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作精美人撩爆偏執學神》[重生後作精美人撩爆偏執學神] - 第3章 司南,你累嗎?

「吃晚飯了嗎?」葉舒還沒有想好說什麼。

「吃了。」司南不咸不淡的回應。

藏不住驚喜的少女,兩句話就把目的和盤托出了,「過幾天我要去s市啦!」

「和我有什麼關係。」司南語氣淡漠,像是毫不在意。

「我的意思是,太久沒見你。」葉舒鼓足勇氣,甜甜開口道,「我…想你。」

站在人字梯上的司南差點沒穩住腳步,摔下去,耳根一下變得通紅,支支吾吾了半天,憋出一句,「你是喝醉了嗎?」

葉舒也沒想到一貫高冷的司南會被一句簡單的情況自亂陣腳。

心情愉悅極了,不知不覺語氣都開始上揚,「未成年不喝酒。我是認真的!」

「葉舒,別亂說話。」說了就得負責,一旦被我賴上,你就躲不掉了。

葉舒語氣誠懇,就像要把真心刨出來擺在他面前,生怕他不信,「司南,我沒有。」

「想打情罵俏?你找錯人了。」自卑的種子早就在他的身體扎了根,發了芽,長成了參天大樹。

可即使這樣他也不想拿自己的真心開玩笑,葉舒本人也不行。

「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歡我?難道我就連說想你都不行嗎?」

無力感滌盪着她的身心,她不知道該怎麼說,怎麼做才能讓司南真正對她敞開心扉。

司南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他習慣用大腦解決難題,感情問題他沒有經驗。

他知道兩個人不僅有着200多公里的物理距離,還有暫時無法跨越的階級,他不想在他最無能的時候,去承認他的喜歡。

梨梨值得最好的,17歲的司南早已習慣偷窺月光。

可他不想否認他對她的真心,沉默無能,卻是最好的答案。然而他的內心像被撕裂開來一樣痛,滿腔的血腥氣從喉嚨深處蔓延。

不能面對面交流,葉舒無法窺探司南的真實想法。

「對不起。沒事我掛了。」再開口,司南掩飾了一切,一如往常的淡漠。

在葉舒看來,這是委婉的拒絕。雖然不知道理由,但她察覺有些不祥的預兆。

「不行!」

她一下子慌了神,生怕下一秒司南真把電話掛了,就連逗弄的心思都沒了。

「你還想說什麼。」

「我想讓你來機場接我。」

司南聽着葉舒的話,居然聽出了幾分理所應當。

「沒空。」兩個字好像有點敷衍?司南又認真地接了一句,語氣誠懇,「我很忙。」

葉舒想了想,上輩子司南說第一次見她,他在游輪做服務員,第二次見她,他在高爾夫球場撿球。

看來他真的很忙,就連暑期也要打工。說不定,他現在正在工作,還要特意停下來接她的電話。

一想到,司南在嚴日下做苦力,吃完晚飯還要接着干,用着十分的勞動交換五分的薪水,她就很難過,很心疼。

「那就不用了。」失落因子密密麻麻地填滿她整顆心臟,不由自主地問出「司南,你累嗎?」

遠在s市的司南的心臟就像被藤蔓狠狠抽中,四肢百骸的血液突然冰凍又再次迅速倒流回心臟,整個人被捆綁的不能呼吸。

從來沒有人問他累不

猜你喜歡