凡事她喜歡的或者想學的

只要她願意在學習任何新事物時就一定能學個十成。

萍兒站在一旁安靜看着沈蓁蕪下棋不敢打擾,她曉得現在姑娘喜歡安靜,不再似以前那樣張揚明動

她也不敢再隨意和姑娘嬉笑了,以前的姑娘雖然脾氣稍微有點兒不好可是很天真簡單,不像現在,就這一刻的樣子,彷彿身上披着厚厚的刺讓人難以接近。

正想着呢,門外丫鬟來報:「二姑娘,郎君來看您了」

「快讓表哥進來吧」沈蓁蕪抬了說道。

外間傳來窸窸窣窣聲,沒一會兒韓樾邊往正屋走邊整了整還未來得及換的朝服,許是剛剛解了披風弄亂了些,待他整理完便看見沈蓁蕪正坐在踏上朝他仰頭微笑,旁邊擱着一盤棋,

走近了一看,棋盤上的黑子白子正在互相撕咬,難分伯仲,韓樾望着棋盤沉思了一會兒,坐在了沈蓁蕪對面,開始執白棋朝着棋盤而去。

原本被黑棋團團圍住的白棋竟然被牽了出來,突出了包圍圈,而原本看似佔了先機的黑棋因為白棋之前的進攻反倒沒了還手之力。

沈蓁蕪看着棋盤笑了笑:「還是表哥厲害,我可是想了許久也不曉得如何能讓白棋突圍呢」

「並不是我厲害,關鍵在你」韓樾看着沈蓁蕪的臉低沉的說道:「你一直在權衡到底是讓黑棋贏還是白棋贏,可是卻又不希望任何一方真的贏,所以到最後只能落得個兩敗俱傷」

「是嗎,難道就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嗎?」沈蓁蕪低喃道。

「兩軍對戰,不分出勝負怎麼能了,如果想要保全,那就只能勝利,只有贏得人才能制定規則」韓樾察覺出沈蓁蕪低迷的情緒

原本準備說教也咽了下去,安慰道:「事情總是瞬息萬變,可能真的會有不一樣的結果也不一定」

沈蓁蕪鬆了口氣努力對着韓樾笑了笑:「但願如此吧……今日怎麼回的這麼晚,都快戌時了才回,姨母不是說申時就能回么,可是有什麼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